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70章 大白鲨

第70章 大白鲨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萧蒙惹了这么大的祸,虽然萧随光极力与他撇清关系,但他身上仍然留着萧家的血,他获重罪,对美腾如今处境毫无益处,萧随光终究没忍心对他弃之不理。


盛珉鸥自立门户前,美腾在清湾有别的合作律所,后来合约到期,萧随光打算改签盛珉鸥,便没有再续约,不想合同都走得差不多了,就出了萧蒙这档子事。两家闹掰,萧随光只得又找回之前那家律所,并且承诺若是能打赢萧蒙的官司减轻影响,就会与对方签订十年长约。


“不是说不一定给得出钱吗?”去法院的路上,吴伊一路与我科普着目前形势,盛珉鸥则安静地在一旁用手机处理公务。


我点点头:“所以陈顺来比我哥厉害。”


吴伊又是一顿,声音更轻:“他是教科书级别的人物……”


既然是教科书级别的人物,旁听他的辩护自然受益良多,吴伊与我们在庭外分道扬镳。我与盛珉鸥前往候庭室等候传唤,他则进到法庭旁听案件。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泰律所利益至上,有钱什么案子都能接,估计是给了预付款的。”吴伊转过一个绿灯,将车驶进法院大门,“金泰的陈顺来,野兽中的豺狼,鲨鱼中的大白鲨,你可要当心点。”


“很厉害吗?”我瞥了眼专心发邮件的盛珉鸥,故意道,“比我哥还厉害?”


吴伊瞬间卡壳:“呃……律师这个职业不能比较的,又没有等级划分是不是?老师才成为庭审律师没多久,知名度上和打过的官司数量上肯定有所差距的,这很正常。”


候庭室里的椅子一排排连在一起,有点像公园的长椅,我在易大壮身边坐下,靠在椅背上升了个懒腰。


“我说呢,怎么觉得你最近憔悴了,原来是头发少的缘故。”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易大壮一惊,赶忙掏出手机打量自己,不停拨弄刘海。


候庭室里,易大壮早已入座,怀里抱着台电脑打两个字拧眉思索一阵,再打两个字。


“做什么呢?”我踢了踢他的脚。


易大壮猛然回神,合上电脑与我们打招呼:“枫哥,盛律师,你们来啦。没什么,就是写稿子呢,憋半天才憋出五百个字,愁得我头秃。”


易大壮在那臭美,我向前趴到他椅背上,歪着头在他耳边小声道:“哥,你是不是第一次坐这边?紧张吗?”


盛珉鸥回完最后一封邮件,收起手机,环着双臂往后一靠。


“该紧张的不是我。”


“真头发少了?”


我暗自发笑,也不回他。


兴许不想挤一起,盛珉鸥没与我们坐一排,选择坐到了我的前面。


门再次被关上后,我凑到跟前贴耳过去,想听听外面的动静,却只能听到含糊成一团的声音。


“听到了吗?”身后盛珉鸥问。


我悻悻


他意味深长地说完这句话,法庭方向传来要求全体起立的人声,庭审开始了。


通往法庭的厚重木门上,悬挂着一只圆形挂钟,当庭审进行到二十分钟时,法警拉开木门,告知法官传唤易大壮上庭。


易大壮颇为紧张地站起身,整了整衣襟,从那扇门里走了出去。


我仔细想了想,吃不准他要的答案,只能老实摇头。


“不知道。”


“区别在于上庭律师把法庭当做舞台,把证人当做道具,把自己当做主角,把陪审团当做观众。你要演得动情,才能使观众相信你说得句句属实。”


回头,坐到他边上:“没有,什么都听不到。”


盛珉鸥直视着通往法庭的那扇门,好像视线能穿透实木门板,看到之后的一切。


“知道上庭律师与不上庭的律师有什么区别吗?”


“你猜?”


他这种不知是挑衅还是挑逗的行为,实在很容易勾起男人心中的火焰。


我缓缓靠近他,目标明确,直奔他弧度美好的双唇。


怪不得他演技了得,总是能把我骗得团团转,原来是职业优势。


“好的上庭律师,各个都是影帝级的演技……是吗?”


盛珉鸥似乎听出我的言外之意,眼珠斜睨过来,唇角略微勾起。


又过了二十分钟,易大壮被法警送了回来,神情恍惚,面有菜色,仿佛经历了场惨无人道的严格审讯。


见他如此,我心中警铃大作。这陈顺来真这么厉害,都把人问傻了?


