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魏狮x沈小石《四》

魏狮x沈小石《四》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沈小石单方面与魏狮断绝了联系,他脾气倔强,眼里容不得沙,魏狮拿他毫无办法。此后半个月,两人都没再见面。魏狮几次想要找沈小石谈谈,也都被他掐断电话。


沈小石一边忙着官司的事,一边还要分心去想魏狮,简直身心俱疲,半个月瘦了五斤,腰越发细了。


他本来请了一个月假,后来只过了半个月就忍不住回去上班。


家里太安静,一看见那床那被子,很容易让他想起那个荒唐的夜晚。


而除了那个夜晚,沈小石也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想起许多与魏狮的过往。


可沈小石不行,说他年纪小热血也好,性格冲动也罢,别人惹到他,他心里的火不会消失,只会越积越多,直到最后彻底爆发。


记得有一次,起因是有个新来的犯人将餐盘“不小心”翻在了魏狮的头上。菜叶汤汁糊了魏狮满脸,不少顺着他手臂滴下,也糊了观音满脸。


那个犯人毫不走心地说着不好意思,眼里却都是讥笑。


在里面时,总有些不长眼的新人试图通过武力树立自己的威望。就像年轻鲁莽的雄狮,乍见一支新狮群,看准了统领狮群的狮王性格沉稳,并不好战,就以为对方好欺负了,想取而代之。


他们以为赢得了魏狮,就能赢得其他犯人的认同与追随。做他们的春秋大梦,也不撒泡尿照照,他们也配?


只是言语的挑衅,魏狮并不会轻易上钩,向来很能忍。他虽然长了张好斗的脸,却不是好斗的人,也不愿意用武力解决问题。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他要树立威信,让别人知道他不是好惹的,沈小石这个小刺头,实在是很好的选择。


狱警随时都会过来,要是引起骚乱,注定又是一场禁闭。


对面的陆枫也站起身,暗自冲沈小石摇了摇头,要他别冲动。


魏狮用手指抹掉眼前的汤汁,抬头冲对方笑着说没事,让他下次小心。


沈小石打死不信对方这么巧,平地也能被绊倒,一下摔了筷子,蹭地站起身,眼里泛起凶光。


那人人高马大,足足高沈小石半个头,见他如此,根本不怕,冷笑道:“干什么,想打架啊?好啊,来,奉陪到底。”


魏狮面无表情,掀起囚服下摆脱去外套,又用干净的衣服反面抹去头脸污渍。脸上一直很平静,并不见怒容。


犯人们都在看,看好戏,看热闹,看这只无冕的狮王,能不能招架住外来人的挑衅。


可不想,狮王还没什么反应,身边的小狮子却一跃而起,凶猛无比的抡起餐盘砸在了挑衅者脸上,太阳穴的位置。


沈小石咬紧了一口白牙,绷着身体,没再动,似乎是打算隐忍。


那人眉眼得意,一掌就要拍在魏狮肩上,又像嫌弃他肩上汤汁,终究没有落下。


“好好吃,吃饱点。”他说,“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吃不上了。”


沈小石正揍得尽兴,眼里都带了光,被魏狮从后头一把紧紧抱住。


“好了好了,没事了,别激动,深呼吸,小石……深呼吸……”


不远处响起刺耳的哨声,以及狱警的呵斥。


“我吃你祖宗!”沈小石怒不可遏,显露自己锋利的爪牙。


他这一下精准打击,将对方直接砸得倒到了地方,意识出现了短暂的断层。


他甩着脑袋,吃力地想从地上爬起。沈小石看他病要他命,上前狠踹几脚,又把人踹趴下了。


沈小石被他的双臂紧紧禁锢,结识有力,很有抚慰人心的作用,怒气一点点平复,逐渐安静下来,也由着魏狮拉扯,蹲到了地上。


狱警来问发生了什么,魏狮看了眼地上晕过去的犯人,面不改色扯谎:“他不小心滑倒,摔晕了。”


狱警又问了旁的犯人,大家也都咬定这个说法,于是狱警另叫了几个人,将晕晕乎乎的犯人送去了医务室。


“做什么呢?蹲下,全都蹲下!”


