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61章 善嫉

第61章 善嫉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昨晚发生的事一桩桩实在太刺激,我一晚没怎么睡好,早上又一大早就来找盛珉鸥,严重缺觉下碰上他的床就直接被黏上了般,一觉竟然睡到了下午。


起来点了个外卖,吃完了又接着睡,浑浑噩噩再睁眼,窗外天色已经全暗,看着竟然要七八点了。


仰躺在床垫上,望着黑暗缓了下神,忽然听到外头传来电子门锁的开门声。


我静静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先是车钥匙落到玄关大理石上的磕碰声,再是浴缸注水的水声,最后是缓缓走向卧室的脚步声……


床垫微动,对方在我身侧坐了下来。我不是第一次不听他的话,却还是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光是想他的反应就紧张不已。


结果左等右等,四周一片寂静,身旁人好半天没有动作。


房门打开的一刹那,我闭上双眼,装成熟睡的模样。


脚步声在门外停顿片刻,又接着朝我走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控制好表情,仍然装睡不出声。


拇指轻慢地摩挲着我眼下的皮肤,盛珉鸥的声音幽幽响起。


我等得着急,正想偷偷睁开缝隙看一眼,忽地脸颊被一只冰凉的手掌碰触。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也不知是我体温高一些,还是盛珉鸥体温低一些,有时候他的手总是让我觉得很凉,猛地贴上来,时常冻得我一激灵。


感觉到脖子上的手一点点收紧,我再不能装睡,只好睁开双眼,双手按在他腕上,讨好一笑:“不招人喜欢好啊,我要是太招人喜欢了,哥你不是又要生气?”


昏暗的光线里,盛珉鸥上身只穿着件雪白的衬衫,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露出一截苍白的锁骨。曲起一条长腿侧坐在床垫上垂眸俯视我的样子,像极了正要入睡,却在床上发现大胆小贼的国王陛下。


“你总是不听我的话。”他说着话,手掌慢慢下滑,握住我的脖子,“你知不知道不听话的坏孩子,永远不会招人喜欢?”


我只知道不会哭的孩子永远得不到糖吃。


在想什么?大概是在想……怎么弄死我吧。


我被捏住脸,不是很好开口,索性用行动表明,双手扯过他衣襟,将他整个人扯向自己。


“你还挺会揣摩我的心思。”他俯下身,维持不远不近的距离,“那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嗯?”


我手其实只是虚虚按在他腕上,并没有多用力。他松开我脖子,完全不受桎梏地又去捏我的双颊,还警告意味浓重地左右晃了晃。


这块地方我已眼馋许久,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盛珉鸥初时跟以前一样并不回应,到后来被我缠得狠了,可能也有些恼火,突然转守为攻吻过来,一改我磨磨蹭蹭的吻法,凶悍地好似一只要噬人的野兽。


盛珉鸥一下失去平衡,只好放过我脸颊,一掌撑在床垫上。


我一手按在他后颈,另一手伸进衣领,大力抓揉他结实又紧绷的后背。


我们俩的视线交织着,他脸色如常,呼吸只是比平时稍显急促,与我已经软成一滩的狼狈形成鲜明对比。


“我今天有点累,打算泡个澡。”盛珉鸥站起身,一粒粒解着自己的扣子。


一开始我还能与他周旋,到了后面我实在技不如人败下阵来,就只能老老实实在他身下双眼迷蒙,喘息不止。


这一吻吻得我都要缺氧,但还是舍不得放过任何一次亲密的机会,盛珉鸥这时却咬着我下唇退开身。


将衬衫甩到床垫上,他又去解自己的腰带。


最顶尖的脱衣舞也不过如此了。我想着,不由撑坐起来,呼吸虽然平复了,心跳却又有加快趋势。


我剧烈起伏的胸膛因为他这个动作瞬间凝滞,片刻后才错乱地接上节奏。


他脱去衬衫,露出一身打拳练出来的好皮肉,匀称又充满力量感的肌肉紧密贴合着骨架,腰腹部形成畦田一般的块垒,连最难练的人鱼线,都清晰地从胯部延伸而上,吸引着我的视线停驻。


这种时候别说按摩,他就是让我给他变个魔术,我都咬牙上了。


“按摩就够了吗?其实我也可以用别的东西抵的。”


金属皮带被盛珉鸥解下,一松手掉到地上,实木地板立时发出一声哀鸣。他看也不看转身往门外走去,边走边揉自己的脖颈,以及后背上被我刚刚抓出来的痕迹。


“会按摩就过来,抵你的房费。”


刚才那个吻该也是他口中“多余的事”,但讲道理,他要是真的不想我那么做早就可以挣脱,更别说后面他还回应了我。


“口是心非。”撇撇嘴,我站起身做了几个深呼吸,等反应没那么大了,这才往浴室走去。


他走到门边,半回过头用眼尾瞥了我一眼,眸光也不冷冽,就是无端让人心颤。这细微的颤动一路从心往下,我霍地整张脸都烫起来。


“我说什么你做什么,别净做多余的事。”他目光在我脸上扫了圈,收回视线,抬步继续往前走去。


“这位先生,您想按哪里?”我轻轻走近,半跪在浴缸前的地垫上,开始自己的服务。


盛珉鸥闭着眼,吐出一个字:“头。”


盛珉鸥的浴室非常大,圆形的浴缸嵌在窗边的位置,拉开百叶帘就能俯瞰楼下沿街灯光。浴缸也是能匹配上这个浴室的庞大,三个成人横躺都没问题。


我进去时,盛珉鸥已经躺到里面,背对着我舒展双臂,头向后仰靠着,搁在浴缸边缘,黑发完全打湿,朝后梳理,露出光洁的额头。


按了一会儿,我看他呼吸匀称绵长,以为他是睡着了,凑到他耳边吹着气道:“先生,舒服吗?”


