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十一章 八卦

第十一章 八卦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我跟你们说这事今天必须出来说清楚,不然……不然我就回家舀粪水泼你家一门,我看你们还要不要脸。”


门口不堪入耳的叫骂声,让池家的女人都集在了院子里,老太太拄着拐棍,不停敲着地“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我这是没脸见人啦!没脸见人了,明天就得让我闺女回来送送我,我这回是过不了这关了啊!”老太太说着就拄着拐棍身形利索的进了门,顺便把自己的房门给关的严严实实。


老太太话说完,桃桃眉头紧紧的皱起,不仅她眉头紧皱,一旁的陈秀兰拧着身上的围裙都快哭了。


小翠也对着她奶那紧闭的房门跺了跺脚,只有王凤娥脸上闪过看好戏的神情。


老太太那番话或许外人听不懂,但是池家的女人都能听懂。


因为老太太一旦心里不如意就会说出这段话,而伴随这段话而来的就是池家个已经外嫁的姑姐同时回门。


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放在池家这个姑姐身上那更是一台大戏。


“池家的老货,小騒货都赶紧给老娘滚出来,以为当个缩头乌龟就没事了啊!”


院内大家都因为老太太的话平添愁绪的时候,院外李白莲歇了口气,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骂战。


李白莲这次骂的着实难听,把桃桃和小翠两个没嫁人的姑娘都给骂了,门口有看热闹的村邻就开口劝道:“李大脸,你这话骂的也太难听了,小孩子打架常有的事,你嘴这么臭干什么?”


李白莲因为是李家最大的女儿,所以还有一个绰号叫李大脸。


“我放你妈的个大臭屁,小孩子打架常有的事,把你女儿拉过来让我打一顿。”


“你……你这人简直是不可理喻。”说话的是个男人在这上面自然不如一个妇人利索。


“我不可理喻,我当然不可理喻,哪有池家那两个騒蹄子好理喻,肚皮软和,咋滴,人家的炕钻了也没散了你这力气,让你这有闲力气多管闲事,上赶着找骂是吧!”


院子内女儿被人家这样骂,陈秀兰只是不停的掉眼泪,却不敢出去跟人对骂,她的性子在池家这些年已经被彻底磨平了。


而小翠虽然被气的浑身颤抖,可到底是个姑娘家,所以连句话都说不出。


桃桃到底是经过了生死,像这样放嘴炮的伤害已经伤不了她。


转身进了厨房,拿出水瓢,走到泡床单的大盆里,舀了满满一瓢脏水,桃桃冷着脸拉开自家的院门。


院门外被李白莲骂的人脸色白转青,青转白,最终推开人群跑回了家,李白莲脸上正得意着。


“噗!”


一瓢乌黑的水从天而降,把她从头浇到脚。


桃桃看着嘴里不停往外吐黑水的李白莲,清冷的道:“谢家婶子,这水能给你嘴洗干净点吗?如果不能我再给你来一瓢。”


谢怡站的离她妈没有多远,桃桃这一泼,也溅到了她身上,她跳着脚尖声叫道:“池桃桃你是不是疯了?”


桃桃斜了她一眼,只不屑的笑了笑,根本没有搭话。


这时小翠从桃桃身后钻出来,这是她第一次对桃桃露出满意的笑容,并且悄悄对桃桃竖了个大拇指。


然后伸从桃桃里拿过水瓢,然后快速的跑进了院子。


李白莲这会已经擦干净了脸上的黑水,用撸了一把叫,往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呸!”


李白莲吐唾沫的地方,是一小滩黑水,桃桃想这洗衣水李白莲这次是没少喝。


“好你个小贱货,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敢泼我水,我今天就撕烂你的脸,我看你还跟我各色。”


李白莲说着就张牙舞爪的对着桃桃冲了过来。


“池桃桃你让开。”声音从身后传来,桃桃下意识的就往旁边躲去。


“砰!”


一瓢黑水再次冲李白莲的面门直冲而去。


“咳咳,”李白莲扣着自己的喉咙管不停的干咳着,看着再次被从头浇到脚的李白莲,周围围观的人再也控制不住笑出声。


桃桃回头就看见一拿水瓢,一提着桶神采飞扬像个小战士一样的小翠。


谢怡冲到她妈跟前一边给她妈拍背,一边怨毒的看着池桃桃,恨声道:“池桃桃你欺人太甚。”


说完只一秒,谢怡就收起眼里的怨毒,一脸委屈的哭泣道:“我听人你因为生病心情不好打了你奶,怕你被你奶怪罪,所以特地来看看你,顺便劝劝你,让你别跟老人使脾气,可你倒好,你不听劝就算了,你……你还打我,说不关我的事让我别多管闲事。”


谢怡说完像是委屈至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桃桃站在一旁,想说你丫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就你这演技什么奥斯卡,什么金马奖,那都得你一个人包圆啊!


谢怡这一番话说完,周围看热闹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池家上午发生的那事,说到底只是少数人知道。毕竟大家都不是很清楚事情具体是怎么样的,到时候对外到处说不管说法不利于哪一方,人家找上门来自己也是百口莫辩,所以为了不找麻烦大家当时议论两声这事就过去了。


没人议论知道的人自然少,而池家门前这一会因为李白莲的关系可以说引来了村里百分之八十的男女老少。


大家一听这孙女打奶奶的八卦,那情绪自然高涨。


有看到上午情况的就道:“只听到池家的孙媳在那喊,老太太被打了,但我们看到的时候,桃桃这丫头已经晕倒在地上了。而且池家这二丫头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那在池家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有人点头,确实。


但就有那好事的道:“老话说这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们怎么知道这人关起门来是什么样?照着你们话说,如果今天不亲眼见着,你们能相信这丫头能拿一瓢黑水泼人?”


“这……,”大家都迟疑了,也确实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要是跟他们说池家的二丫头敢泼李白莲一头黑水,那打死他们都是不敢相信的,可是事实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