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67章 小尾巴

第67章 小尾巴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盛珉鸥的心跳通过紧密的肢体接触传达过来,恍惚间好似与我的心跳渐渐重合,融为一体。


听了他的话,我简直哭笑不得。我对陪他一起忍受这个世界没有异议,但把劫后余生的动人剖白说得跟胁迫一样,他也是独一份了。


纵然知道他或许没这意思,九成九没这意思,可我还是觉得,刚刚那番话可以直接当成他的求婚宣言。


而我作为被求婚的那位,好像也只有一个答案好给他。


“我愿意。”我握住腰上的手,毫无负担地答应下来绝不死在他前面这件事。


自从我入院,可能两边跑,顾我又要顾律所那边的关系,他脸色就没好过,眼下总有青黑,显得人很疲惫。和我说着话,就这点功夫他都能轻易入睡,真是不知道已经撑了多久。


我坐在他身边,替他拉来被子盖好。他全程无知无觉,睡得很死,连睫毛都不带动一下的。


身后的人半天没有反应,我等了会儿,只听到细细的呼吸,又叫了他两声,均是不见动静。


轻手轻脚挣开他怀抱,回头一看,他闭着眼,微张着唇,竟已酣然入眠。


拆了几个箱子,东西摊了一地,到第四个箱子时,看着周身逐渐堆满的杂物,我猛地回过神——盛珉鸥的房子虽大,但还真没多少能让我放东西的地方。


我停下动作,起身打量整个客厅,乃至整座房屋。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看了他睡颜片刻,我动作轻缓地带上卧室门,开始收拾客厅那堆纸箱。


先把要穿的衣服理出来,还有平时要用的日用品。


不知不觉我就沉迷在网购的海洋里,订下了沙发、茶几、电视柜等等家具。感觉差不多够了,我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三个小时飞逝而过。


揉揉酸痛的脖子,躺倒在长毛地毯上,我长长呼出一口气。


对于两个成年男性来说,储物空间的确是……少了点。


掏出手机,我开始在网上浏览各色家具。我原来那部手机被当做证物回收了,现在用的是盛珉鸥重新给我买的最新款,除了贵没毛病。而且……绑的还是盛珉鸥的卡。


美腾的案子牵扯甚广,影响恶劣。萧蒙身为美腾高层,不顾法纪,妄图通过违法的手段暴力抹消美腾制药的负面新闻,令人发指。他是萧随光的亲侄子,外界难免不做联想,猜测这是不是萧家的一贯手法。


而除了萧蒙这头已然是擦不干净的烂屁股,美腾自身更要面临许多困境。国家药品安全局对他们的调查与问询自不必说,长期服用美腾研制的新型过敏药的患者也在近日联合对他们提起了民事诉讼,赔偿金额高得吓人,要是败诉,美腾或许就要退出历史舞台。


真好,我又有家了。


我虽然同盛珉鸥住到了一起,但这并不意味着盛珉鸥一天到晚都要陪着我。


在我再三保证绝不打小报告后,他才彻底松下一口气。


盛珉鸥失了美腾这个大客户,便要努力从别的地方找补,这些天一直很忙碌,时常到深夜才带着酒气回家,一回来洗了澡就是睡觉。


吴伊之前来看我时曾经提到过,他们本来是要与美腾签合作协议的,已经到了最后的流程,就差盛珉鸥签完字寄过去。我的事一出,两家再没有合作可能,盛珉鸥直接将空白合同还了回去。


“该说还好连你一起绑了吗?不然现在我们就要接美腾的烂摊子了,这种官司既难啃又挨骂,就算给的钱多,但就长远发展来说,美腾现在这个样子,都不知道它明年能不能付得出给律所的咨询费。”说完他自己可能都觉得哪里不对,连忙补上一句,“没有说绑你绑得对的意思,千万别告诉老师!”


我:“不用,我哥给我附近五星级酒店订了餐,每天都有人按时送来,就不劳烦阿姨了。”


魏狮:“人家兄弟间的事,你就不要凑热闹了。盛律师能少他一顿饭吗?”


我知道他累,也不忍心打搅他,实在无聊,只能玩手机,和魏狮他们在聊天群里成天互损为乐。


沈小石:“那你白天吃什么呀?盛律师这么忙能照顾好你吗?不然你搬到我这里来吧,我妈好歹能给你做个粥。”


我:“是,你们不一样。”


沈小石:“??什么啊,你们怎么这样!”


沈小石:“什么话,我和枫哥也是兄弟啊,可亲可亲的呢~是不是枫哥?”


魏狮:“那你和盛律师还是不一样的。”


“这是什么?”他停在我面前,垂眼问道。


“绵羊油,给你涂手用的。”我放下手机,扯过他的手查看。


易大壮:“兄弟们!来看看我这篇写得怎么样!!我今天灵感迸发!感觉又可以了!”


