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这个同桌有毒 > 第三十二章 迟来的军训

第三十二章 迟来的军训

作者:勾栏瓦肆 返回目录

小长假结束,所有学子都纷纷入校。


“岑溪!听说学校安排要去部队军训,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你听谁说的?”


岑溪停下了手上铺床的动作坐到床边满是疑惑的看着书台边坐着的秦安蓝。


“教练那里听到的,教练还在考虑要不要也送我们一起去军训。”


“哦!不过在哪里都是一样训练,我倒觉得无所谓。”


话落岑溪毫不在意的继续铺起了床。


不想坐在书桌旁的秦安蓝起身缓缓走到了她的床边。


“这你就错了,完全不一样的好吧!军训可是有很多帅哥看,这里能看个毛啊!”


说到帅哥秦安蓝两眼都在冒着金光,岑溪却是无奈的笑了笑,“那你就祈祷教练能安排我们一起去军训吧!”


其实她也很想去军训,理由也挺俗也是看帅哥,只是她没有秦安蓝那般直言不讳,也只能偷摸在心里想想而已。


“唉呀!听天由命啰!”说着秦安蓝认命的又坐回了书桌旁看起来了她新入手的小说书。


一个小时后。


教练突然将所有人聚集在了小院。


正当所有人都在担心疑惑,怕谁带的零食什么的被教练给发现了要集体搜查。


这不大家刚放完假回来,难免没有几个偷摸着带了零食来的,要是真搜出来,那他们所有人都躲不过被罚的命运。


“经学校决定,你们也要去部队参加军训。”


正当所有人都为之捏了一把冷汗,却听到教练说他们也要去参加军训。


顿时所有人悬起的心便放下,甚至还都激动起来,全然将还现在列队前的教练忘记,不停的交头接耳。


像以前出现这样的情况教练都会直接生气怒吼制止,可是今天的教练似乎有些异常。


此刻教练并没有生气,甚至嘴角一直露着狡黠的笑。


只见他抱着手臂在列队前来回踱步了片刻,待将所有人都吓得不出声的时候,他才缓缓开了口。


“看来你们很想去军训啊?”


教练的话一出,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也都只是四下偷瞄看着其他人的反应。


见没人敢说话,教练只得又在列队前踱步道:“基于你们的特殊性,学校决定由咱们特长班独立一班军训,还特意给你们请的资历高的教官。”


独立军训?还请的资历高的教官?就这两条‘夺命’信息就已经告诉在场所有人,这次军训不丢半条命也得脱成皮。


次日


学校将所有需要军训的同学都安排到了车上,他们特长班也就单独坐在一辆大巴。


特长班的人并不多,整个大巴便空出很多位置,碍于不浪费资源的美好品德,学校便安排了那些班级大巴坐不下的同学上了这辆大巴。


然而这一切岑溪却并不知道,因为她有晕车这毛病,一上车她便会用耳机塞住耳朵蒙头睡觉。


可她这刚还有点要睡着的意思便被秦安蓝推醒。


“岑溪,你看是谁要上我们这辆大巴?!”


“我这都要睡着了,你推我干嘛啊?!”


然而此刻满脑子都是怕晕车的某人,连眼睛都没睁开愤懑的回了一句,随即压了压头上的帽子继续睡起了觉。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睡的时间太久,岑溪蓦然醒来便没了睡意。


无奈她只得撑起身子,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帽子,又直了直有些酸痛的腰背,才小声询问旁边的人。


“安蓝!要到了吗?”


“应该快了吧!”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个男生的声音,岑溪骤然转过头,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男生坐在自己旁边,此刻他的脸正被头上的白色鸭舌帽挡着脸。


即便这样岑溪还是看出了他是谁,因为身材高挑纤弱的男生放眼整个高一年级也就只有黄一鸣了。


她小心翼翼地起身四下寻找秦安蓝的身影,却看到人不知何时坐到了最后一排。


看着大巴上所有人都在闭目休息,自己这又坐在第一排,扯着嗓子去喊人会吵到整个车上的人。


本想着直接去找最后面的秦安蓝吧!却被一双长腿挡住了去路。


正当她纠结怎么办的时候,坐在旁边黄一鸣伸手拿下了脸上的帽子微微笑着道:


“我也晕车,刚才就同秦安蓝换了一下位置。”


“哦!这样啊!”说着岑溪缓缓坐到了位置上。


本以为两人就此便没有了话题,不想黄一鸣很快便又找到新的话题。


“对了,前些天给你列出的几道物理公式会背了没?”


岑溪尴尬的将头转向车窗外,想到前两天回家前黄一鸣给她列出的几个物理公式让她回去背。


当时她还信誓旦旦一定会背下来,可是一回家便想着去追剧,将这事忘得是一干二净,别说背她连看都没看一眼。


“你是不是连看都没看?”


本来还想着找点啥借口糊弄糊弄什么的,不想黄一鸣却直接问她是不是没看,岑溪只得看着他尴尬的笑了笑。


“你好同学!我叫钱晶,跟岑溪一样是特长班的。”


正当气氛极度尴尬之时,甚至她都打算认命的等着黄一鸣的训导。


没想到坐在廊道对面同排的钱晶却来搭讪黄一鸣,引开了他不满的目光。


岑溪这才蓦然松下一口气,实话这是她第一次觉得钱晶做了一件好事。


“钱晶?!有事吗?”黄一鸣略加思索的念叨,随即眉头骤然微微皱了一下。


“听岑溪说你的成绩很好,以后有不懂的问题我可以问你吗?”


钱晶的话让坐在一旁听耳根的岑溪蓦然露出一个嫌弃的眼神。


她何时跟她说过黄一鸣成绩好了?还有那故作娇羞的声音是什么鬼?


“我是降级生,成绩还没岑溪好!”


黄一鸣的成绩好岑溪是见识过的,但他为什么要说自己成绩很差,这就让她很是匪夷所思。


但在看到他说出那些话时脸上的嫌弃时,岑溪心里只有三个字‘做的好’。


本以为这样钱晶会生气的不再与他交谈,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她仿佛并不在意黄一鸣嫌弃的神情,继续同他搭讪。


“我的成绩比岑溪好,我可以帮你学习!”


这回黄一鸣没再做出嫌弃之色,而是提高了起兴致一般,转头看向钱晶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很是期待的笑:“真的?”


只见钱晶随即也露出一个娇羞的模样点点头:“嗯!真的。”


然而看到这一切的岑溪差点没给吐了,最后索性就不再去看,将耳机塞到耳朵里看向了车窗外。


mp3里欢愉的音乐本该是让人清朗欢快,然而她听着却莫名的有些烦躁。


终于到了军训的部队,下车的那一刻岑溪被眼前的宽阔所震撼到。


不光她觉得震撼,所有从车上下来的同学都毫不吝啬的发出惊叹的声音。


“哇!…”


这里的一切摆设都是那么简单,严谨,让走到这里的人都会肃然起敬。


宽敞的训练场比学校的操场还要大上两倍,就算军训的几百名同学站在操场,也才占据训练场的四分之一。


每个班级都分配到了带领他们军训的教官,开始安排住宿问题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