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十章 灰口袋

第十章 灰口袋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小翠经常跟桃桃一起割猪草,掌心留有茧子比较粗糙,她这样使劲的揉搓谢怡的胳膊,谢怡当然受不住,嘴里“嗷嗷”叫着往外挣脱自己的胳膊。


她到底比小翠大岁,力气上比小翠大一些,所以不仅挣脱了小翠的桎梏,还顺推了小翠一把,小翠被推了一个趔趄,要不是桃桃眼疾快从床上爬起来给扶住,指定得摔地上。


等小翠站稳,两姐妹对视一眼都有些不自在,她们虽然是姐妹,而且一起长大,但是感情却不是很深。


小时候因为家大人都不喜欢桃桃,小小的小翠有样学样也处处欺负桃桃,这让桃桃也不是很喜欢这个妹妹。


渐渐的大一些小翠懂事了些,但是却因为少年人的别扭不肯去靠近桃桃,她觉得那样好像是在像桃桃低头一样。


当然她不靠近,桃桃更是处处躲着她,小时候的伤害让桃桃认定了这个妹妹是个恶毒的人。


后来桃桃认识了谢怡,谢怡和小翠不对付,桃桃更加深了心的想法,毕竟谢怡这么善良的姑娘都不喜欢自己妹妹,那她肯定不是个好的。


因为急着扶小翠,桃桃猛然起身,身上盖的被子全部落到一旁,她身下沾染血迹的床单露了出来。


谢怡现在一旁眼神暗了暗,她就是听人说桃桃来月事了,所以才过来看看。


小坝村谁都知道池家的二闺女长的人比花娇,可却是个不能下蛋的。这女人长的再漂亮,她不能生孩子也不能要啊!


为啥说她不能下蛋呢!那是因为这姑娘没来月事,这乡下人虽然没有医学常识,可是有老一辈的经验啊,就是那不认识字的也知道女人不来月事她就生不了孩子啊!


也许有人好奇了这来不来月事是姑娘家的私事,外人怎么会知道?


这个事说起来还拜池家大嫂王凤娥所赐,两年前王凤娥嫁进池家之后,过来几个月她就发现一桩比较奇怪的事,那就是她自己每个月都要洗几个灰口袋,而且床单也要洗,没办法来身上的时候,就是再注意也难免要沾染上。


可是她家小姑子,比她小岁已经十的桃桃却重来不洗这些东西,你说这床单不洗,可能比较注意弄不上,可是那灰口袋不洗怎么可能?


还是说小姑子用的是高级的东西,根本不用这老把式。


心里有了这个怀疑,王凤娥就天天盯着桃桃,还趁她不注意扒过她和小翠的房间,可是根本没有发现,而且这一个月观察下来她也发现了,根本不是桃桃用了什么高级东西,而是她根本不来这月事。


这年纪小的姑娘不来这个就算了,可这么大的姑娘不来这个的,她还真没有见过。


于是王凤娥立马就把这一惊奇的发现宣扬了出去,那一阵看着桃桃长大有结亲想法整天蹭池家门槛的人家听了这事立马就全溜了,毕竟都是庄稼汉娶媳妇回家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这不能生孩子的儿媳妇他们可不要。


谢怡当时知道了这事别提多高兴了,她觉得老天也是公平的,你看长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不能生孩子就是那死了老婆的鳏夫也不要这样的女人啊!


可是现在……,谢怡看着床单上那一块块鲜红的印记瞬间红了眼,转身又往外跑去,临走还不忘道:“你们等着,我一定告诉我妈,你们全家一起欺负我,呜呜……。”


谢怡说着哭泣着跑出了池家的院门。


桃桃和小翠倒是没什么,可是陈秀兰却慌张道:“你说你们两个孩子,你和人动什么,现在小怡这孩子哭着跑出了我们家,人家怎么看我们。”陈秀兰说着一脸忧愁。


旋即又道:“不行,我得去找李白莲解释解释。”李白莲谢怡的妈妈,村里出名的厉害茬子,一般没人敢招惹。


桃桃见此赶紧让小翠伸拉住了她妈,她妈的性子本就跟面团一样,这要是送上了门,不是要任那个李白莲揉圆搓扁。


陈秀兰见女儿不让自己去就急了,一脸担忧的道:“这……你们快松,小怡哭着回去,就是不说话人家都指不定想我们家,更何况……更何况她妈肯定不能吃了这个亏,到时候肯定骂上门……。”


说到骂上门,小翠立马掐着腰道:“骂上门怎么了,我们还怕她不成。”


“对,不对是她的女儿,我们怕什么?”桃桃也跟着帮腔道!


闻言小翠诧异的看了一眼她,桃桃见此赶紧对自己妹妹露出一丝笑容,小翠见此神情有些不自在的扭过了头。


即使如此桃桃也没放弃与妹妹修缮的心,上门子都是她眼皮子浅薄,信了小人的谗言,把家的亲戚关系基本都得罪了光,以至于到后面没有一个人跟她来往,到死也没有人去看看她。


这辈子重活一世,她要擦亮眼睛不仅要维护家人的关系,也要找到知心的朋友。


由于吊了两瓶盐水,还吃了一碗面条,所以这会桃桃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见谢怡跑回去也立马转身打开柜子拿出干净的衣服换上。


就像她妈说的那李白莲见到女儿哭着跑回去一定会骂上门来,她妈是个性子绵软的,到时候怕只会被别人指着鼻子骂。


小翠倒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可小翠到底年纪还小,战斗力恐怕不如李白莲强,而且乡下的老妇女骂起人来那是全往器官上招呼,就这一点小翠一个未出门的小丫头就抵不住。


再则小翠到了可以议亲的年纪,她不能在外面留下泼辣的形象。


桃桃换好裤子又把床单抽下来,换上干净的。脏的衣服和床单桃桃刚放进大盆了泡上草木灰,池家大门口就传来了吵嚷声。


“陈秀兰,你个老货你给我出来,咋滴你有脸欺负人你没脸见人啊!”


“大家都来看看啊!这姓池的一家的不要脸的啊!我闺女好像上门看她家那不下蛋的母鸡,她不领情就算了,还反过来打我闺女。”


“这大的打,小的也跟着上,连他家那个老货都在间参和,咋滴?欺负我老谢家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