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55章 我的心肝

第55章 我的心肝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我冷静了好几天,没去找盛珉鸥,甚至还特地把手机里他的名字改成了“不要碰”。


真相的确出人意料,但我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消化这件事。


再者无论盛珉鸥当年要做什么,现在已事过境迁,我一个人生气又有什么用?盛珉鸥就算被我揭穿都不带眨下眼的。


而且准确说来,我不是生气,是恐惧。


我知道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与他来说也没那么特别。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完全可以毫不犹豫丢下一切离开。他对死亡并无敬畏,自然也不会对被留下的人心怀愧疚,更不会去想,没有他的世界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几天后的周六,到了萧随光宴客那天。郑米米让我穿得随意些就好,毕竟是家宴,于是我直接穿着T恤、牛仔裤就去了。她一早在大门外等着我一同入场,还精心给我准备了一支红酒做上门礼物。


我怀抱红酒敲开萧家大门,在管家带领下穿门入户,来到一间紧凑不失温馨的会客室,还没等憋出一句对装修风格的溢美之词,便在室内的皮沙发上看到了坐着的盛珉鸥。


我的笑脸瞬间全都凝固在脸上,转向身旁郑米米,皮笑肉不笑地质问她为什么没告诉我盛珉鸥也会在。


人总是会为了追逐生活中的一丝甜而显出超乎寻常的毅力,盛珉鸥便是我的那丝甜。


有他,再难熬我也能撑下去,在地狱里我也能爬上来,可如果连他也失去了,这世界对我来说便是全然的苦涩,不再那么重要,也不再那么特别。


十分苦的世界,又怎么能让人不害怕呢。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盛珉鸥坐在沙发上,我们进来前似乎正和萧随光闲聊,姿态显得十分随意,支手撑着额,手肘搁在沙发扶手上,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杯盛着球冰的威士忌。听到动静,他目光投向门这边,萧随光说着玩笑话的同时,他轻飘飘扫过我和郑米米,视线落向我们勾在一起的胳膊上。


“年轻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他直直看向我,与我相视一笑,“可以理解。”


我瞬间就把自己的手从郑米米那儿抽了回来,说话都结巴:“让盛、盛先生见笑了。”


郑米米比我还要惊讶,用着只有我俩能听到的声音道:“我不知道啊,姨父也没跟我说有他。”


郑米米此时还挎着我的胳膊,我们俩贴得又近,在旁人看来,简直就像是恋人间的亲密耳语。


“果然是热恋期啊,走个路都要咬耳朵,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恩爱呢。”萧随光招手让我们过去。


郑米米快步坐到他身旁,佯装羞恼道:“好啦姨父,别开我们玩笑了。对了表姐呢,怎么没看到她人?”


“别提她了,昨晚喝的烂醉回来,结果一大早又出去了。”说起自己的独生女儿,萧随光便止不住地叹息。


我默默坐到盛珉鸥身旁,也不敢贴太近了,中间空了大约半臂的距离。之后的谈话过程中,他连瞥都没朝我瞥一眼,从头到尾只接萧随光和郑米米的话,好像拿我当空气。


盛珉鸥没说话,萧随光脸上笑意更浓,顺手补了我一刀。


“哎呦,还害羞了。”


要是这是部武侠片,我现在能吐出一升的血来。


“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间。”盛珉鸥若有似无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我也去下!”


我找准机会连忙跟上,跟着他七拐八绕,到了一间有些偏僻的洗手间,在他之后迅速窜进去,反锁上了门。


我如坐针毡,几次想悄悄靠过去做点小动作,又怕对面两个发现,憋得就差抓耳挠腮。


老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耍我,怎么每次不管同性还是异性,但凡出现点看起来引人遐想实则一清二白的画面总能被盛珉鸥撞到?先是莫秋,再是沈小石,现在又加上一个郑米米!


我颇为煎熬地进行着这场根本没有灵魂的谈话,过了大概半小时,佣人来说开饭了,我们便移到了餐厅。


上次他笑着对我说恭喜当晚,我被领带堵了嘴,差点没死在床上,这次我要信真的没关系我就是个傻子。


“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我的好哥哥,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郑米米那不过是逢场作戏,答应了要扮她最后一次男朋友,我总不能食言。” 我也不嫌肉麻,把自己的情话技能开到最大,“我的心从来都是你一个人的,不信你摸一摸?”


我转到他前面,拉起他的手就要按到自己胸口。


“哥,你听我解释……”先下手为强,我一下从后面抱住他,脸颊紧紧贴着他的后背,撒娇道,“我和郑米米真的没什么,我的心里是你是你还是你。我身上都是你的味道,你闻到了吗?”


自从得了盛珉鸥的香水,我就每天喷一喷,衣柜要喷,床上要喷,身上更要喷。


“和我没关系,松手。” 盛珉鸥站住没再动,声音却冷冰冰的。


还真是来洗手的。


我心中轻叹一声,双手环胸,斜倚着墙壁看他。


“哥,我这几天没去烦你,也没打电话骚扰你,你想我吗?”


盛珉鸥蹙了蹙眉,在指尖碰到我衣襟时猝然抽回胳膊。


“我说了,和我没关系。”


他越过我,走到洗手台前微微俯身,将洗手液涂抹全手,仔细的好似即将要上手术台的医生一般。


他从镜子里看我,唇边勾起抹讽笑,倒是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望着镜中的他,我心中一动,问:“哥,我要是哪天突然死了,你会为我伤心吗?”问完了又觉得自己矫情,硬要去求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我垂下眼,自嘲一笑:“算了,不用回答。”


他打开水阀将手上泡沫尽数冲洗干净,完了拿起一旁湿毛巾擦拭起来。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想我了。”


盛珉鸥擦着我往门口走去,掀起一道微风,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上就出来,别让萧先生久等。”


“好……”我拖长了音,懒洋洋应着他,有气无力出了门。


等我和盛珉鸥再次回到餐厅,发现餐桌上又多了个人,萧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