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九章 意外的事

第九章 意外的事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说完桃桃像是做了错事一般迅速低下头,但是放在谢怡胳膊上的却没有移开。


谢怡本来有一些怔楞,她没想到桃桃会说出要抓她的话,但是当桃桃低下头,她又一脸不屑。她就知道这个怂货不敢,于是就更加真诚的道:“不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毕竟是我无意伤你在先。”


话落……。


“啊……,”谢怡凄厉的叫声直冲屋顶,传到了院内。


低着头的桃桃听见这声惨叫,嘴角的笑容无限扩大,上的力气也在不停的加大。


谢怡没想到桃桃会出,才会一时不察让桃桃掐到,这会见桃桃是动真格的,瞬间就变了脸,脸色凶狠的挥开桃桃的。


然后快速的撸起自己的袖子,揉了揉刚刚被桃桃掐的地方,在不那么疼以后恶狠狠的道:“池桃桃你是沙币吗?你想掐死我啊!”


说完气不过抬起对着脸色苍白的桃桃狠狠的推去,桃桃被这一推,直接就被推到在了床上,半晌都没爬起来。


门口因为谢怡刚刚那声惨叫跑过来的陈秀兰和王凤娥,以及送了弟弟上学的池小翠,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最后还是池小翠率先反应过来,她一个跨步走到床跟前一把扯过满脸恶色的谢怡,“我说谢怡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要撒泼你回家撒去啊!你来我家做什么?”虽然平时因为谢怡的关系,小翠和桃桃两个人不是很对付,可是这不代表她能看着谢怡在自己家欺负人。


王凤娥是最后一个进来的,见此就慢慢的退了出去,小姑子被人欺负,又不是她欺负别人有热闹好看,有八卦可说,她才不会在这浪费时间。退到门槛外,嘴一撇人就回了屋。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谢怡刚才在气头上没注意到有人进来,这会被小翠扯了一把,她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行为都被池家人发现了。


她惯于使心眼子,所以人多的时候从来没有失态的表现,更不会当着大人的面做出这种事。


猛然看见身后的陈秀兰,谢怡脸色一变瞬间委屈的道:“我好心来看看桃桃,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胳膊,她说很痛,我跟她说了对不起,可是……桃桃好像很在意。”


“我……我想着我跟桃桃都这么些年的朋友了,我还比她大上一些,怎么着都得让着她,于是就说要不她掐我一下,这样她心里也好受一点。”


“可谁想着……谁想着桃桃一咬牙就狠狠的掐了我一下。”谢怡说着红了眼眶。


陈秀兰是一个软弱的性子,什么时候都是以不惹事为主。


这会听谢怡说这么多,羞愧的老脸都不知道往哪放,当即就满脸通红的指着桃桃道:“小桃,快……快跟小怡道歉,你说说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听话了。”


桃桃听着这话,她想自己上辈子活成那个样子跟她妈的教育脱不开关系吧!不分对错,只要别人责问到头上就是自己的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道歉,无条件的道歉。


而池小翠在谢怡说出这番话后就撇撇嘴往旁边站了站,她觉得她二姐被谢怡欺负纯粹就是活该,长个嘴连话都不知道说,就知道在家装可怜,也不知道有啥用。


但这一次却发生了让池小翠意外的事。


陈秀兰的话一说完,桃桃两眼一红,当即就哽咽着道:“妈,我和谢怡到底谁是你女儿,你什么都不问就站在了她那一边。”


说着桃桃像是伤心到了极点,抽了抽鼻子才道:“前面都不说,你们进来的时候她在用推我,这你看不见吗?”


说着桃桃用撸起自己胳膊上的袖子,露出白嫩纤细的胳膊,“她说她只是不小心抓了我一下,而我是故意掐她,那就把胳膊伸出来对比一下啊!”


桃桃说着把自己刚刚被谢怡抓过的地方露给妈妈和妹妹看,只见那个地方一片青紫。


桃桃本就生的白皙,再加上体质的关系,所以只要稍微使点力气,身上就会留下青紫的痕迹。


陈秀兰这会看着女儿的胳膊这样,当下也是心疼,就对着谢怡道:“小怡啊,这你们姑娘家打打闹闹,婶本不应该说,可是你这……这也得注意力气啊!”说着指责的话语,可是依旧是软趴趴的。


桃桃现在对于她妈立起性子已经不抱希望了,看来这以后也只能自己几个兄妹多护着点了。


而谢怡听陈秀兰说完却是不愿意了,昂着下巴道:“那……那能怪我吗?我都说了我是不小心,再说我就是情绪激动下轻轻的掐了一下,能和她一样吗?她可是狠狠的掐了我。”谢怡说着也忍不住露出自己的胳膊。


可是视线翻找之下,她的胳膊上却什么痕迹都没有,甚至连红都没有红一块。她被气糊涂了都忘了自己不像池桃桃那样白皙,身上只要一使力就会留下印迹。


对于这一点上,桃桃不得不感谢自己体质上的特殊。


谢怡皮肤本就生的偏黑,她又不像桃桃体质那样特殊,会被一掐就青,所以即使这次明明她被掐的更狠,但结果却是桃桃看起来更吃亏一点。


谢怡意识到了这一点,快速掀下衣服收起自己的胳膊,就一脸被欺负的模样对着陈秀兰等人道:“我好心来看人,结果你们却欺负人,尤其是婶子你,”谢怡说到激动之处又把胳膊伸了出来。


“婶子你一个大人,一个当妈的居然帮着女儿欺负人。”谢怡说着挤出眼泪,“你们这是欺负我妈不在是吧!”


池小翠或许对桃桃不是那么拥护,但是对自己的母亲却不一样,眼见着谢怡用指着自己的母亲,还说出这样的话,当即一把抓住谢怡的胳膊,挑着眉稍道:“谁欺负你了?你瞎叫叫什么呢?”


“还有你不是说我二姐掐你了吗?掐在哪里了你跟我说啊!你把掐的地方给我们看啊!是红了还是青了?”池小翠说着一只死死的抓着谢怡的腕,一只在她胳膊上来回的揉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