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二十一章 找骂

第二十一章 找骂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说着赶紧挥挥手道:“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别给自己弄生病了。”


谢怡没想到桃桃会这么空口白话,一把挥开她的手道:“你是说谎成性了吧!明明就是你推我下的河,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桃桃又看了一眼她的屁股,然后一脸为难的道:“行吧!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别生病了。”说完就要重新背上草筐离开。


而谢怡如何肯放她走,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对着周围坐着的那些闲汉道:“大家可都听到了吧,池桃桃就是这么恶毒的一个人,我今天好心去找她解除误会,她居然趁我不注意转身把我推下了水。”


桃桃嘴唇蠕动想说什么最终只是道:“好了,快回去换衣服吧!”


可是她越是这样,谢怡却偏不放过她,拉着她胳膊一脸嘚瑟的道:“怎么?心虚啊!怕别人都知道你的恶毒啊?”


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也确实该让别人知道知道。”


说着谢怡如高傲的孔雀一样把目光转向周边闲坐的人,刚想再说些桃桃的坏话,就发现这些人的目光不对劲,而且相互交耳正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而且偶尔抬头间严重都是暧昧的意味。


桃桃站在旁边看着她的神情,心头一阵畅快,上一世谢怡心思阴毒的让一个傻子非礼她,几乎让全村的人看见了衣不蔽体的模样,她又怎么能不回报回报她?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全当是她提前收些利息吧!


“啊!”


谢怡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捂住自己的屁股就像后面有狗追一样,火急火燎的往家跑去。


桃桃站在那背着草筐,用力的抿紧唇角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背着一筐猪草到家,池家大嫂王凤娥正站在门口和旁边的邻居聊天,看见桃桃回来就撇嘴道:“小姑娘家家的,一出去就是一天,中午连人都见不着,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邻居听见这话有些不解的道:“桃桃啊!你中午不回来在外面吃什么啊?”


说完不等桃桃开口又继续道:“你不知道中午你妈和你嫂子找了你好长时间呢!”


“你嫂子还以为你落水了,拿着竹竿把村口的小池塘都给捣鼓了。”


说着语气略带指责道:“你这也确实不懂事了。”


这邻居说完大嫂又紧跟着道:“哎呦!这话不是婶子说,我这当大嫂的可不敢说啊!不然轻则让人嫌弃记恨,重则就怕人家都要跟我动手的。”


那邻居一脸惊讶的道:“哎呀,不会吧!桃桃还能跟你动手。”


大嫂撇撇嘴不说话,但意思不言而喻。


邻居见此上下打量了桃桃几眼,也跟着撇嘴道:“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不简单啊!”


“我们那时候在家为姑娘的时候,别说跟嫂子动手了,就是顶一句嘴我老子娘都能抽我一大嘴巴子。”


大嫂听见这话吊着眉眼道:“可不是这样说,不说婶子你那个时候,就是我在家也是这样啊!只是没想到……。”


说着她抿嘴道:“这大概就是我命不好吧!”


桃桃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喝的表演,桃桃的眼角浮现讽刺,然后一脸迷茫的道:“大嫂拿着竹竿去池塘捣鼓什么?”


王凤娥听见这话有些好笑,歪头跟着身边的邻居道:“婶子你看看一点都不识好人心,还问我去池塘捣鼓什么。”


说着她把目光转向桃桃“我去池塘还不是为了……。”


这一次桃桃没等她说完就拦话道:“大嫂觉得我淹死在村口池塘了,所以去捣鼓我的尸体。”


王凤娥听见这话嘴角抿起薄凉的弧度“那可不是咋滴,你要是淹死在那了,总不能等你尸体臭了再自己飘上来不是?”


桃桃眼角扫过不远处正慢慢走过来的身影,再看看面前大嫂高昂的头颅,弯起嘴角道:“我怎么觉得好像是在咒我不得好死呢!”


王凤娥撇嘴,她心里就是那样想的,于是面上也不屑的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喽!”


桃桃眼角又瞟了两眼愈发近的身影,突然抿嘴抽泣道:“大嫂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我自认为我对你尽到了一个小姑子应尽的本分,平时在家烧饭刷锅,洗碗,喂猪,只要是我能做的,从来不让你插手,就好比这割猪草。”


桃桃说着把身上的草筐重重的放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钝响,足以证明这筐草有多重。


放下草筐,桃桃用力的揉了两下眼睛之后红着眼眶哽咽道:“再说我今天早上走的时候明明就跟小翠说过我中午不回家吃了,出门的时候看见妈,我也说过我筐里装的有馍,要是走远了,我中午就不回来了,怎么到你嘴里我就变的这么不堪?”


王凤娥和那个邻居谁也没有料到桃桃说哭就哭,王凤娥还好,毕竟自家小姑子是欺负惯了的,可是那邻居却是有些尴尬了,在人家门口给人家孩子欺负哭了,不是找骂呢嘛!


想着她就伸出手示意王凤娥别说了,哄哄桃桃别哭了,不然让人家看见不好。


可是王凤娥这会就处于压倒小姑子的胜利感中,根本没有给邻居婶子说话的机会,抱着膀子就道:“桃桃说话可要讲良心啊!按你这话说的我就是个懒婆娘了,我嫁进你们池家是光吃不干活是吧?”


王凤娥说着就有撒泼的架势。


桃桃站在她对面瑟缩了一下,嗫嚅着道:“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我就是想着大嫂你,你冤枉我了,我中午不回来家里人是知道的,你还说我应该臭在小池塘了。”


桃桃是故意把话题往这上面引的,而王凤娥也明显上当了,听见这话她怒气冲冲的双手掐腰道:“我说的没错,你就应该臭在村口的那小池塘里,尸体泡发白飘出来我都不会去看你一眼。”


“你在说什么?”


属于男人的厉喝声传来,王凤娥的身子僵了一下,然后扭过脖子看见自己的丈夫,依旧强硬的道:“吼什么吼,叫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