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63章 好似含着朵棉花糖

第63章 好似含着朵棉花糖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拖着我的男人身材高大,胳膊上肌肉鼓起,穿了件紧绷的白背心,胸口到脖子蔓延着黑色藤蔓一般的刺青。他将我重重摔进椅子里,走到身后按住了我的肩。


“问你你再说,不问别瞎开口。”他不轻不重捏着我的肩膀,语气看似平静,实则透着浓浓威胁。


小黑屋外是间二十来平米的屋子,木墙木顶,有一扇窗户,用报纸糊着,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能感觉到周围极静,能听到喧闹的蝉鸣与风吹树叶的簌簌声,其余车鸣人声一概不闻。


屋里不见萧蒙,一个穿着花衬衫,嘴里叼着香烟的中年男人走到我面前,吐着烟圈嗓音粗哑地问道:“密码器在哪儿?”说话间,嘴角隐隐露出一颗金牙。


耳朵嗡鸣,嘴里血味更重,我视线好半会儿才再次聚焦,就听眼前中年人阴测测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颈边猛地被贴上来一样冰冷的事物,我整个人一激灵,心中陡然升起不妙的预感。目光下移,便见自己脖颈命脉被一把黑沉的手枪顶住。


“……什么密码器?”


我装作不懂,原想留一手,不想对方嗤笑一声,咬住烟,扬手便甩了我一巴掌。


中年人沉思片刻,冷笑道:“你倒是脑子转得快,才刚醒没几分钟,连我们接下去要做什么都计划好了。”


我冲他嘿嘿一笑:“我就是这么建议,到底要怎么做还是看两位大哥的。”


萧蒙那孙子到底哪里找来的这两个亡命之徒,竟然连枪都有?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我心下一沉,咽下满嘴血腥,扯着疼痛的嘴角道:“在我哥那里。”中年人脸上露出满意地神情,我又飞快补上,“但他那是高档小区,到处都是监控,保安二十四小时巡逻,你们进不去的。两位不就是要求财吗?没必要把事情搞那么大。我哥还不知道密码器的事,我打个电话给他,让他带着东西到指定地点做交换,你们拿着密码器就去开保险柜,把里面东西毁了后再将我和易大壮放了。大家都满意,皆大欢喜,怎么样?”


紧紧贴着我的金属疙瘩一下撤开,我闭了闭眼,凝住的一口气这才完全从胸腔吐出。


“小弟弟,你乖乖呆着就好,别的不用你操心。”他仰头打量四周,“这儿静得很,不会有别人发现你们的。”


说这些话时,我紧张的从发根里开始出汗,一滴滴落进后领,沿着脊背,宛如蜘蛛的触角,一点点向下攀爬。


中年人夹着烟,盯着我看了一阵,抬抬手指,朝我身后刺青大汉道:“大龙,把家伙收起来。”


他后腰上随意地别着那把枪,整个枪管插进裤子里,我偷偷看了几眼,想看清那到底是不是真枪,却因为距离有点远,实在分辨不清。


金牙将烟蒂往地上一丢,伸脚碾灭:“他敢。”他冷冷说着,给了大龙一个眼神,“把人丢回去。”


一股寒凉窜上心头,对方的眼里杀气腾腾,恶意满满,我看出来了,这是杀人越货,谋财害命的主,绝非善茬。


“金牙哥,我看姓萧的对我们已经很不满了,事情再办不好,我怕他破罐子破摔干脆不把剩下的钱给我们。”绰号大龙的刺青大汉走到中年人面前,插着腰道,“那我们就真的白忙活一场了,还冒这么大险。”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盛珉鸥发现我失踪了,跑到我家找我,看我家一副被打劫的样子,报警处理了。


但我怎么觉得……这希望堪称渺茫呢?


大龙转身揪住我衣襟,将我从椅子上拽起来,随后连拖带拽又给关到了小黑屋里。


手肘撞到地面,我吃痛地闷哼一声,木门缓缓合拢,身上被灯光照到的地方越来越窄,最终眼前恢复一片漆黑。


“他们有枪。”我小声道,“你见过没?”


易大壮道:“见过,他们还打过一枪吓唬我。”


“枫哥,你怎么样?”易大壮在黑暗中着急地问我。


用肩膀抵着地面撑坐起来,双脚配合屁股挪动,最终挪到他身边。


这时,外头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我看了眼门口方向,能从门缝看到门外还有人走动,猜测是一个人去偷密码器,另一个人留着看守我们。


咬了咬牙,我决定不再坐以待毙,让易大壮背过身去,俯身用嘴找到了他手上绳子的位置。


操,是真枪。


我的心一沉再沉,有些怕他们不管不顾拿着枪上门把盛珉鸥给伤了。


我只好直起身,靠在墙上喘息道:“他们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大大咧咧露脸,还爆出了萧蒙这个幕后金主,他们根本没想让我们活着回去,大壮。”


“枫哥,是我连累了你。”易大壮压抑多日的情绪终于爆发,说着说着呜呜哭泣起来,“我该死,我混账!”