正盯着聊天内容发笑,洗完澡的盛珉鸥手里拿着一罐白绿包装的东西进到卧室。


还想近一步调个情,盛珉鸥却一下抽回手指,让我直接吻在了自己手上。


“我知道这是绵羊油,我看得懂英文。”他将那罐绵羊油丢进我怀里,“你是不是从来没打开过它?”


消毒水威力巨大,这都半个多月了,盛珉鸥指甲边上的那圈皮肤还没完全长好。又因为新长出来的皮肤更薄,透出底下的血色,他其余地方都是苍白透青的色泽,唯独指尖红红的,跟染了胭脂一样。


“疼不疼啊?”我牵起他的手,轻轻吻在食指与中指的关节处。


“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盛珉鸥不再理我,绕到床垫另一边,背对着我躺下,径自睡了。


这又是怎么了?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是,没打开过。怎么了……过期了?”


我拧着眉展开那张带花纹的纸条,发现上面画着一副Q版插画。


一个身穿铠甲高举宝剑的小人大喊着:“我将铲除一切邪恶,保护所有弱小!”


我被他这态度弄得心里直发毛,忐忑地旋开了绵羊油的盒盖。


旋开盖子,它里面还有个防溢的小平盖,凹陷的设计正好可以放下一张折叠的纸条。


画作角落,签了莫秋的名字。


“……”


他脚下踩着一条蚊香眼的恶龙,显然正是他口中的“邪恶”。


另一个满身是伤的小人双手交握着,露出崇拜的眼神,嘴里说着:“你真是我的大英雄!”


“哥,这事真不赖我……”我跟着躺下,挨到他身后,紧紧贴住他,“这是莫秋之前旅游回来的伴手礼,我收到就一直放着,也没打开过,我不知道里面有东西啊。”


我一只手伸到他前面,隔着被子抱住他,额头顶着他的肩膀,不住蹭动着撒娇。


道理我都懂,但到底为什么要在一罐绵羊油里偷塞自己画的插画?!莫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毛病?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吗?


我无语地合上绵羊油,回头望了眼背对着我的盛珉鸥,愁得胃都痛了。


盛珉鸥自然没睡着,但也不准备转过来面对我。


“他喜欢你,我知道。”


“你别生气,我真的和他没什么的。而且他都有男朋友了,还是个服装设计师呢,你不信我给你看他朋友圈……”这次莫秋来探望我,也和我分享了他终于寻得良人脱单的喜讯,对方正是他旅游认识的那个设计师,还说他国外的学校已经申请下来,下个月就要和男朋友一起出国深造。


看他活得这么有干劲,我也替他高兴,但这些真的只是作为同学作为朋友的高兴,不存任何旁的心思,日月可鉴,天地为证,我……我……我冤枉啊!


我正准备再接再厉,和他说清楚,就听盛珉鸥接着道:“该说,他曾经喜欢过你。你是他的英雄,他的骑士,他记忆里那个热心肠的阳光少年。他憧憬你,崇拜你,爱慕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们重逢得太晚,他可能会再次喜欢上你。”


我一愣,从来没想过这种可能。


我抵着盛珉鸥肩膀,他说话时,身体也会跟着微微颤动。


“都说了……”


“可我喜欢你。我憧憬的,崇拜的,爱慕的都是你。”我嗅着他身上清爽的沐浴露气息,脸颊贴在他背上,“没有人能把我从你身边抢走,我的心不会允许。”


他不予置评:“继续。”


不过这都不重要,我并不在乎曾经有谁喜欢过我,我也不在乎这些人还喜不喜欢我。


别人怎样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在乎盛珉鸥,我绝不会爱上别人。


我也搞不清他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另含深意。但他的命令我哪有不遵从的,闻言立马搜肠刮肚,轻咳着拿出充沛的感情朗诵起来:“我喜欢你,就像群星围绕着月亮,就像向日葵仰望着太阳,就像沙漠渴求着雨露。我在人前无坚不摧,唯独在你面前脆弱卑微。就仿佛鲁伯特之泪的两端,你是那条可以叫我粉身碎骨的……小尾巴。”说完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忍不住轻笑起来。


“小尾巴?”他可能也觉得好笑,语气古怪地重复着,没再让我继续,也没再提那罐倒霉绵羊油的事,“倒是比你之前那些老土的情话用心一些。”


啊?


“继续你的甜言蜜语。”


我当然知道他醒着,却也拿他没办法,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起身关了灯,又贴过去抱着他睡去。


没两天,盛珉鸥去了外地开会,为期一周,家里只剩下我一个。


我知道他这是不生气了,暗自在心里大大吁了口气,又为自己鸣不平:“我一直很用心。而且那些话哪里老土了?”


盛珉鸥却不再理我,对我质问充耳不闻,仿佛在一瞬间进入了深眠。


虽说有些寂寞,但正好能用这段时间布置一下房子,想着等他回来就可以收获惊喜。


结果家具没等来,我倒垃圾时在楼下捡到了一只猫。


橘黄色的,瘦骨嶙峋,看花色,和当年被齐阳杀死的那只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