“陆先生,请跟我来。”法警客气地请我上庭。


“这里有监控。”盛珉鸥没有避让,也没有迎合,眼皮微微上抬,注视我后方某个位置。


“那我……亲快点?”说着我一手撑住椅背,倾身印上他的唇角。


本来没想深入,贴上去小心地舔了舔他的唇缝,尝到点甜头我就想撤离,结果才退开他又追过来,直接攻城略地,与我唇齿交缠,丝毫没有介意监控的样子。要不是地点不允许,或许就要发展成什么少儿不宜的运动了。


被告席上只坐着萧蒙一位被告,金牙被捕后便认了罪,他十分清楚自己不像萧蒙,有大律师替其辩护,经验老到地早早做了辩诉交易,成了指认萧蒙的污点证人。


萧蒙一身西装,面色凝重,靠着他坐的中年男人则神情轻松许多,应该就是他的辩护律师——教科书级的人物陈顺来了。


“教科书”大概四十多岁,蓄着规整又儒雅的络腮胡,鬓角微微花白,身材挺拔,虽然长得和盛珉鸥没有一丁点相似,但给人的感觉却神奇的一致。


我回头看了看盛珉鸥,他抬抬下巴:“去吧。”


此次案件的检察官年纪不大,正是满腹干劲儿,想要做一番成就出来的时候。之前他曾多次约我和盛珉鸥去他办公室询问案件细节,看得出对萧蒙的案子极为重视。


但此时,他坐在控方席上,满面肃穆,额头冒汗,完全没了先前志得意满的模样。他似乎从一名信心满满的猎人,骤然变成了被反扑的可怜猎物。


我点点头,开始回忆起来:“那天我回到家,发现家里


很乱,我以为遭了小偷,正打算报警……”


“当你醒来,你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环境,同时听到了萧蒙与绑匪二人正在进行交谈,是吗?”


都是那种长得仪表堂堂,仿佛毫无威胁,却会在你与他握完手后,转身那瞬间,抡起金属棒子狠狠击打你后脑的狠人。


我在证人席入座,检察官做了几个深呼吸,起身走向我,开始对我的询问。


“陆先生,可以将你十月九日晚发生的一切告诉大家吗?”


陈顺实停在我面前,开口问道:“你说听到三个人谈话,你这时候应该被关在另一个屋子,你怎么能确定绑匪是在和萧蒙萧先生交谈?”


“我认得他的声音,而且他们叫他‘姓萧的’。”


“你与萧先生之前认识吗?”


“是。”


之后年轻的检察官又问了几个问题,结束了询问。他回到自己席位,换上辨方律师进行交叉询问。


当陈顺来站起身缓缓走向我时,我隐隐好似瞧见一条长着满嘴獠牙的大白鲨摆着尾朝我游来,不由也开始紧张起来。


“所以你只凭两面之缘,就听出了萧先生的声音,看来你记忆超群陆先生。”


“谢谢。”我欣然接受他的赞美。


“他们谈了些什么?”陈顺来又接着发问。


“见过两面。”


“加起来满十个小时吗?”


“没有。”


“你被殴打,被胁迫,被开枪射击的时候,除了两位绑匪,我的当事人萧蒙先生并不在场,你也并没有证据表明他知道你所遭遇的这一切,是吗?”


哦,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检察官和易大壮脸色都那么难看了,这人问话的套路实在很深,不比盛珉鸥差多少。


他暗示陪审团我并没有真正见过萧蒙出现在犯罪现场,萧蒙也不知道绑匪对我做了什么。萧蒙或许只是想拿回东西,但他并没有参与绑架事件,也不曾想伤害我。甚至,那个曾经出现在现场,被我听到声音的男人也可能不是萧蒙,毕竟我并没有眼见为实。


“金牙他们把事情搞砸了,萧蒙很生气,指责他们不该绑架我。金牙说他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会诚心作死,让他放心,萧蒙让他们务必把事情干得漂亮干净一点,之后就走了。”


“所以两名绑匪与他们的金主存在矛盾,并不那么齐心,而在你被绑架的一天一夜里,你也根本没有见过他们口中的……‘姓萧的’。”


“……是。”


陈顺来满意地颔首,冲法官道:“我没有什么想问的了,尊敬的法官阁下。”


回到候庭室,我进去,盛珉鸥正好出来,我与他只有短暂的照面。


“是条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白鲨,你要小心。”两人擦身交错时,我轻声在他耳边道。


这还好金牙没死还活着,要是死了,他怕是要把所有一切都推到两个绑匪身上,把自己摘成一朵白莲花。


“陆先生,你记忆这么好,不会这就忘了吧?”见我不答,陈顺来接着又问。


他嘴角含笑,却是笑里藏刀,我与他对视,不甘不愿道:“是,我的确不曾在现场见过他,也没有证据表明他知道我所遭遇的一切。”


回答我的,是盛珉鸥不屑以极的一声轻嗤。


我转头看去,不断合拢的木门后,盛珉鸥信步走向证人席,好似一头嗅着血腥味蹿入鲨池的巨齿鲨,丝毫无惧于与另一条巨鲨展开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