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十四章 活久见

第十四章 活久见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桃桃说着提起那桶谁往前走了两步。


“唔!”李白莲嘴里发出下意识的惊恐声,双挡在身前往后退了两步,随后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丢人,所以立马停住了脚步。


桃桃没去管她,把的东西递给自己妹妹小翠之后,桃桃就双目清冷的看着谢怡。


谢怡被她的目光看的有些微微发憷,“你……你想干什么?”


“呵……,”桃桃弯唇意味不明的笑出声,随后盯着谢怡缓声道:“你跟你妈说我和我妈还有小翠一起动打了你是吗?”


谢怡目光闪了一下,随后扫到周围那么多人,心里底气又多了起来,双掐腰道:“对啊!还能不是事实吗?”


谢怡这句话说完,没等桃桃开口就自顾自的道:“就算是我之前听错了李婶说的话,那我来劝你是不是也是好意?你说你不接受就算了,你还给我摆脸,还动掐我。”


谢怡说着一脸委屈的抽泣道:“我正跟你理论呢,你妈和你妹妹就进来了,她们上来就动推拉我,我……。”谢怡说到这一副说不下去的模样低头抽泣道。


根据她以前对桃桃的了解,桃桃是一个嘴极笨的人,而且脑子不转弯,自己这一番话想来她也找不到反驳的话。


桃桃却在听完她的话后笑了起来,看来有些人还真是自视甚高,到现在都没意识到她和以前不一样了呢!还以为她是以前那个人一多说话都冒汗的内向姑娘呢!


李白莲在嘴里终于没有异味之后就抬起头,结果她刚一抬头就看见笑靥如花的桃桃。


她像是抓到什么把柄一样,指着桃桃大声嚷道:“你说说你这个贱丫头心得有多毒啊!你听见小怡说你们打她,你不旦没有一点内疚,你还笑的这么开心,你说说你还是个人吗?”


桃桃脸上的笑意消失,眼底一片冰冷。


她直视着李白莲道:“我看在谢叔的面子上,叫你一声谢婶子,一来是看在谢叔的面子上,二来那是因为我有妈在,她教了我该如何跟别人说话,并不是因为我怕你或者怎样。不过……”


桃桃停顿了一下道:“既然你非得给脸不要,那就算了,我想那声婶子你也配不上。”


说完桃桃又把目光重新转回谢怡脸上,“当时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也不能光靠你一张嘴说说是不是?”


“毕竟人都会捡对自己有利的说,而且乡村父老都在,我想他们也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不然都站在这这么久,大家还不如回家割猪草。”


桃桃说完这句话,目光环视一圈突然加大声音道:“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有人应喝道!


“桃桃丫头你快说说到底咋回事啊?不说你了,就你妈那平时都是个和气的人啊!”有人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其他人道:“可不是嘛!”


谢怡见此,脸色憋的通红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对,这话说的没错,的确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接她话的是桃桃。


没给谢怡反应的会,桃桃又道:“既然你言之却凿的说我打你了,那我打你哪了?是打破了还是打青了呀?”


“我……,”谢怡后退了一步,用指向自己的胳膊,“你掐我了,你……你别不想承认。”


桃桃微笑,“那行你把胳膊露出来大家看看,我要是故意掐你,不说掐青,多多少少也有些印子吧!”


“这都过去一会了能有什么印子?再说你掐在软肉的地方,只是当时掐着疼,过后会看出什么吗?”


“放屁的你。”池小翠怒气冲冲的道!


随后“砰”一声把水桶放在地上,然后伸抓起桃桃的胳膊就给她的袖子撸了起来,露出桃桃胳膊上的青紫。


池小翠瞪了一眼桃桃,“你跟她啰嗦那么些做什么?你直接让大家看看你的伤。”


“她不是说掐在软肉的地方看不到吗?”池小翠说着用指着桃桃胳膊青紫的地方,冲着谢怡道:“来,来,睁开的眼看看,难不成你这是掐在胳膊拐了,所以能看到?”


谢怡以前每次阴暗的掐过桃桃之后,看见她白皙的肌肤上青紫一片,心头都是痛快。可是今天再看到那晃眼的白以及狼狈的青紫,眼底却一片沉郁。


她有些控制不住的想拿刀把她那白皙的肌肤全给刺成血窟窿。


看见桃桃胳膊上的状况就有围观的妇女凑上来,看着那一片片的青紫,有人心疼的道:“哎呦我的天,桃桃啊,这都是谢怡那丫头掐的。”


桃桃默默的点点头,“她以为我打奶奶了,所以才会这么教育我,其实我也没有怪她,就是她回去可能说话让她妈误会了,所以才来我们家又超又闹的,其实我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她们为难我妈……。”桃桃说着也红了眼眶。不就是扮可怜吗,她也会。


桃桃本就生的白皙瘦弱,这眼眶一红,颇有些我见犹怜的样子,可比刚刚谢怡那壮硕的样子有说服力多了。


见此有以前就和李白莲起过争执的妇女就开口道:“哎呦我天呐,这真是活久见呐!我以前只听人说过这当父母的或者是家长辈教育孩子,还从来没见过没出阁的姑娘去教育别人家孩子的。”


她这一说旁人也跟着嗤笑起来,他们也没见过这么脸大的,未出嫁的姑娘教育人家家里的孩子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李白莲此时虽然狼狈不堪,可是听见女儿被人如此笑话还是对着人群叫道:“都跟着起什么哄?整天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是吧,在这瞎咧咧。”


说完又看向桃桃,“你个贱丫头我看你就是长了一张说谎话的嘴,我今天非撕了你。”说着就张牙舞爪的冲桃桃而去。


眼看着她快到跟前,桃桃收起脸上的柔弱,伸出在李白莲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狠狠的伸推了她一把。


李白莲身上被几瓢水浇的已经湿透,连带着布鞋里都往外冒水。


农村的道路又都是泥巴地,所以她那泡沫板的鞋底沾上水在这泥巴地上被人这么一推,瞬间一声惊叫人就四仰八叉的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