魏狮搂着沈小石不撒手,双唇就贴在他耳边,仍在进行小声安抚。


“嘘,咱们先听话,乖……”


“听话,就是这样……”


“……乖,很好。”


沈小石脑海闪过那晚的只言片语,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往脑袋上涌,眼睛要充血,耳膜也要充血。


沈小石疯起来谁也拦不住,魏狮却能做他的镇静剂。


沈小石谁的帐也不买,却总是很吃魏狮的耳边轻哄那一套。


连那个晚上,魏狮也在哄他。


他手头只有十万,远远不够,这也是他和魏狮闹掰却不敢贸然辞职的主要原因。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很需要钱,不能丢掉这份工作。


所幸魏狮也有自觉,自那天吵过一架,被沈小石警告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他就真的再没出现过。两人王不见王,各守一家当铺,谁也不越雷池。


将来怎么样,沈小石还没想好,他知道这种状态不可能永远维持。但现在最主要是他妈妈的官司,其他也只能先放一放,晚些再想……


他也是鬼迷心窍了,才会对方说什么做什么。


脸颊滚烫,羞耻至极,他一下抬起胳膊挡在眼前,拒绝自己再去想魏狮。


沈小石聘请盛珉鸥作为辩护律师,律师费都是按小时算,就算看在陆枫的面子上打了些折扣,费用仍是不小的数目。


起先陆枫还想瞒,后来实在瞒不住了,说了实话,袋子里是魏狮给沈小石的现金,整整十万块。


“他就是……想和你赔礼道歉。”陆枫道。


无缘无故给他钱什么意思?因为占了他便宜,要用钱来收场?


沈小石从手机游戏里抬起头,透过门玻璃,见外头陆枫一脸为难,不知和谁在说话,心里一动,走了过去。


而他刚走近,魏狮就发现了他,飞快与陆枫说了两句,逃也似地匆匆而去。


沈小石推开门,看了眼陆枫怀里的袋子,问他什么东西。


沈小石面色难看,抓过那袋钱就去追魏狮。


他脚程快,跑了一段,还真给追上了。


“魏狮!”


沈小石并不领情:“道歉?用钱?他以为我是卖的吗?”


陆枫连连否认:“不是不是,我说错了,是我传达有误!这是……他借你的,作为朋友对你的一点小小帮助。”


“谁稀罕。”


他把装钱的袋子一股脑塞进魏狮怀里,垂着眼,并不去看对方表情。


“我不需要你的钱,拿回去。”


魏狮大手按在袋子上,喉间发苦:“因为是同性恋的钱,所以你不想要是吗?”


魏狮听到声音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身后,见果然是沈小石追来了,目光复杂,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已经猜到,沈小石追来是要做什么的。


沈小石气息有些不稳,缓下步伐,两人都站得远远的,就这么对视着,谁也没迈步缩短彼此的距离。


最后还是沈小石深吸一口气,走了上去。


“行,我明白了。”魏狮抱着那袋钱,转身就要走。


“等我妈官司结束,我就辞职。”沈小石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段时间你赶紧找人。”


魏狮闭了闭眼,回头看了伫立原地的沈小石一眼,只说了一个字。


沈小石顿了顿,仍然没有看他,几乎是默认了。


魏狮凝视着他头顶柔软漆黑的头发,以及小半截挺翘的鼻尖,抿了抿干燥的唇,将那些暴躁的、失望的、委屈的情绪牢牢压住,不泄半分。


没有必要,没有必要弄得比现在更难看了。


官司来来回回忙碌数月,宣判时取得了比一开始预想的好得多的结局。


沈小石一个高兴,包了个大包,请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和陆枫他们一起好好吃了顿。


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最轻松的时刻,一不小心喝得有点多,散场时都需要陆枫搀扶才不至于瘫在地上。


“好。”


沈小石以为还了钱,预告了自己的离去,看魏狮一副吃瘪的样子,心里就能痛快点。


可其实并不痛快,不仅不痛快,心情反而更差了。要不是后来陆枫陪他去律师所,帮他交涉免去了这次的律师费,挽回了一点心情,沈小石都不知道自己要郁闷多久。


四周幽暗寂静,在这种酒吧林立的街区,这样一座不被打扰的小花园,实在很适合食色男女寻求刺激,打炮幽会。


沈小石自然知道这周边也有很多gay吧,但他没想到魏狮会来。


可一想到对方是同性恋又不是和尚,没结婚没恋爱,来找人约也很正常,心里憋屈之余,更气了。


沈小石一边歪歪斜斜地走路,一边与陆枫分享着此刻激动欢喜的心情,突然眼尾一瞥,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被另一个颀长人影拉扯着进了街边小花园。


