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二十章 看好戏

第二十章 看好戏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更让人觉得可笑的是,上一世她自己爬上来之后,谢怡却能理直气壮的怪她不小心,那么大的人站在河边也会落水。


想起曾经的一切,桃桃抱着手臂站在河边一脸嘲弄的道:“谢怡你这也太不小心了吧!都二十岁的大姑娘了,居然还会失足跌落河里,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怎么看啊?人家怕不会以为你是个傻子哦!”


桃桃说着捂住嘴“咯咯”的娇笑了一下,然后才道:“尤其是林家,知道自家找了这么一个傻媳妇不知道会不会想退亲哦!”


这会河里的谢怡已经经过最开始的惊乱在河中稳住了身形,看着岸上抱臂看好戏的桃桃。


阴沉着脸道:“池桃桃,你别得意,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早晚是要得报应的。”


桃桃听见这话却差点喷笑出声,有一点她是特别佩服谢怡的,那就是她身上那种理所当然的样子。


她好像觉得一切的错都是别人的错,并且一点都不心虚。


她知道自己跟这种三观不正的人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冷声道:“我的报应就不劳你操心了,倒是你自己,用心这么恶毒,操心操心自己的报应吧!”


谢怡目光一闪“我……我什么报应,我好心来找你和解,可是你却推我下水。”


谢怡说着就往岸上游,“我现在去找人来评理,让大家都看看你真正的嘴脸。”


桃桃闻言一脸冰冷的看着她道:“谢怡,东西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讲,我推你下河我蹲在河边洗手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推你下河?”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谢怡已经游到了河边,听见这话一滞,随后抿着嘴角道:“你说谎,我来的时候你明明就在那盯着草不知道在想什么害人的主意,现在居然说自己在洗手。”


“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一个说谎成性的人,亏得我刚刚看的明白,不然要是不知情的人还真的被你糊弄过去了。”


桃桃撇了她一眼“那你说你刚才是来找我和解的,看见我蹲在河边发呆你为什么不叫我上来,你鬼鬼祟祟的跑到我身后做什么?”


“谁……谁鬼鬼祟祟了?”谢怡泡在冰冷的河水里目光闪烁道!


桃桃知道她是因为心虚一时忘了爬上来,可是桃桃也没有好心的提醒,毕竟这开春的河水还很冰凉,伤身的狠呐!


上一世谢怡在她经期的时候就把她推入河中害的她落下寒疾,一辈子都不曾怀孕。


这一次换成她落水,说真的桃桃真想让她也试试这种滋味,所以她在河水中蹲的是越久越好。


不要怪她阴险狠厉,重活一世她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可以善良,但是要善良的有锋芒,不然就是懦弱。


想着桃桃就继续与她歪缠“当然是你鬼鬼祟祟,不然为什么我刚一起身就掉河里了?”


没等谢怡开口说话,桃桃就继续道:“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你想推我下河,结果没想到我突然起身,所以脚下没收住力,就掉入了河中。”


谢怡听见这话立马眼神躲闪着叫嚣道:“你……你放屁,根本没有这回事。”


桃桃听她这样说也不争辩,只是漫不经心的道:“那就是另外一种可能了。”


谢怡在水中拧眉,桃桃弯着唇角道:“你是个傻子,连个路都看不好,傻乎乎的往河里跑。”


“哈哈!”桃桃说完毫无顾忌的站在河边大笑起来。


听着桃桃的笑声,谢怡觉得格外刺耳膜,控制不住想要从河里爬起来去抓破桃桃的脸。


心里想着她就准备迈开自己的脚步,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居然还在河里蹲着。


意识到这件事,谢怡就赶紧手脚并用的往岸上爬,看见她往岸上爬,桃桃也不再停留,背起地上已经满筐的猪草就开始往村子里走。


她这样做当然不是怕谢怡,而是觉得这会天光大亮,谢怡一个黄花大闺女湿衣服贴着身体比较惹人眼。


可是谢怡却误会她是怕自己,于是人还没到岸上就开始大声叫道:“池桃桃,你个不要脸的贱人别跑。”


可是她越叫,背着筐的桃桃就跑的越快。


这样谢怡心中更认定了桃桃怕她,于是手脚并用的从河里爬上来,中途脚上的鞋子还滑掉一只落进河里。


桃桃割猪草的地方一块荒地,不是土渣渣就是野草栝,穿着袜子跑回去明显不现实。


因为谢怡平时自诩高贵,矫情的厉害,她就更不可能穿着袜子走这样的地了。


没办法只能转头去够自己的鞋,鞋子好不容易拿到手,抬头却只能看到桃桃细小的背影了。


谢怡为了追赶上桃桃,中途还摔了好几跤,湿衣服粘上黄色的泥土,谢怡的狼狈可想而知。


桃桃到底是背了一个大大的猪草筐,所以在村口的时候就被谢怡给追上了。


谢怡一追上桃桃,就厉声质问道:“池桃桃你把我推下河里居然还敢跑。”


说着一脸嘚瑟道:“你不是能跑吗?你倒是再跑啊!你跑一个我看看啊!”


谢怡说这话的时候,没注意到村口坐着一帮子闲汉,大家的目光都打量在她身上。


湿透的衣服粘在身上,上半身还好,外面的格子卫褂还不怎么显身形,下身谢怡为了显身材,天气微微一热就去了秋裤,这会只余一条薄薄的腈纶裤子。


被水浸湿后,这种布料就紧紧的粘在了身上,更尴尬的是屁股后面那块都整个粘在了股沟里,可是谢怡对这一切都无所知。


她只想让大家看看桃桃的恶毒。


而桃桃在被她抓住后,则是愣愣的转过身道:“谢怡你在说什么呢?”


然后看见浑身湿透的她,一脸惊讶的道:“谢……谢怡你,你这是怎么弄的?”


说着就放下手中的草筐拉着她的胳膊一脸关切的给她转了个身,待看到她屁股后面的状况时,嘴角抿起凉薄的笑意。


再抬头,一脸关心的道:“这是怎么弄的啊?好好的怎么身上都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