金牙他们用自带锁扣的PVC扎带捆绑我们,两手在身后交叠,掌心握着手肘,一共捆了三道,脚上也是脚踝、膝盖、大腿全捆上,轻易难以挣脱。


“不行,咬不断……”我试了试用牙齿去磨扎带,发现根本磨不动,就算一点点靠毅力三根都磨断,怕是天都亮了。


啧,还是随机应变能力不足,被枪顶着就慌了神了。


我懊恼地用后脑勺磕着墙面:“易大壮,我死就死了,你是我朋友,老天既然促成我们这段孽缘,我不怪你。但……”我停顿片刻,语气阴沉道,“但我哥要是出什么事,我死了都能活过来咬死你你信不信?”


耳边尽是他比鬼叫还难听的哭声,我没什么心情安慰他,满脑子都在想盛珉鸥和那个密码器。


我有些后悔说了实话,应该再拖延一下的,他们找不到密码器一天,便会留着我们一天,这样也给旁人察觉我们失踪报警提供了充足时间。纵然要遭受一点毒打折磨,但也有很大活命机会。不像如今,只能煎熬地等待消息,等待着悬在脖子上的屠刀什么时候骤然落下。


可能到了中午左右,屋外再次响起汽车引擎声,昨晚离开的那辆车又回来了。


我与易大壮对视一眼,蠕动着靠向两间屋子共用的那面墙,将耳朵贴了上去。


易大壮身体明显地抖了抖,忙不迭道:“信,我信!”


时间也不知过去多久,直到小黑屋渐渐被光线填满,变得明亮起来,我才发现不远处的一面墙上也有一扇窗户,同样用报纸糊住,看不到外面,但是阳光能透过报纸透进来一些。


“门什么门,我连小区都没进去,那小子的哥哥也不出门,我等了半天都没见他出小区。”


“那怎么办?他不像那个狗仔,失踪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引人怀疑,我估计再晚点他哥就得报警了。”


门开了又关,金牙的声音带着些烦躁:“他娘的,进不去。”


“摸到门了吗?”大龙问。


“大龙那边确认无误,一个电话打给我,我立马就放了你们。”金牙一副大奸大恶的长相,偏偏露出一脸和善笑意,反差感叫人毛骨悚然。


“好,你把我电话给我。”


金牙沉默稍许,道:“你去把人提出来。”


大龙再次将我提出小黑屋,这次金牙同意了我昨天的提议,让我打电话给盛珉鸥,告诉他有人来取快递,叫他将装着密码器的快递交给假扮成快递员的大龙,如果他问起我在哪儿,就骗他自己在朋友家喝酒喝醉了。


我微微俯身,对着话筒。


电话通了,盛珉鸥如从前无数次一般,没有先开口,那头静悄悄的,不知道的还以为电话出了故障。


我知道他在骗人,却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大龙从口袋里掏出我那台手机,拨通盛珉鸥电话,放在眼前的桌上,开了免提。


“我在……”我看了眼一直注视着我的金牙,按照他的吩咐道,“我在三哥家,昨晚我和他喝多了,就睡在了他家。”


盛珉鸥静了静,过了半晌才与我确认:“你睡在了魏狮家?”


“哥,是我。”


“你在哪里?”


“是。”大龙玩弄着他那把黑宝贝,往我身上瞎比划着,我知道这是他的威胁,言辞更加小心谨慎,“哥,你桌上有个快递盒,下午会有人来取,你到时候给对方就好。”


“易大壮寄给你那个?”


他的声音十分轻柔,好似含着朵棉花糖,但我知道这些只是错觉,没有棉花糖,只有猛烈的暴风雪。


我咽了口唾沫,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自然。


大龙和金牙的视线同时射向我,他们在紧张。


“我……我不知道啊,他寄错给我的,我没打开过。”


“对,易大壮寄给我的。”


“里面是什么?”


金牙脸上同样露出喜色,大手一挥,让大龙再次将我关了起来。


我的提示不知道盛珉鸥能不能领会到,他要是去找魏狮核实,就能知道我根本没在他那儿,这里面必定有问题。


“明白了。”


盛珉鸥挂了电话,大龙兴奋地搓了搓手,对金牙道:“金牙哥,看来这事要成了!”


呸掉口中尘土,我打量着明亮起来的小黑屋,略过鼻青脸肿的易大壮,视线定到地上一块不知名的生锈铁片上。


可能是农具上的,半个巴掌大小,和泥土差不多颜色,掉在地上也没人注意,倒是便宜了我。


手指夹住铁片,我对易大壮道:“我就是等会儿割到你肉,你也得给我忍住了,知道吗?”


易大壮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铁片,最后诚惶诚恐用力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