沈小石醉归醉,却绝不会认错那是魏狮。


他眯了眯眼,一言不发就往那头直直走去,陆枫稀里糊涂跟着他走还以为他是要吐,沈小石却站在一丛景观植被前望着另一头不动了。


其实沈小石也是误会魏狮了,他许久不进gay吧,忙生意都来不及,也怕被熟人认出来。今晚会来这条街,也是这段日子心情实在太过郁闷,想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放松放松。


他知道沈小石妈妈的官司已经结束,也就是说,沈小石差不多快要和他说再见了。


“小没良心……”他喝着酒,觉得有些醉了,掏出钱夹买单,准备离开。


这人怎么这么淫荡,这才多久就又找男人,不做会死啊!


还来这种小树林,连找酒店都来不及吗?


沈小石混沌的大脑,逐渐被不知名的愤怒充满。


对方锲而不舍,再次挡在他面前。


“魏狮,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男人五官深邃浓丽,英俊逼人,一把握住魏狮胳膊,死活不让他走。


这个男人曾经很得魏狮的欢心,两人合伙开了按摩店,经营得风生水起。无论是事业上还是感情上,魏狮都以为自己找到了最好的那个。


这时,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身影横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魏狮抬头一看,认出对方时,脑仁都刺痛了下。


他错开视线,换了个方向,往边上走去。


“找我做什么?再坑我一次?”魏狮甩开手,擦着邵洋离去。


邵洋犹不死心,追在他后头出了酒吧。


魏狮实在忍无可忍,也想找个没人的地儿狠狠教训一下邵洋,就任他拉扯着自己进了小树林。


想不到最信任的,也是伤他最深的。邵洋背叛了他,外面找了情妇不说,还联手将他送进了监狱,侵吞了他的心血。


前阵子无意中魏狮再次遇见邵洋,本想继续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对方却缠上了他,言语里都是要和他重温旧梦的意思。


魏狮见到他这张脸,ptsd都要出来了,怎么可能再和他有瓜葛?能躲就躲,该放的狠话也都放了,结果对方根本不在意,还追到了这里。


他也恨过魏狮,想要他牢底坐穿,想他悔不当初,想他永远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可时间一年年过去,他身边男男女女换了又换,每个都很不错,又每个都差点意思。


到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这些人都不如魏狮。床上不如魏狮能满足他,床下也不如魏狮能赚钱。


一进到里边,魏狮就想甩手,奈何对方跟块牛皮糖似的,怎么也甩不掉。


“你放开我!”魏狮嫌恶地蹙眉,“我跟你已经没关系了,你别缠着我,挨揍挨得还不够是不是?”


邵洋也怕被揍,当年魏狮揍得着实是狠,他肋骨断了两根,手脚也有不同程度的骨裂,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才能下地。但他并不松手:“你别这样,当年真不是我报的警,你相信我……”


甚至连他们不寻常的关系,也只字未提。


就这样,邵洋仍然希望魏狮能忘记过去,与他从头开始。也不知是说他幼稚天真,还是异想天开。


他容貌出色,感情上从未有败绩,便以为人人看在他长相的份上,都会优待他一分。


所以他后悔了,他后悔和魏狮分手,也后悔当初闹得那样难看,连一点余地都不留。


“我知道,不是你,是你那个外头养的小情妇嘛。”魏狮挥开他的手,骂的很难听,“操你妈的渣男配贱女,我这辈子遇上你是我最大的过错,我求你别再祸害我了,有多远滚多远。别跟这我演琼瑶剧,装旧情难忘,老子不想看到你!”


当年的确是那个小情妇多事报了警,但事后警察来取证的时候,邵洋也没有为魏狮说过话。


但他不知道,过去魏狮纵容他,是因为喜欢他,如今不喜欢了,自然不需要忍让他。


“我不,我就是要祸害你,我知道你没忘记我。”


邵洋踮起脚尖,凑上去就要强吻,魏狮握紧拳头,已经蓄势待发,只差一拳下去打歪对方的鼻梁。


远处这时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奔跑声,由远及近。魏狮一惊,抬眼望去,只看到一抹矫健身影自花坛另一头疾跑而来,仗着花坛与地面一米高的距离差,抬起一脚飞踹,把邵洋一下踹倒在地。


魏狮就觉得眼前掀起了一道风,然后沈小石就降临到了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