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竹马青梅长相随 > 第七十九章 我带你回家

第七十九章 我带你回家

作者:梦里等花开 返回目录

陈文竹这一留心,倒发现另几个妇人总有意无意地看郑大娘子的腰身,难道她也怀孕了?陈文竹不敢再想。


四月七日,众人起得很早,吃完早饭后,大家默默坐在房中,没人想要说话,偶尔短暂的一两句说完,又陷入了沉默。该说的早都说完了,如今只需要等待就好。


终于到了辰时,大家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纷纷起身拿起自己的行李,互相别过。陈文竹抱着行李走出院门一段后,回转身看了一眼,孙管事正站在院门处凝视着自己这个方向,她微微屈身行了一礼,也不知他看见了没有,自己表达了心意就好。


她快步往外走,穿过织坊大门,前方站了十来个人,有老有少。一眼便看见站在最边上高高瘦瘦的身影,泪水瞬间盈满眼眶,她如归巢的小鸟一样往前飞奔。高子青迎上来一把将她紧紧抱住,恨不得将她嵌入到自己的胸膛。


直到觉得自己无法呼吸,陈文竹才推开他。高子青看着她的眼泪心疼地说:“可是想我了?”她哭着摇头,又点点头。怎么能不想呢?这一年心心念念的就是他,开心时想,伤心时更想他。


高子青接过她手里的包裹,用衣袖擦干她的眼泪,柔声说:“咱们回家。”


陈文竹又点点头,泪眼中见到四周众人都在拥抱欢庆。此刻,这一年才算彻底熬过去了。


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中,陈文竹四外看看,房屋显然是刚打扫的,洁净整齐,笑着点点头。高子青自豪地说:“干净吧?都是我干的。”


“嗯,有功。”陈文竹笑着摸一下他的脸。


进了卧房,唯一的改变就是当日的小床换成了一张大木床。高子青在旁边说:“大哥他们走后,我找人将用过的床板改成的,被褥也是重新弹了铺上。”


“挺好的。”


看着连桌上的瓷娃娃都一尘不染。她满意地打开包裹,拿出新衣服拉过高子青比比,还不错,高子青乐得咧着嘴合不拢。


“快穿上试试。”陈文竹说。


待高子青脱了上衣,陈文竹看着他不满地说:“怎么还这么瘦?”


“不瘦,我只是吃不胖。”高子青边说边穿上新衣,“真是巧手娘子,你看,我是不是英俊了很多?”


陈文竹白了他一眼,“再俊也是有娘子的人啦。”


“那娘子你可要看紧我,免得我被人拐跑了。”高子青说完将头往陈文竹怀里拱。


“你敢。”陈文竹笑着推开他,“我先收拾衣服。”


床上摊着陈文竹带回来的衣物。转身拉开衣柜门,陈文竹满脸吃惊地看着塞满柜子的衣物,因为没了阻挡滑落了一地。


高子青赶忙上前抱起地上的衣物,陪笑说:“我明明装好的。”


陈文竹笑着拧住他耳朵,“你分明是没有叠就塞进去的。”


高子青将手中衣物扔到床上,伸出双手抱住陈文竹,“娘子这么聪明?仿佛亲眼瞧着我干的。”


陈文竹掐他的脸:“你只收拾表面就想蒙混过关。”


高子青笑着抓住她的手,“娘子英明,我再不敢了。”


陈文竹挣脱开他,佯装打他一下,转头开始重新整理,嘴里训着,“先攒着,以后收拾你。”


“你看,我都是洗得干干净净才放进去的。”高子青凑过去帮着一起叠。


陈文竹娇嗔地看他一眼,回家真好,有他添乱也好。


笑闹过后,陈文竹将衣柜重新整理,里面还剩一套被褥,是留着预备来人时用的,抽出来先放到一旁。


陈文竹手里忙活着问高子青,“我哥他们还在成都吧?食店生意如何?”


“都好着,你歇两天我再慢慢给你讲。”


“好着就行。”陈文竹说,“我们这一年,在里面出了件大事。”


“什么事?你没事吧?”高子青紧张地问。


“我没事。”陈文竹冲他安慰地笑了笑,“我们往外带的信件和东西都要检查,我就没敢给你写。”


“你第一封信我就猜到了。”高子青笃定道。


“噫,怎么猜出来的?”


“那还不好猜,信里连一句想我都不敢明说。”


陈文竹笑着羞他:“你可以去做坊丁了。”(专门在民间侦查的人员)


“我本来就是啊,那是我的隐藏身份。”


“没个正经。”陈文竹用衣服抽他一下说,“和你说两句就不知拐到哪去了。”


“娘子请说,小的不敢捣乱了。”高子青笑着双手作揖。


陈文竹笑过后,这才将织坊院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高子青,包括孙管事对自己说的话。


“我全部告诉你,是不想有一天谣言传到你耳朵里,你却毫不知情。”陈文竹郑重地问,“你信我吗?”


高子青抬手将陈文竹散落下来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傻瓜,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自然知道,你说不说我都相信你。”


“我开始确实将孙管事视为朋友,就像咱们小的时候,在成都城外,兰羚、楚彬、你和我。可我忘了,我们已经长大,不再是小孩子,在别人眼中早有了男女之别。”陈文竹沮丧地说。


“我知道。”高子青轻轻抱她入怀说,“说起来我很感激他,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有人能帮你,我很高兴。”


午间的饭高子青非要亲自动手做,菜是昨天下午他回来时买好的。陈文竹笑着陪他在灶房,看他手忙脚乱地忙着,边埋怨陈文竹:“我会做,都是因为你盯着我,我紧张。”


“那我走了?”陈文竹说。


“别,你走了我更紧张。”


“那你怎样才不紧张。”陈文竹问。


“你亲我一下就行。”高子青笑着凑过脸来。


“要是不好吃我就咬你。”陈文竹说完飞快地吻了他一下。


“我做的肯定好吃。万一不好吃,那肯定是因为你亲的时间太短。”


实际上菜做得并不好,一个火大糊了,一个盐多咸了,还有一个汤不咸不淡就是忘了放油了。陈文竹吃得很香,高子青心中想着以后定要多加练习。


收拾时不让她沾手,却要她陪着。陈文竹也愿眼里时时刻刻都是他,一直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