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十六章 妈宝男

第十六章 妈宝男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咳咳!”


桃桃轻声咳了两下,“那个……。”


“别说了,天色不早,我觉得宿主应该睡觉了,不然伤脑子。”脑海里响起一连串的机械声,桃桃讪讪的嗯了一声。


她居然被一个系统鄙视了,而且还说她没有脑子,好吧!她的确是挺没有脑子的,否则上辈子怎么会过的那么惨。


可能是失血过多,也可能是白天的吵架太伤脑力,所以即使刚刚重生过来桃桃也没有激动的睡不着觉,相反是她双眼一闭不一会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第二天她刚刚起床,就看见池长弘推着自行车从院外走进来,桃桃有些疑惑的道:“大哥,这么早你去哪了?”


池长弘把自行车停好才温声道:“哦,奶昨天说她想见大姑她们了,所以爸让我一早去说了一声。”


池家的三个姑姑嫁的都不是很远,可即使如此,三家每家跑一遍也是要不少时间的。


看着大哥年纪轻轻就微驼的背,桃桃有些心疼的道:“那你得起多早啊?”


池长弘不是在意的道:“没事,反正晚上睡的早,不困。”


兄妹俩正说着话,池大星从上屋里走出来,对着池长弘道:“都通知了吗?”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池长弘点头“嗯,俺姑她们说吃过早饭就过来。”


话落,池大星冲着厨房大声道:“把鸡圈里的鸡逮起一只杀杀。”


陈秀兰听见声音赶紧从厨房钻出来,然后愣愣的点头,“好,我知道了。”


桃桃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她不知道该怎么评论现在这个父亲,他对自己的老婆包括家里的这几个孩子包括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是很好。


也不能说是不好吧!就是远远没有对待自己的亲人那么大方。


比如家里鸡下的那些鸡蛋,平时即使家里最小的孩子长卿生病了,他都不一定舍得让吃两个,但是只要拿着拐棍的老太太哼唧,那最少也是俩鸡蛋。


就像这杀鸡,家里就是过节的时候杀一只都得分成两半吃几天,可是只要他的几个姐妹回家,那鸡就跟不要钱似的,每次回每次杀,而且还得炒一个带鸡蛋的菜。


在后世有一些新兴的词叫妈宝男,桃桃觉得这个词用在池大星身上都挺合适的,池大星即是妈宝又是姐宝。


知道了池家的三个姑姑吃了早饭就要过来,桃桃吃了早饭挎着筐就出门了,只不过临出门的时候她在筐底放了一块馍。


池家的三个姑姑为什么一大早的就被老太太喊回来,桃桃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无非就是因为昨天她动手打了老太太,又没让外人抓着错处,老太太没法正大光明的处置自己,所以就把自己的三个女儿叫回来想对自己下黑手。


既然知道结果,她就不可能在家白等着。


看着她挎着筐准备出院门,小翠也伸手拿了一把镰刀跟上来。


桃桃连忙阻止道:“小翠,你别去了,这猪草我自己就割了,你在家看着吧!昨天李白莲和咱家闹成那样,我怕她今天过来找事。”


“家里没人,妈是个性子软的,我怕她吃亏。”


听她这样说,池小翠目光转了转就点头“那……那我明天再跟你一起去,这可不是我偷懒啊!”小翠说着不自在的撇了撇嘴。


姐妹俩之前关系不好,总是在干活上面斤斤计较。桃桃虽然上一辈子是个性子怂的,但是却特别喜欢跟谢怡嚼舌根,总是跟谢怡说小翠懒惰,在家里什么活都不肯干,总让她这个姐姐来干。


跟谢怡又每次都在她跟小翠吵架的时候把这些话拿出来说,小翠是个性子耿直的,这些话让小翠觉得很是没有面子,于是之后不管家里有什么活,小翠都会默不作声的跟桃桃一起做。


就比如割猪草本来一个人快一点一天也是能割够的,可是她们姐妹俩呛着,就偏偏两个人磨蹭一天去割。


所以这会再听见小翠说这个话,桃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翠,以前都是二姐不懂事,二姐跟你道歉。”


桃桃说着就对小翠一弯腰“对不起。”


小翠被吓了一跳,连忙闪开“你这是做什么?”


桃桃微笑“小翠,以后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吧!”


听见这话小翠脸上闪过不自在,随后低声道:“说的我跟你计较一样,”说完就转过身往后院去,边走边道:“赶紧割你的猪草去,家里我会看着。”


桃桃笑,她想这大概是农村孩子的通病,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今天割猪草,因为要躲避池家的那三个姑姑,所以桃桃特地走远了些。这样即使中午那些人想喊她回家都找不到人。


少年人的身体里装着一个成熟的灵魂,所以现在的桃桃干活特别快,刚到中午她背来的那个大筐基本就算是装满了。


眼看着时间还早,桃桃吃了馍就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再从别人地里拽了一些干柴火然后躺了下来。


四下无人,桃桃开始跟自己身上的系统聊天。


“9927你在吗?”


“嗯,有事?”


“那个,我昨天忘了问你,那些怼人值啥的我如果现在不想要银针啥的是不是就可以积攒着兑换我需要的东西。”


系统再次寂静无声,就在桃桃怀疑这系统是不是临时有事离开的时候,系统颇显郁闷的声音响起“你说呢!”


桃桃嘴角微抽,她怎么觉得自己在这系统眼里就是一个智障。


“咳咳!”


尴尬的咳了两声,桃桃转移话题,“那个……你是怎么绑定我的啊?有什么契机吗?”


“你手腕上的镯子。”


“镯子?”


桃桃赶紧抬起两只手腕,这才注意到上面有一只玄黑的手镯,看着材质像是铁的,但是手感却不像。


最重要的是这个镯子……,上一世自己19岁并没有这个镯子,这个镯子……,她想起来了,上一辈死之前,一天晚上她下夜班回去,在路边看到一个年纪大的婆婆,她瞧着对方可怜就给对方买了一份炒粉,对方感念她就送给了她这个手镯,当时她是十分不好意思要,但是老婆婆说这就是一块铁的不值什么钱,又推脱不掉才收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