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师从画中来 > 第五章 训徒

第五章 训徒

作者:印澜 返回目录

“睡不睡的,这么多年不早就习惯了吗?”羽墨君从床上坐起,抖了抖羽毛。


连源伸了个懒腰,坐在吊椅中悠哉地晃着:“也对哈,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的。”


“没办法,谁知道永生之后这么无聊,什么都不能做,我也就剩这点爱好了,还不如当初不要突破。”羽墨君梳理着自己的羽毛说着,“源哥,怎么样,这一架打得满意不?”


两人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把三个小辈忘在了一边。


“还不错,真是好久没活动筋骨了,难得可以自由行动,没想到外界真是一个能打都没有!本想和你战上一个月过过瘾,没想到啊!”连源翘起了二郎腿,目光落在了羽沁身上,后又转向别处,毕竟是别人家的徒弟。


先前也说过,永生境被天道束缚在某一处不得离开,被限制了自由,也失去了很多东西,他们无法入睡,不能进食,更不可肆意残杀弱小。


连源自离开天宫以来,虽偶有出手,也不过将人打一顿。


高手都是寂寞的,因为他们很难遇到对手,想痛快得打一架都没有办法,而且各自被限制着,一个永生也到不了另一个永生那里,更别说交手了。


所以,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连源自万妖大会结束之后,安顿好自家偷渡进来的属下们,就迫不及待地来找羽墨君打上一架。


他们都克制着自己尽量不出威力太大的招式,最多也不过就和先前那样对拼一下灵力,持续一段时间分不出胜负自会商量好同时收手,这样顶多也就给周围的人带去写压力,断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破坏。


只是羽沁不顾一切地冲上来,羽墨君一时心急收手快了一些,才导致能量的不平衡产生了灵力大爆炸,殃及了周围的一切。


言欢这样的入道大圆满被波及了一下立刻重伤,更别说森林里那些低阶小妖和普通动物了,当场造成大范围死伤,这才招来了天道的惩罚。


天道规则冰冷无情,维持着世间的一切照各自的命运生存下去,不允许出现人为的大量死亡,所以那些原本死了的动植物都被天道复活,将歪了的命运轨迹扶正。


本来借着天道的惩罚让他俩陷入虚弱状态,想悄悄睡个觉体验一把,没想到又是疗愈师进来治疗又是言欢和羽沁说话的声音,实在睡不下去,正巧听到羽沁说她父母的事,羽墨君才没忍住开了口。


他踢了踢低头跪在床边的羽沁的腿:“还跪着干什么?起来!”


羽沁扶着床沿站了起来,还是没敢抬头,只悄咪咪抬眼偷瞄着羽墨君的神色。


羽墨君心里还有些怒气未消,猛地起身,翅膀一掀幻化出一双人手来,一把揪住了羽沁的双翅。


“还记得之前本君说过什么吗?”羽墨君比羽沁高上不少,面上看不出表情,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她。


羽沁心里一慌,羽墨君对她自称“本君”的时候,证明他是真的怒了。


“记、记得,您说我再敢上前回来就折了我的翅膀……”羽沁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回答,心中满是恐惧。


断翅之痛无异于人族断手。


“那本君现在执行此事你可有怨言?”羽墨君现在的模样十分冷酷无情。


“师父……”羽沁身子一颤,哀求地看着他,但见他眼底的深不可测,又觉得自己活该,该受到惩罚,“没有。”


“前辈,羽沁她也只是担心您。”


言欢看不下去,连忙开口替羽沁求情,却被连源用灵力拉到了他身边。


“人家的家事,你插什么嘴?给我在这好好待着,不要多管闲事。”连源把玩着手里的灵果说道,因为不能吃,所以只能玩了。


“可是羽沁她……”言欢皱着眉头,难道真的要看着羽沁被他师父折了翅膀而自己在一边无动于衷吗?


连源见她这一副不开窍的样子,当真是啼笑皆非,只得传音入她耳中解释道:“羽沁不会有事的,羽墨君也就吓唬吓唬她,让她长长记性,这丫头是他亲手带大的,他哪舍得真的动她?你想想言笙可有打断过你的腿?”