说话时,我故意用唇去碰他耳廓,只是一触即离,并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


“好的,没问题。”


我撸起袖子,指尖轻柔地点上他太阳穴。


浴室内水汽氤氲,气氛暧昧,一个人还没有穿衣服,要是不发生点什么,简直说不过去。


“哥,我技术好吧?”


他脸往另一边偏了偏,缓缓睁开双眼,嗓音含着丝沙哑道:“继续。”


按照他的吩咐,我继续按揉他的太阳穴,在指尖一点点施加力道。


不过后来沈小石加入进来,这活儿就交给他了,他个子虽小,力气倒是比我还大,经常按得魏狮直抽气。


“三哥?” 盛珉鸥忽然出声。


“你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想按,我给你一起按按?”


盛珉鸥不再开口,我偷偷瞄着水下,嘴里不走心地絮叨起来:“三哥背上受过伤,我以前经常给他按背,他说我力道足,按着很舒服。”


“不是故意打的,误会一场误会一场,他人不错的。在里面时,我,他,沈小石,还有之前你见过的那个易大壮,我们一个监室的,关系最好。我出狱后,魏狮帮了我很多,让我管理当铺,让沈小石给我打下手,我们几个一有什么事,他也总是不问缘由的帮忙……”


“所以你很感谢他。”他语调很慢也很轻。


“就是魏狮。”


盛珉鸥似乎回忆了一阵:“哦,上次打人进局子那个。”


“呃……倒也没有特别特别感谢,就是觉得他是个好人。”


我听出他话里有些不对,急着想要寻求补救,给魏狮发出一张好人牌,但好像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那……”我一下刹住嘴,心中警铃大作。


等等,我是不是这种时候不该提第三个男人?


他两段话间突兀地断裂开来,好似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生气”指的是什么,他一用力,将我拉进浴缸。我一头栽倒下去,喝了几大口洗澡水,慌忙浮出水面,又被盛珉鸥扯着衣襟怼到浴缸边沿。


“你帮魏狮按背,替沈小石擦眼泪,还为莫秋色诱罗峥云,朋友做到你这份上,别人怕都不好意思再说自己有朋友。”胳膊骤然被一只湿漉漉的手抓住,我不自觉抖了抖,就像被巨蟒一口咬住血肉,“我今天很累,所以心情也很差。我让你不要做多余的事,可你总是学不乖。”


盛珉鸥回头看向我,眼眸一片黑沉:“是,我会生气。你不知道我会有多生气。”


“闭嘴。”盛珉鸥捏住我下巴,微微抬起,“不准叫我。”


他完全不讲道理,可我又觉得他应该不至于这样不讲道理。


呛咳中,我猛然想起来,昨天我用测谎仪问过他,我和别人有肢体接触,非常亲密那种,他会不会生气。他那时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个“会”字,现在却是更直观的告诉我,他真的会很生气。


“哥……”我想申辩自己没给沈小石擦眼泪。


我回顾了一下今晚与他的对话,检索了圈敏感词,发现“三哥”是个开端。


以前我不敢想,所以许多事总是很难理解。但现在我已经可以尽情的想,盛珉鸥虽然大多感情非常单薄,但嫉妒心却一枝独秀茂盛得很。


“哥。”所以我不怕死的又叫了他一声。


他面目霎时划过一抹狠色,松开我的下巴靠过来,挣扎着停顿片刻,之后便好似放弃了什么一般,按着我的后脑将我牢牢吻住。


“我说了,闭嘴。”他蹙着眉,倾身封住我的嘴,让我再发不出声音。


善嫉的人,只是一个称呼不再独一无二,就可以气到发狂。


之前我被罗峥云下药,他在会所正好捡到我,对我种种,事后一大堆借口,说我是自己贴上去的,又说他正好精神不济,缺一个发泄的。现在想想,不是,都不是,他就是看了我手机里的视频,气得要炸,这才控制不了把我给办了。


“……因为,我叫了别人哥哥?”我趁他稍稍放开我,赶紧问道。


曾几何时,我以为盛珉鸥不食人间烟火,是谪仙入世,不具凡俗情感,但原来他也只是个凡人。


还是个会为了不再是我唯一的“哥哥”而感到恼火的凡人。


那真是,太好了。


我张开双臂,环抱住他的背脊,便好似收起了一张捕鸟的大网,将他彻底围困。


抓到你了,我的鸥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