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小姐有钱有田还有他 > 第358章 太霸道了四合一

第358章 太霸道了四合一

作者:黑岛菜 返回目录

修一把香煎扇贝端到夏含薰面前时,她还特别惊讶地看了修一一眼:“你好像真的挺适合开一家美食店来安度晚年耶。”


甜玉米粒和胡萝卜粒上面摆上煎好的扇贝肉。


周围挤上了一圈豌豆泥,还撒了少许芝士粉和烤箱的杏仁碎。


“趁热食用。”


修以看了看桌上的两只盘子,很有成就感的邀请道。


“你要吃么?”


夏含薰对薄轻航的了解,这人是不会放着美食而无动于衷的。


拿起一只小勺递给他,薄轻航笑眯眯地抚着她发顶,接过勺子,“还是我的薄太太心疼老公。”


“要不要叫谢教授也进来一起吃烤红薯?”


“老谢这个人你还不是很了解。他是那种饭后五分钟之内必须刷牙,把那一口小白牙刷得干干净净又漂亮,然后就不会再吃任何食物的美男子。像这样充满了烟火气的生活,兴许只有等他将来遇到了另一个与他过生活的女孩子,才能有所转变吧。”


夏含薰不置可否地笑笑,拿起一个红薯就开始剥皮。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还没开始剥下一块红薯皮,薄轻航便在她耳旁道:“洗干净了的红薯,带着烤焦的皮一起吃更香。”


夏含薰一脸兴趣看了看他,心说我本来也不打算剥皮的。


只是碍于你在现场,所有我就装了一下而已。


下一秒,姑娘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热乎乎甜滋滋的红薯,吃的那叫一个幸福感爆棚。


男人在她身边享受美食,笑得纯情又生动。


这一霎那,她忽然就明白了婚后女性该有的觉悟:如果是认真和他在一起,想剩下的日子都可以有他在身边,那么两个人的生活里面只是吃喝玩乐是不够的。爱情是生活里面锦上添花的一部分,他们必须要养成做好自己的事情之后再来腻歪。


薄伊昔想要凤凰台遗址的开发权,就让他拿去好了。


反正正如谢西池所言,她那点资金,也只能种种田吧。


虽是心有不甘,但眼下走一步看一步吧。


薄轻航这时反倒是对她进行了启发式的开导:


“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我们每个人都在为着同个目的,


薄伊昔就是我们家不惜一切代价努力着、心甘情愿成为金钱的奴隶,死心蹋地付出所有的家伙。”


他笑得恣意、洒脱。


对自己的亲弟弟是完全看透了的。


两人吃完烤红薯,将一盘香煎扇贝席卷而空,便上楼去睡觉了。


回到卧室,夏含薰才忽然想起楼下的贵客还没安排卧室,“对了!我差点忘了给谢教授安排房间。你去叫他上楼来看看,喜欢哪间卧室就住哪间吧。反正我爸爸他们最近又不会来乔县。”


“不必打理他的,老谢自己会给自己安排的。”


多大的男人了,还需要另一个男人来安排?


传出去不怕全校女生笑疯呀。


堂屋,修一站在卧室门口,无奈的眼神望着独坐灯下神秘而飘逸的男子。


乌发束着根白丝带,上身雪白呢子外套随意敞开,白色休闲裤。


做工精致的白色真皮马丁靴。


像苍翠而圣洁的针叶松,纹丝不动地挺立在几只宠物之中。


高傲地接受动物们的仰视。


就在他遥望对方刹那,那双丹凤眼,带着几许少年感的风姿望过来,“这是你的房间?”


他问道。


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镶嵌在白皙的脸颊。


这男人清澈的目光纯的不含一丝杂质、俗念,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一切,就像春光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平生第一次,修一心内深处无端生出几分叫做自惭形秽的东西。


这男人,骨相至美顾盼生辉。


生的比女人还无端的美艳三分。


然而却又是男人之中无法叫人移开眼睛的存在。


一点都没有让他感觉到对待他这种小人物恃才傲物。


就从他温和的声音里可辨出一二。


见修一在发呆,谢西池合上书籍重新搁回沙发旁边的小书架。


然后,玉立长身,朝他走过来。


走到了卧室门口,修一情不自禁地退后几步,给对方让出通过的空间。


谢西池走到卧室门口朝里面张望了一眼,“看起来还蛮大的空间,不错……”


