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十三章 赔罪

第十三章 赔罪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李婶凶悍,李白莲平时在村里的凶名也不是白得的,李婶扯住她头发的时候,她也一把抓住了李婶的衣襟。


并且嘴上不示弱的叫嚣着,“闭上你的臭嘴,我闺女冤枉你了吗?你在她跟前不说那些话,她会造成误会吗?你自己爱嘴碎,事后还怕别人给你指认出来啊!”


看看这就是谢怡的母亲,没理也硬说出分理的地方,应该说是不管对错,只要她觉得你错了,那就是她对了。


而且眼看着自己母亲被打,谢怡这个白莲花怎么能不动。


她惊慌失措的喊道:“李婶你怎么能动打我妈呀!就算你的话让误会了,说清楚就是了,你动是不是太过分了?”话说的温和无比,但是谢怡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温和。


因为她已经上直接抓住了李婶的头发,上使力拽的李婶哀嚎不停,可是嘴里她却喊道:“李婶你快松啊!你都快把我妈的头发给扯掉了。”谢怡说着红了眼眶,好像真的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


池桃桃蓦地弯了嘴角,谢怡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有了谢怡的加盟,李白莲犹如神助,很快挣脱了李婶的桎梏,抬起头就对着李婶的脸抓去,李婶虽然也不是什么瓤茬,可到底是不敌人母女一起的凶悍。


很快被打倒在地哀恸大哭,但是嘴里却依旧叫嚣,不会放过谢怡母子俩。


到底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所以眼看事情闹的有些大,本来围观的村民这会都赶紧出把扭打在一起的个人给分开。


李婶被人扶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一块的好地方了,密密麻麻的都是指甲印。


她抬胳膊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随后用直接擤了一把鼻涕直接甩在了李白莲的脚面前。


随后又吐了一口唾沫才道:“李白莲你给我等着。”说完就挣脱扶着她的人,一瘸一拐的往她自己家走去。


李白莲见此火气又蹭了上来,“你个老货你是又找打是吧!”说着就要追上去继续打。


这时候拉着她的人赶紧道:“你消停些吧!这就够收拾的了,你也不想想李婶子在你这吃了亏,她回家她那个儿子能不能愿意。”说这话的是一个跟谢家没有出五服的亲戚。


李白莲听见这话神情一怔,脸色变的有些不好看,可是因为她平时在村里横行惯了,所以这会依旧叫嚣道:“咋滴我还能怕她不成?”


见她这样说人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动了两下嘴唇最后没有吭声。


而李白莲见李婶走了,就如斗胜的大公鸡一样骄傲的昂着头,把目光重新对上池桃桃。


她看了池桃桃两眼,随后目光望向池桃桃身后的院子脸色狰狞的喊道:“陈秀兰,你别躲在里面给我装死,今天你们池家要是这事不能给我个交待,我跟你说我……我就把你家的锅碗瓢盆全砸了。”


李白莲喊完这些话,双一掐腰跳的老高。


院子内朱老太太睨了儿媳妇一眼,咬牙道:“都是你招来的祸害。”


陈秀兰双攥着衣角,低着头也不敢吭声。


朱老太太见她这样,就抬用拐杖重重的拄了一下地,然后又抬往陈秀兰的太阳穴狠狠的指了一下,陈秀兰被她指了一个踉跄,她才恨声道:“你是死人啊!你还赶紧出去把这事给处理好,你还真想那个泼妇来咱家给东西全部打砸了呀!”


陈秀兰皱着一张脸,苦兮兮的道:“我……我没有。”说着眼角瞄到婆婆吃人的目光,就弓着腰往外走去。


老太太在她身后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没用的东西。”说完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她觉得等晚上儿子回来一定得好好说道说道,让儿子好好教导教导这个不成器的儿媳妇,而且明天也要让个闺女回来一趟。


想到这,老太太突然转身看了一眼那站在门口的身影,这个死丫头现在都敢动打她了,这要是不教训一下,以后还得了。


池桃桃听见李白莲空口白牙的说要砸池家东西的时候,刚想讽刺她两句,陈秀兰怯懦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她婶,小孩子打闹不懂事,你……你别放在心上,我给你赔罪了。”陈秀兰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院门口。


站在李白莲面前就是微微一弯腰,“对不起,孩子不懂事,我……我没管教好。”


李白莲见陈秀兰卑微的道歉,神情更加倨傲,挺着腰板道:“对不起?对不起是顶吃还是定饿啊?我伸打你一巴掌给你也说句对不起好不好啊?”


李白莲说着还伸推了陈秀兰一把,陈秀兰被推了一个趔趄,还好桃桃站在旁边给扶住了。


而小翠见此却不干了,把的瓢往水桶里一扔就撸起袖子走了过来,“李大脸你上脸啊!谁让你动打我妈的?”


李白莲听见小翠叫嚣的话语,嗤笑道:“咋滴?小犊子来表孝心啊!你这么有孝心每回你妈被你爹打的嗷嗷叫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头啊!还有你那几个姑姑,怎么?威风使我这了。”


她这讽刺的话语一出口就止住了小翠的脚步,她红着眼眶道:“你少胡咧咧,你……你没被你家男人打过啊?”


李白莲听了这话,腰身一妞贱兮兮的笑道:“哎呦,我家男人可不舍得打我,倒是你……。”李白莲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上下打量了小翠几遍道:“随了你这呆板的妈,没那伺候人的本事,以后怕是又少不了挨打,咯咯……。”李白莲说完就像一个老母鸡一样捂着嘴咯咯笑起来。


“砰!”又是一盆黑水直冲着她的面门而来。


“咕噜,”一股腥臭味在李白莲的口腔内回荡,嗓子被水的草木灰划拉的生疼。


桃桃不待她反应过来就道:“看来是刚刚的水泼的不够多,所以谢婶子这嘴洗不干净,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洗干净?”桃桃说着把的水瓢来回晃了几下,“如果不行,我这还有一桶水应该能让婶子你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