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44章 你也不是非我不可

第44章 你也不是非我不可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魏狮震惊过后,却又什么也没问我,可能也是觉得问什么都不合适吧。


那之后,沈小石连着几天没来店里上工,打电话给他,也只说是要忙官司的事,这一个月都要请假。语气倒是比那天要生要死的平和许多,没提魏狮,也没透露出任何离职的意愿。


我问他什么时候开庭,他说两周后,我算了算时间,约定到时候去旁听。


他再次谢过我,低低道:“给你添麻烦了枫哥,对不起。”


“说什么胡话,这事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我知道他一个人不容易,又说,“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记得跟我说,我们之间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更新了会员卡信息后,工作人员分配了一名姓周的年轻教练给我,还另给了我一套新手装备,有衣服有裤子,还有两根绑手带。


不同于盛珉鸥绑手带鲜红的颜色,俱乐部分配给学员的非常平平无奇,是常见的白色。


周教练三十出头,个子不高,人却精瘦有力,自称学了十年的拳,一身黑皮肤都是去东南亚学拳时晒的。


沈小石轻轻“嗯”了声,挂了电话。


生意清闲,沈小石又不在,也不能去找盛珉鸥。实在有些无聊,我便找了个时间,晚上去那家清湾最好的搏击俱乐部看了看。


地方十分不错,又敞亮又干净,人不多,但设备齐全。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终于有比我晚的入门啦。”郑米米与我握手,马尾辫因视线的转动一晃一晃的。


“陆枫。”我自我介绍道,“你好。”


“叫师姐吧。”


换好衣服,他拉着我同另一位女学员打了招呼。


“郑米米,比你多上三堂课。”他介绍道。


名叫“郑米米”的女孩儿不知道有没有成年,看起来特别小,扎着个马尾,笑起来有酒窝,青春洋溢得仿佛早上八九点的太阳,正是最娇艳明媚的时候。


我无奈,只有屈服:“行吧,小师姐。”


“耶!”郑米米高兴地原地起跳,叽叽喳喳得像只欢快的小麻雀。


周教练击了击掌,示意我们安静下来,随后开始教我们基础动作。


我一愣:“师姐?”


“对啊,我们这都是这样叫的,按入门先后。”她叉着腰,没被运动背心覆盖的肌肤上全是汗水。


我去看周教练,对方只是对我笑笑,一副“小女孩我也拿她没办法”的样子。


重复着刺拳动作,郑米米突然问:“教练,咱们师兄什么时候来啊?”


“师兄?”周教练调整着我的姿势,蹙眉回复郑米米,“哦,你说盛先生啊?他好像说今天要来的。你别叫他师兄,怪不好意思的,他那么厉害,都不需要我教,我还想拜他为师呢。”


“他终于要来啦?太好了!”郑米米一脸雀跃,脸颊都微微泛红,“以前我们身份不允许我喜欢他,现在不一样了,他单身我也单身,我终于可以大声对他说爱了!”


“这样,手臂举到脑袋两侧,护住你的左右两边,膝盖微微弯起,保持灵活……”


他在前头示范拳法动作,让我和郑米米在后头学,完了再到后头来纠正。


如此半个小时,我身上竟然也开始出起汗。


周教练背对着她,闻言表情微妙,一副强忍下强烈吐槽欲的模样。


“哦,那就是表姐夫。”


也还好,不算特别禁忌的关系。


她还是敢爱敢恨,勇敢追爱的年龄,看着她就好像看着以前的我自己一样,莫名的觉得这小丫头还挺招人喜欢。


我问:“你们以前什么身份?”


郑米米毫不避讳:“他是我表姐未婚夫。虽然我表姐一直说他是怪人,可我就觉得他很酷啊,跟那些追我的同龄男生一点不一样,成熟又有魅力。”


轮到我时,那可是要了我老命了。


“你的筋……怎么这么紧啊?”郑米米按着我肩膀助我下压,咬牙道,“你好硬啊!”


我一口气差点没泄了:“注意你的言辞小师姐……欸我去有点厉害了……停停停,我受不了了……”


问过才知道,郑米米今年刚20岁,之前一直在国外读书,这次知道表姐和表姐夫分手后,特地千里迢迢赶回来挖墙脚。然而目前两人就见过一次面,对方似乎还压根没认出她来。


“单恋这条路不好走啊,任重而道远,小师姐你慢慢走……”


周教练有电话离开片刻,让我和郑米米互相拉拉筋。郑米米以前练过舞,完全不在话下,坐着双腿伸直,指尖能直接碰到脚背。


“啊!我表姐夫来了!”郑米米声音忽地压低,“快看快看,帅不帅,酷不酷?”