下一秒,就在修一面前亲手击碎了刚刚建起来的美感:“你去楼上住吧,我住这间。”


“楼上卧室宽敞又舒适,更适合谢教授居住。”修一直觉的回道。


“我这人就喜欢住一楼。”末了,又强行补了句,“接地气。”


修一也不客气回了句:“那你来的有点晚,我正好也是一楼爱好者。”


“你还没睡进去,就不算晚。麻烦你先进去帮我换上干净的床单被褥包括枕头,换完,你自己上楼去睡舒适宽敞的大卧室吧。”谢西池走进卧室扫了眼房间里整洁的样子,几乎全是他喜欢的超简洁木式家居。


走出来时大肆吩咐道。


修一:“……”


心里凌乱又凌乱。


怔了一会,走进卧室,从衣柜里抱出干净的床单被褥动作麻利的换好。


出来时,腋下还夹着自己的枕头。


“可以进去睡了。”


谢西池已经推着他那有着四个滚轮的旅行包,滑向卧室门口,“多谢。”


翌日天刚破晓,小韩口渴了下楼来接水。


刚下到二楼,就看到了从某间卧室开门出来的高大男子,他整个人还吓了一大跳。


“修一你不是睡这间屋吧?”


修一冷淡的道:“是,又怎样?”


“哈?你不是睡在堂屋旁边的卧室?这么说,你是被谢教授霸占了房间,所以就——”


修一送给他一记“知道还这么高声嚷嚷”的眼神。


抬脚下楼去了。


小韩跟着下楼去厨房接了水,一边喝又朝楼上走,刚好看到薄轻航从他们卧房出来。


“薄老师,小薰还没起来吧?”


薄轻航打着哈欠的脸一愣:“这么早你就找她了?”


“呃……也不是啦,我随便问问的。”


小韩站在楼梯口目送薄轻航下去的背影消失了才叽叽咕咕回房。


已婚人士就是这点不自由了。


随口问一下闺蜜起没起床,就被她老公盘问。


薄轻航走进厨房,找到了水,给自己到了一杯,再把玻璃咖啡杯放在咖啡机下方,装了一颗咖啡胶囊再伸手戳了一下按钮,咖啡机“鼓动”了一声,几秒之后便直接冲到了杯子里。


薄轻航把香浓咖啡送到唇边抿了一口,看着在默默做早餐的男子,“昨晚老谢抢了你的房间?”


“他说喜欢住一楼。”修一淡道。


脸上没有不悦,更没有很荣幸的表情。


薄轻航微微一笑,“你们两也算是知音了,都喜欢住一楼。”


修一心说,谁稀罕似的呢?


知音,是不可能知音的。


他昨晚一定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支配了,所以才会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帮他铺床。


这要是搁以前,他准会嗤之以鼻。


想让他动手照顾生活起居,那也得看对方什么身份。


早饭时,修一甩都没甩那个抢占了他房间的霸道傲娇鬼。


谢老师补课的第一天,很不凑巧的遇上了无人机公司技术员给大江公司送来了植保无人机,是用来喷洒作业的,有了植保机作业,4000多亩油菜田就不需要担心洒水这些人工问题了。


薄轻航身为高知分子,自然在夏含薰没时间的情况下接待了无人机公司前来村里的两名技术员,他还让修一泡了茶,切了水果和点心送到院子里给技术员们食用。


堂屋,唯一的学生原先还能端坐在椅子上听老师讲课。


不过,院子里讨论的声音实在太过热闹。


夏含薰总是忍不住回头朝屋外望去。


不巧的是,东东跑着小皮球来到宅子大门口,朝里面瞄了眼,才看到夏含薰端坐在堂屋一角。


“含薰姐姐,你们在做什么?”


小家伙啪嗒啪嗒走到夏含薰身旁,萌萌大眼看着谢西池。


“东东啊,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坐下来上课啊?”


“上什么课?”小家伙挠着脑袋的痒痒。


“你还没叫谢老师呢。快叫谢老师,这个谢老师是姐姐的老师哦,很厉害那种。”


夏含薰伸手搂住小家伙,心里打着主意,若是东东留下来陪她,就一定不会寂寞。


可是东东脑袋很聪明的想了想,“我还是去看薄老师的小飞机。”


说着便从夏含薰怀里逃脱,又朝门口奔去。


走到了门口,回头冲着谢西池喊了声,“谢老师你好。”


谢西池没好气问他,“你都叫我老师了,还不赶紧回来上课?”


