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六章 换药

第六章 换药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还真是娇气的人,池小翠想着用烧火棍用力的往灶台里捣了捣。


面条一会就出了锅,里拿着蒜瓣,呼噜着面条,池大星吃饭的时候倒是没说什么。


不过陈秀兰给自己婆婆朱老太太端去的面条却让哼哼哈哈的给退了出来。


老太太歪在床头,面色红润的哼唧道:“哎呀!命不好啊!家里贪上这么个媳妇,我这是作孽啊!老天爷啊!你应该收了我啊,不然平白留着碍人眼。”


听着老太太唱作俱佳的话,陈秀兰站在床边捧着碗,紧张的连脚都不知道哪里放,只一个劲的“我……我……”


半晌还是坐在堂屋吃饭的池大星大着嗓门道:“你把那碗面条端去给那赔钱货吃,等会把锅刷了给我妈重新下面条,里面卧两个蛋。”


陈秀兰听了这话,第一反应是“小桃还没醒呢!”


老太太闻言翻了个白眼,这就是她最不喜欢这个儿媳妇的一点,性子太过呆板,甚至可以称的上蠢。


自己儿子都给她找了台阶了,这碗面是她吃也好,还是端给她那个女儿吃也好,端出去就是了,还要说这些话,老太太想着嘟囔了一句“榆木疙瘩。”


“她没醒就你吃,真他娘的事多。”池大坤的吼声传过来,陈秀兰身子抖了一下,然后快速跑出老太太的屋。


“呸!”老太太利落的从床头坐起,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贱骨头,非要被骂才听懂话。”老太太说完又拥着被子躺下,然后不时的哼两句。


一家人吃过饭,上工的上工,上学的上学。


陈秀兰脚利落的把碗筷收到厨房,洗干净锅碗之后又赶紧给老太太重新擀面条,然后拿出家里平常不舍得吃的鸡蛋给老太太卧上。


而王凤娥磕了一会瓜子后就回房间睡午觉去了。


池桃桃房间里,药瓶里已经没有药水,鲜红的血液顺着针管倒流出来。


池桃桃感觉不适,呻吟一声转醒过来。


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后,池桃桃咬着牙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自己换了药。


看着血顺着针头又流进身体,池桃桃才靠着墙重新坐下来。


现在她已经确定,她又重新活了过来。


回到了她人生发生重大变化的那一年,1984年,她19岁那年的春天,她来初潮的时候。


好在她回来的还不晚,一切都还来得及。


想着池桃桃的嘴角露出狠厉的笑,这一世她要让那些害她的人通通付出代价。


“嗯?”


正想着突然感觉身下有什么流出,池桃桃赶紧低头往身下看去。


待看到床上印的到处都是的小红花,她嘴角弯起浅薄的弧度。


虽然因为重生发生蝴蝶效应,自己没有在外面咬牙收拾柴火,而且还吊上了盐水,可自己仍然还是那个不被人记挂在心上的可怜虫。重活了两世都是。


不过……!


这一世她决定自己疼自己,即使全世界都觉得她应该做个悲哀的可怜虫,她也要做自己的掌宝。


想到这池桃桃也不纠结身下的汹涌,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床单什么的总归是要换要洗的,那还不如安心的坐着,毕竟现在上扎着针,即使她有心想做些什么也做不了。


池桃桃坐没多久,陈秀兰就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床头的池桃桃脸上露出笑意“小桃,你醒了。”


“嗯!”池桃桃点点头。


“感觉好点了吗?头还疼不疼?”陈秀兰说着伸探上池桃桃的额头,随后又想到什么收回道:“你看妈忙糊涂了,你这又不是发热。”


“肚子还疼吗?”说着陈秀兰的目光移到池桃桃的肚子上,这一低头她才发现池桃桃的窘境,床上稀稀拉拉的都是血印。


目光闪了闪,陈秀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不是身上的纸透了,要不你跟妈上厕所,妈给你换换。”


“不用,”池桃桃淡淡的道!好像此刻窘境难当的并不是她一样。


听她说不用,陈秀兰眉头一紧,“那这……?”


神情一变,池桃桃低头,又有热流涌出,池桃桃想还是处理一下的好。


想着池桃桃道:“那妈帮我举着药瓶吧!我自己能换。”


“好!”


陈秀兰说着踩着床边取下药瓶,娘俩个一前一后去了厕所。


回来的路上走在陈秀兰前面的池桃桃突然一晃,人差点倒在了地上。


陈秀兰赶紧伸把人抓住,然后紧张的道:“小桃你没事吧?是不是还感觉很晕?”


稳了稳身子,池桃桃摇头道:“没事,可能刚才走的急了点,我多躺躺就好了。”说完嘴角露出一丝虚弱的笑。


陈秀兰看的心头一阵酸涩,可也只是酸涩,因为她没能力护住这个孩子。


池桃桃又何尝不明白,她就算说自己晕,或者告诉陈秀兰自己现在身体难受的要炸裂又怎么样呢?


她的母亲没有能力能帮助她,顶多就是自己害她掉两滴眼泪,那还不如不说,免得害的她伤心。


回到屋里看着陈秀兰给药水重新挂回床头墙上的洋钉上,池桃桃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歪躺下去。


可是……,她刚刚躺好……。


“咕咕!”


肚子唱起了空城计,池桃桃不知是尴尬还是……。


陈秀兰赶紧道:“饿了吧!锅里有面条我去给你盛,说着人就快速的跑了出去。”


很快陈秀兰就弓着腰用捂着碗,快速的进入池桃桃的房间,进到池桃桃的房间后,她很明显的松了口气,然后脸上闪过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