我撑起手肘,抬起脑袋往她视线方向看去,一眼看到对方手上鲜艳的红色,接着便是那张又酷又帅的脸。


盛珉鸥熟练地将手带绑在手掌上,拉起拳台护绳矮身钻入,周教练跟在他身后,两只手上皆是戴着手靶。


郑米米整个人压住我:“不行,再来十秒,你这个筋一定要好好开开。”


说完她开始给我倒数,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度过的最慢的十秒,数到五的时候,我觉得仿佛已经过去了一分钟那么多。


终于到“一”,我身上猛地一轻,瞬间直起身大口喘息起来,一下子瘫到地上。


打从心里觉得好笑,我坐起身,目光灼灼盯着他,嘴边笑意久久不消。


盛珉鸥感觉到了我的注视,往我这边看来,一个停顿,眼眸微微眯起。


我知道,我也很惊讶。


千里姻缘一线牵,这都能碰到盛珉鸥。


郑米米说他是表姐的未婚夫,那她不就是萧沫雨的表妹?


我知道清湾不大,没想到能这么小。


盛珉鸥扫了眼她,没有任何回应,朝周教练抬抬下巴,开始自己的训练。


这是我第一次看他打拳,虽然这方面我只能算作小白初学者,但只是从他出拳的速度,踢腿的力量感上,便能明白周教练所言不虚,他真的很厉害。


“哇,他的汗水都闪闪发光,好漂亮哦。”郑米米双手按在胸口,一脸迷醉,“为什么他这么完美!想给他举靶……”


这可不是我要强求,是老天硬是要把我们撮合到一起。


我冲他笑笑,飞了个眼过去。


“啊,他在看我他在看我!”郑米米激动不已,朝盛珉鸥小小挥了挥手,一副粉丝见到偶像明明很兴奋却要假装淡定怕吓到对方的模样。


我站起身道:“行了,我们继续吧。”


结束训练,一身臭汗,最后要去冲澡前,郑米米拉着我,给我演示了遍手带的绑法。


这个小师姐某种意义上虽然也可称为我的“情敌”,但不得不说还是很不错的。


盛珉鸥一脚踢在手靶正中,周教练连连后退,一屁股摔到地上,摔得呲牙咧嘴。


郑米米倒抽一口气:“算了,被他打到一定很痛。”


那可是相当痛啊。


冲完澡,洗去一身疲惫,用浴巾围住下身,我擦着头发往外走去。


打开储藏柜,刚开了一道缝隙,身后猝然探出一只手臂,一把按在门上,将柜门又给关上。


背后隐隐传来压迫感,对方贴得很近,灼烫的温度传递过来,比我刚洗好澡的体温还要高一些。


“不对不对。”她捧着我的手,“要这样绕。你看这样就好了嘛,你试试。”


我照她说的试了试,还挺容易


“谢谢小师姐哈,我先走了,下次见。”我挥着手与她道别,眼角余光瞥到盛珉鸥仍在台上,不知什么时候才走。


小师姐对不住了。


我和他还有个约法三章,不能说话,于是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说好的一个月,你连一个星期都没做到。”他俯低身体,气息轻柔地吹拂我的耳廓。


“你又跟踪我。”


天地良心,谁跟踪他谁是小狗。


哦不对,小师姐应该跟踪他来着,不然不能知道他在这里打拳。


额头抵着柜门,视线注视着下方,当发现自己两条腿都在微微颤抖时,连我自己都在心里唾弃自己。


这样就不行了?陆枫你也太没用了吧!


“就是……非你不可。”我咬了咬牙,说了今晚与他的第一句话。


我无法抑制地打了个哆嗦,往前一脑袋磕在金属柜门上,想通过这种方式冷静冷静,顺便拉开与他的距离。


“男人,女人,你也不是非我不可,何必一直纠缠不放。”按在柜子上的手臂收回,抚过我的发顶,麻痒磨人的触感一路蔓延到脖颈。


很奇怪,明明身上那么热,他的手温度却不高,掐在我后颈,有些凉。以至于我被那冰冷的温度吓了一跳,止不住发出一声卡在喉咙口的,模糊的低吟。


脖子上的手拿开,他更紧密地压上来,将唇贴在我的耳边,好像要说什么。汗水混合着我身上沐浴露的气息,形成致命的荷尔蒙,悸动心灵。可就在这时,更衣室外传来人声,有人要进来了。


他只能退后,一言不发远离我。


我维持一个姿势良久,直到身上热意消退,这才回过头,身后自然已经没有人。


我不知道他哪里看出我男人女人都可以的,这真是冤枉我了,我的确只对他可以。


颈后力道一下加重,我听到他似乎是嗤笑了声,充满不信与嘲弄。


“哦。”


换好衣服,我又在原地等了片刻,盛珉鸥都没再回来。


叹一口气,我怀着些许遗憾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