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医学空间之寒门小药娘 > 第四章 请医生

第四章 请医生

作者:青梅果子酒 返回目录

陈秀兰哭喊着说出这句话,来看热闹的村邻这时候也忍不住道:“就是啊!朱奶奶,给娃找医生看看吧!都这么大的孩子了,再没了就可惜了。”


朱老太太眼皮抽了抽,拐棍一拄地道:“要去请医生,你就快去村委请,难不成你还指望我这拿拐棍的老不死去给你请。”


陈秀兰抬抹了一把眼泪道:“不……不……俺,俺自己去。”


陈秀兰说着伸似无意的挥了一下,然后挥开了王凤娥还在继续作乱的。


王凤娥已经掐了很久,这会自己也有些累了,所以被婆母挥开,也没什么反应。


只是把指甲放在自己人掐了一下,“哎呀!”刚一用力,王凤娥就嚎叫出声。


然后用捂着人喃喃道:“难道真晕了,不然这样疼,她怎么受的住?”


陈秀兰吃力的拖着骨瘦如柴的池桃桃往屋里去,朱老太太和王凤娥没有一个人搭,陈秀兰也没有幻想过她们会帮忙。


后来还是站在院墙根看热闹的邻居看不过去,跑过来帮着陈秀兰才把人给抬进屋里的。


池桃桃被抬进屋后,有人指着池桃桃躺过的地方惊呼出声,“哎呀,地上有血。”


闻言众人都往地上看去,然后又开始嘴八舌的议论道:“哎呀,真是的,怎么会有血呢?”


“这到底是谁打谁啊?”


“就是啊!那么多血,难怪桃桃那个丫头会晕倒啊!”


听着大家的议论,朱老太太再也顶不住,眼皮一翻往地上倒去。


站在旁边的王凤娥赶紧伸接住,“奶奶,奶奶你怎么了这是?”


围观的人正说的起劲,见朱老太太也晕倒,就赶紧你推我我推你,眨眼功夫池家院子里的人就跑了个干净。


王凤娥本来准备喊个人帮自己把老太太抬进去的,结果一回头人跑了个干净。


虽然说王凤娥一个人把老太太拖到屋子里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王凤娥不想那么吃力,所以王凤娥又亮出自己那黑色带有泥印的指甲。


只不过……。


王凤娥的指甲刚碰到老太太的人,朱老太太就睁开了她那混浊的双眼,然后一把推开王凤娥的,阴鸷道:“你干什么?”


“我……,”王凤娥缩回,然后惊喜的道:“奶……奶奶,你醒啦!”


老太太睨了她一眼道:“我不醒,你想干什么?”


“呵呵……,”王凤娥讪笑了一下道:“我就是看着奶突然晕倒有些着急,就想着……,”王凤娥说着又挥动了两下自己的。


“我就想着要不给奶试一下土方法呢!”


老太太站直身子,用眼角夹了她一下道:“你婆婆不是说要去请医生了吗?你用什么土方法?”老太太说着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望着老太太的背影,王凤娥往地上轻轻的啐了一口,“老不死的。”


陈秀兰把人安置在床上之后,就赶紧往村委跑。


等她寻回医生,刚好碰到从砖窑厂回来的池大星,还有大儿子池长虹。


池大星看着她身后的医生,阴着眼道:“怎么回事?”


陈秀兰一看见池大星就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这会听见丈夫问话,更是缩了缩脖子。


然后嗫嚅着道:“桃桃病了。”


她刚说完,池大星就咆哮道:“什么了不起的大病,还让你动起医生了?你家开矿的啊?”


陈秀兰站在原地,被池大星一吼,整个人都快缩成了虾米,连大气都不敢出。


还是池长虹看不去开口道:“好了,人付医生还在,爸你少说两句。”


池大星听儿子这样说,这才把目光看向跟在陈秀兰身后的医生,然后点了两下头,算是打招呼。


之后就闷不吭声的进了院子。


池长虹在后面对着医生尴尬的道:“付医生,你别介意,俺爸……俺爸他就是脾气不太好。”


医生点了点头,倒是没有说什么。


身为村里唯一的医生,他见识了太多人家的家长里短,所以对这些反应很是平常。


一行人进了院子,付医生就在陈秀兰的带领下进了池桃桃住的房间。


进了屋看见躺在床上面无血色,双眼紧闭的小姑娘,付医生赶紧放下医药箱道:“这是怎么弄的?”


说着就动去翻桃桃的眼皮,检查了一番之后,付医生才低声道:“还好就是虚弱造成的,我给开点营养液输上,应该很快人就能醒。”


听说要开营养液,陈秀兰立马搓起衣角,呐呐道:“那……那得多少钱?”


“这……,”


“哐!”


付医生刚说出一个字,池桃桃房间半开的门就被人一脚给踢到了墙上。


“小祸害在哪呢?长本事了这是,还敢给她奶气晕倒,我今天非剥了她的皮。”话音落,一脸煞气的池大星就来到了池桃桃的房。


陈秀兰下意识的就挡在了池桃桃的床前,“大……大星,桃桃她……病了,而且人晕倒,到这会都没醒。”陈秀兰说着就掉了眼泪。


“你给我起开,”结果陈秀兰刚说完就被池大星一把给人甩到了墙角。


“晕?我看她就是撑晕的。”池大星说着还一脸凶煞的往床边走。


这时坐在床边给池桃桃看病的付医生站了起来,说真的像患者家的一些纠葛他一向都是明哲保身的,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可是……!


付医生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小姑娘,叹了口气,回头道:“池大哥,这按理说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管,可是……唉!”付医生说着又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