“我门幼儿园大班老师说,我们不用上课。”


“不用上课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小朋友不需要上课啊……”


小奶包回答的振振有词,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嘿嘿嘿……东东是不是很可爱?”夏含薰连书都不想翻了,却还是敷衍式的嘿嘿赔笑。


“将来你的小奶包只会比他更可爱!如果不够可爱,就一定要去做个亲子鉴定。”


“!!!”什么跟什么啊?


为人师表也不用说的这么直白吧。


“咱们接着复习《民诉》第三章。”谢西池手握鼠标在鼠标垫上划拉了一下,投影上立刻就翻了一页,“希望你这次争点儿气,期末补考时一次性全部通过。”


“放心吧,我只是有点懒,又不是真傻真笨。”


“你也知道自己懒啊?”


夏含薰:“!!!”这个天聊不起啊。


屋外院子里的喧闹声渐渐散开,很显然,技术员们和老王他们去田里实验去了。


整栋大宅内,也只有修一忙前忙后,进进出出。


偶尔在堂屋停顿一下,细听谢西池讲课的声音。


音色细腻却又显磅礴!


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都不能准确形容他的魅力。


难怪小薰说,他除了是个法学院教授,还是个网红直播课老师呢。


有了这样会教书的老师给夏含薰补课,修一都觉得夏含薰期末若是再考不过就真的是笨蛋。


但这话只能在心里乐呵呵打趣。


之后连着三个星期里,谢西池都没离开过村子。


每日主要事情就是帮助夏含薰复习,闲来跟着去田间地头转转。


还会帮忙下去土豆田去拔草,推测地里的土豆和红薯长多大了。


远离城市的喧嚣,回归乡下平淡的生活,享受慢节奏的补课加劳作的日子,倒也过的生动。


在结束补课的那节课,谢老师语重心长道:


“我希望你这学期的期末能通过所有考试,然后准备明年的毕业论文,让我的绩效也过关。”


夏含薰笑眯眯地举起了右拳:“放心吧,我这次真的复习好了!”


“毕业论文到时候也会亲自回学校去查资料。只是,谢老师,你说我到时候选什么主题呢?”


“你是说毕业论文的题目?”


“对啊,千万别给我出很难的,否则,到时候我又成了法学院这届答辩不过的学生,那你的脸面就真的——”


“你应该担心你老公的那张人见人爱的脸会不会被你丢尽!”


这话说的夏含薰嘴巴都快歪了。


谢西池嘴巴虽然有些毒辣,不过跟骆雁丘比起来还算温和。


临走时,村里的天空飘着密密麻麻的雪片。


蔷薇村迎来的今冬第一场大雪。


谢西池把夏含蓄叫来跟前,“我就要回学校了,现在,是时候算一算我的补课费。”


夏含薰眼睛一愣,什么鬼?


还要收补课费的吗?


但嘴上还是说的很中听,“说起来,谢教授为了我的课业的确是太操心了,这个劳务费嘛……不过,您来之前,可没说要收我的劳务费哦!”


谢西池给了她一个,你太嫩,的眼神。


“你以为像我们这种高知,是能免费给人干活的?也就你老公那种得到了相应福利的,才不会管你要劳务费!我可是跟他们一样,亲老师明算账。”


“那你打算收多少?”


夏含薰还想捂紧自己钱包呢。


估计谢西池肯定是听说了她今年卖掉几批大米,账户里进账了几笔可观的收入。


这是明显在打她钱包的主意啊。


“你这话问的就有点见外啊,你也算是我的学生了,难道就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谢西池只差没有痛心疾首的捶胸了,但遇到这种笨蛋又对他不上心的学生也没办法。


“那么您的兴趣是?”


“你也看到了,我不是每天都会在手机上云参观博物馆么?”


“嗯,所以呢?”


“所以说,我这种清贫的老师是肯定买不起那种价值连城的文物!”


“嗯?”所以呢?文物你还想买,你咋不上天呢。


“但是并不妨碍你把这些漂亮文物,盘子啦、瓶瓶罐罐的啦临摹下来送给我!”


“你要收藏美术作品啊?”


谢西池摇首道:“我就是想挂在家里随时可以看。”


夏含薰哼哼。


这个跟骆雁丘收藏各类绘画作品有毛区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