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十二章 冤枉

第十二章 冤枉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一时大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好事的又开口了“再说这谢家的小丫头一直跟池家的二丫头两个人好的跟什么似的,事情要不是真的她能出来胡说?”


“这倒也是,”周围的人开始点头认可这话,的确之前桃桃跟谢怡的关系很好,比跟她的亲妹子小翠还好。


“而且你们想想这池家的丫头连她自己奶都能打,打别人那不更是跟吃家常便饭一样。”这话一出,大家心里的天平都倾向了相信那一方。


的确是,一个能打长辈的小姑娘,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干的。


周围人的议论声,谢怡和桃桃都听得到,听着大家都相信了自己的话,谢怡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池桃桃和她斗,不是她看不起她,再重新投胎不知道有没有可能。


她的表情桃桃都看在眼里,任凭周围议论纷纷,桃桃站在那镇定自若,一句辩解的话也不说,她就是要让谢怡得意,现在有多得意,一会就有多尴尬。


小翠提着桶看着桃桃又变成以前那个模样,像一个包子一样,闷着头屁话不放的时候,气的把的桶给摔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响,让桃桃收起了脸上的淡定,她知道自己有必要开口了,她再不说话,估计小翠就要说了。


小翠是一个冲动的性子,言语上绝对不是谢怡的对,现在大半个村的人都站在这里,如果这事处理不好,以后对池家绝对是一个伤害。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想着,桃桃淡淡的道:“你说听人跟你说我打了我奶奶?”


谢怡不知道她问这个干嘛,但是也并没有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于是点点头道:“嗯,怎么了?你敢做还怕别人知道啊!”


桃桃微笑“如果是我做的,我自然不怕。只是不知道你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谢怡神情慌乱起来,谁说的?谁也没和她说桃桃打自己奶奶了。只有她隔壁家的李婶子和她说,桃桃好像冲撞了她奶奶。


她当时就多嘴打听了事情的经过,听到李婶子是被王凤娥的喊叫声引过去的时候,她就来了心思。


王凤娥喊桃桃打她奶奶了,那不管这个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到她这都变成真的了。


她又可以去好好的说教桃桃那丫头一番,顺便教训教训她,这才有了后面谢怡去看望桃桃的事。


可是现在让她说出谁跟她说的这件事,她怎么说?说是李婶子说的,那李婶子还不撕了她。


不过这种事她只要不承认是自己胡编乱造的,谁还能查出事情的真相不成。


想着谢怡昂着下巴道:“你管谁跟我说的,总归是因为你做的事别人看不过眼才会说,左右没冤枉你就是了。你现在非要问是谁,难不成你还想报复人家?”


这话一出看热闹的村民都往后退了一步,看桃桃的眼神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味道。


桃桃想不愧是谢怡啊!上辈子哄骗了她一辈子的人,这话说的不仅让她自己找了理由,还让桃桃的形象更恶劣了。


可总归她已经不是上辈子的她,所以桃桃开口道:“报复什么的,你说的太可怕了,我一个姑娘家家的真没想过这种事情。”


“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这件事情你怕不是在别人那听错了,我上午是跟我奶因为干活的事情吵了两句嘴,我身体不舒服我奶不知道,说了我。我也因为身体不舒服顶了两句,但是并没有发生你说的打架,毕竟说没两句我就晕过去了。”


桃桃这话一出,池家左右的邻居都开口道:“这倒是真的,我们看到的时候,桃桃这丫头就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后来还是被抬进屋里的。”


人就是这样,不关自己的事,别人说什么应到了她心里的点,他都会应两句。


见有人证实,大家的又开始应和道:“原来是这样啊!就说嘛!桃桃这丫头平时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就是,小孩子身体不舒服了不想干活是正常的,要是我家的丫头你别说让她干活了,你就是讲她两句她也跟呛声。”


见大家又帮着桃桃说话了,谢怡乱了方寸,言语慌乱的道:“不……不是这样的,你……你说谎,李婶明明说是你家大嫂子在喊你打你奶奶了,听见这叫声她路过才去你家看热闹的,你大嫂总不能因为你和你奶说两句嘴,无缘无故说这句话吧!”


桃桃没回答她的话,而是笑眯眯的把目光转向谢怡家旁边的邻居李婶身上。


“婶子,谢怡说是你跟她说我打了奶奶,是这样吧!”


能跟谢家做邻居,李婶也不是个性子绵软的,听见这话当即就撸起袖子,虎着一张脸道:“谢怡,我什么时候跟你说了这个话?”


谢怡赶紧摆“没……李婶,我……我没这样说啊!”


“没有吗?”桃桃看着她,“刚刚明明你说的李婶跟你说她从我家门前经过听见我大嫂喊我打我奶奶了。”


桃桃说完又看向围观的人“大家有没有听见。”


闻言有不少人点头“听见了,听见了,就是这么说的。”


这下百口莫辩,谢怡低着脑袋不敢去看李婶的目光,“可事实就是如此,我也没说错啊!她要没打她奶奶,她大嫂能这样说吗?”


这下不等桃桃说什么,李婶就冲过去道:“好你个丫头片子,我是那样说的吗?”


看着李婶怒气冲冲的冲着自己过来,谢怡吓的赶紧躲在了她妈身后。


李白莲虽然喝了柴灰水到现在都不舒服,可见此还是挡在了女儿身前,盯着一张污脸道:“李婆子你想干什么?”


“还我干什么?我今天就撕了你娘俩的这张臭嘴,省得平白无事污糟人。”


李婶一脸狰狞的说完人就伸出去。


一把逮到李白莲的头发就撕扯起来,一边撕扯还一边骂着“我让你没有德行,不好管教女儿,让她平白出来害人。”今天这事要是争不明白那以后她在村里不就是搬弄是非的人了吗?那她个儿子之后怎么娶媳妇。想着下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