言欢懵懂地点头,师父好像是没有怎么严厉惩罚过她,可是他打过自己手板!她记仇了的!哼!


羽墨君松开了钳制着羽沁的手,曲起手指用骨节敲着她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咬牙切齿道:“现在倒是听话了,先前怎么就不听命令非要凑过来,拿自己小命开玩笑很好玩吗?还是说害你师父被天道锁着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很好看?看看人家言欢,知道情况不妙就停在外围没过来,你怎么就不能为自己考虑考虑?”


言欢听到羽墨君提到她,猛一抬头,发现重点并不在自己,又很自觉地闭上嘴,懒洋洋地往云鬼肩上一靠。


没办法啊,这里除了床就剩吊篮藤椅了,根本没地坐,又不好意思坐人家床上,只能靠着云鬼了。


羽沁被他敲得脑瓜子嗡嗡的,也不敢说话,师父这么关心她也让她心里暖暖的,直到羽墨君停手她才开口道:“师父,您别气了,徒儿知道错了。”


羽墨君冷哼一声,人手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人族没有羽毛的手臂真丑!


“既然如此,还不滚去静室思过,没我的命令不许出来,回头再收拾你!”


“是,徒儿这就去,就不在这碍您的眼了!”羽沁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如获大赦般地小跑着走了。


羽墨君无奈扶额,这破孩子,一天天的净不让他省心,可谁让她是自己救下后亲手抚养长大的呢?


“让源哥见笑了。”羽墨君又坐回了床上。


连源摆手,看样子心情不错:“没什么,咱们家的也没好到哪去,当初言笙为她也没少操心。”


言欢翻了个白眼看向一边,也不打算争辩,有些事实是辨不过的。


“不过你怎会到我羽族来呢?听源哥说你被大量的妖王工作缠身,应该是没空到这里来的才是。”羽墨君问道。


言欢连忙将之前收到的消息解释了一遍:“许多族群传信说您的地盘这边有惊人的灵力波动扩散,许多小妖因此昏迷,所以请我前来查看。”


说到此事,言欢又想起了既然情况已经清楚明了,该回去顺便给大家一个解释,可是一想到回去又要面对那些工作就头秃,不想回去。


“师叔,您什么时候回去啊?您要不回去,我在这陪您两日可以不?”她不想回去,所以能在这赖上几天也好的。


连源笑笑,并不回答。


羽墨君也看出了言欢的心思,淡淡道:“源哥自然是想在这里待多久都可以。过几日是我羽族百年一次的丰收盛典,妖王小姐要是不嫌弃,可留下来观看。”


言欢顿时两眼放光,忙不迭地点头:“好啊好啊!那晚辈就在您这叨扰几日。”


“怎么会嫌弃?你可是整个妖界的妖王,妖王小姐赏脸观看盛典是我羽族的福分。”羽墨君面带笑意说着,觉得言欢和自家蠢徒羽沁还挺像的。


言欢被他说得面红耳赤,自己这个位置本就不是凭实力当上的,现在也不想好好工作,想着法地偷懒,当甩手掌柜,可一点都不是个称职的妖王。


她借口传消息回族内,羞愧地掩面溜了,云鬼一个人也不敢待在两个大佬中间,追着言欢一起出去了。


“源哥,你家崽子还挺有趣的。”羽墨君看着言欢离开,直到看不见后才对着连源说道。


连源这一会儿已经掏出了手机,开了把游戏,羽墨君和他同为永生,有些秘密他也是知道的,不需要避讳。


“我倒觉得有些无趣,比起言笙上一个叛逆的徒弟差远了,那个居然敢背叛永生真的是很好玩,这孩子在我看来太懦弱了。”连源在游戏中厮杀着,头也不抬地回道,“不过有时候,我也挺羡慕你们的。”


“是吗?我倒挺喜欢她的,至少她给我灵石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虽然他也不缺钱,可是他就是喜欢以各种方式坑钱。


“呵,人傻钱多,坑她的还不都是言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