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锦衣之下续集 > 余倭未平

余倭未平

作者:violrt 返回目录

皇宫


陆绎一接到命令,便赶往皇宫。


走到大殿时,恰巧见到谢霄身着将军服,从殿内走出。


“谢霄?”陆绎心中有些疑惑,便说道。


谢霄褪去了平日里的玩笑模样,眼前的他就是一个那个久经沙场,雄才大略的大将军。


谢霄微微躬身,向陆绎行了一个礼,“陆指挥使,皇上在里面等你”


陆绎知晓宫中眼目众多,也不便再问些什么。


陆绎微微点头,应道“知道了”,便向大殿走去。


陆绎心中,有了些猜测,皇上既然找来了谢霄,就意味着江浙出了些问题。


殿内


“臣,参见皇上”


“陆绎,起来吧。”


陆绎见皇上的神情还是那样的淡然,不用说一句话便能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陆绎注意到皇上的眼下有一丝青乌,眉间也携有一些疲倦,定是与今日之事有关。


“皇上,可是有烦心事?”陆绎问道。


“陆绎,还是你了解朕啊!”皇上以为自己能将情绪隐藏的很好,不过,还是瞒不过陆绎的眼睛。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上,无时无刻都要收敛自己的情绪,也只有在陆绎面前,能稍微放松些。


“朕,昨日,收到了一封密函。”


皇上沉着语气,缓缓说道,“福建余倭未平,且在福建地域,妄作胡为,无法无天!”


皇上一想到这么重要的事情竟无人上报,就感到胸中的怒气直窜,怎么也抑制不住。


陆绎听到这个消息,眉心一跳,微微低下眼帘好似在思考什么。


“朕,要你去福建暗中调查此事。”


皇上顿了顿说道,“张怀德之事,朕,准许了”


“是”陆绎心中已有了些想法,福建的余倭是张鸿岳平定的,且用时仅仅一个月,现在看来这中间定有猫腻。


皇上揉了揉眉间,微微吐气,看起来甚是疲惫,说道“好了,出去吧。”


“臣,告退”


陆绎退出大殿,发现谢霄并没有走,而是在殿前的一棵树下等他,微风拂过,披风轻摆,还真有几分将军的样子。


陆绎微微勾唇,看了一眼谢霄,缓缓走上前。


“陆绎”谢霄却是面色凝重的看着陆绎,好似要商讨什么大事。


“何事?”


“皇上,找你说了去福建的事吧。”


“恩”


皇上虽没说,此次会派谁前去剿灭倭寇,但陆绎一猜便知,当下朝堂之上,除了谢霄无人能胜任此次任务。


“你对此事有何想法?”谢霄微微皱眉,问道。


谢霄得知余倭为灭时,便知道定是张政暗中搞鬼。他见到陆绎时,就知道此次前去福建,陆绎定会参与其中。


陆绎用余光打量了四周,这宫中的耳目混杂,并不是谈论此事的好地方,便说道“先回北镇抚司。”


谢霄领会陆绎的意思,便未说什么。


两人一同来到了北镇抚司。


“你怎么看此事?”谢霄再次问道。


陆绎沉了沉语气,也没有和谢霄绕弯子,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答案,说了出来,“张政”


近日,陆绎接到锦衣卫的消息,说,张政在福建有所动作,再结合皇上的说法,便知道此事和张政脱不了干系。


只是陆绎没想到,张政竟会如此大胆,欺上瞒下,勾结外敌。此次定要将张政一举拿下。


“我也是这么想的,没想到这张政竟和倭寇有所勾结。”


谢霄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那此次去福建,你会让今夏和你一起去吗?”


陆绎紧皱眉头,暗暗不爽,看了一眼谢霄,好似再说,你不是有妻子了吗?还这么关心今夏做什么?


“我就是问问嘛!用这么吓人的眼神看着我做什么?”谢霄又恢复了平日里愣头青的样子。


陆绎嫌弃的看了谢霄一眼,方才还有几分正型,如今,就原形毕露了。


陆绎正了正脸色,思索了一会儿,微微叹了一口气,“今夏不能牵扯进来。”


陆绎知道此番南下,前路凶险,他是万万不能让今夏陷入危难中的。


谢霄也知道陆绎心中的顾虑,想来以张政的性格,此番前去,就相当于进了贼窝,生死未卜。


“那我们何时动身?”


“中秋过后。”


“好”


谢霄刚要转身离开,就听到陆绎说,“不要告诉她”


谢霄顿了顿,应道,“知道了”


随后,潇洒地转身离去。


离开北镇抚司后,谢霄一人缓缓走在街上,心中五味杂陈。


此次南下,他无法做到像原先一样洒脱,说走就走,如今,他的心中多了几分牵挂。


谢府


谢霄一回府,便将常建叫到了书房,“常建,正式下聘的事情先放一放,等我回来再筹备”


“将军,您要去哪?”


常建想不明白,谢霄练兵回来后,便让自己开始筹备此事,眼看那日子就要到了,怎么突然就不准备了。


“福建”


“将军,何时去?”常建有些意外,不过,很快理解了,这是皇上的命令。


“中秋过后”


“那不是过几日,就走了?”常建微微皱眉,此次情况定是很危急,不然,又怎会如此快就动身。


“恩”


“她在做什么?”


常建很快就反应过来,“夫人,此时在府中未出门。”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常建能感受到将军此时,心情不是很好,谢霄话音刚落,便急忙逃离了书房。


北镇抚司


“岑福”


“大人,有何吩咐?”


“此次南下之事,先不要和今夏提起,你留在今夏身边,在我走后,把这封信交给她。”


陆绎了解以今夏的性子,若是提前知晓此事,定会想尽办法和他一同前去,可此事,他只能狠下心来,不能由着今夏。


“大人,不用属下一同前去吗?”


“你留下,照顾好今夏就行。”


陆绎和岑福都是知根知底的,有他留下来,陆绎也安心一些。


岑福虽有些担心大人,但知道大人这么做都是有他的考虑的,便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