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40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40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枫哥,我这样穿像不像?”


易大壮由于常年户外蹲点,总是接受太阳公公的洗礼,皮肤黝黑细纹又多,加上他人本就精瘦,乍一看比实际年龄苍老不少。此时一身灰蓝工装,脚上踩着双老旧的运动鞋,整一风吹日晒体力工作者的模样。


我替他拉了拉外套,搂着他肩膀到桌边坐下。


“记住说话再带点口音。”我指了指房间各个角落,以及桌上那盒纸巾道,“一共装了四台针孔摄像机,全方位无死角,我会在卧室里盯着,你大胆展现自己的演技就好。”


轻轻关了房门,大门外也传来了易大壮客气地招呼声:“你好你好,你就是安起的保险员吧,里面请里面请。”


我坐到床尾,盯着墙上电视屏幕,42寸的大屏幕被分成四块画面,每个画面都代表一台针孔摄像机。


年轻保险员与易大壮在桌边坐下,从包里掏出一份厚厚的文件。


易大壮紧张地搓了搓脸:“新的挑战新的开始,我以后做不来狗仔了,说不定可以去做群众演员。”


我拍拍他肩膀:“你可以的。”


门铃声响起,我与易大壮对视一眼,一个往卧室快步而去,一个嘴里喊着“来了来了”往门口走去。


保险员没想到一单生意这么容易谈成,眼里满是喜色,忙掏出签字笔道:“那是那是,我们公司怎么也是行业前十,品质有保障的,您就放心吧。这里要填一下您还有车辆的信息,麻烦把身份证还有驾驶证给我……”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易大壮站起身摸了摸裤兜,摸了会儿没摸到,眉头越州越紧:“咦?奇怪了,怎么没有了?”


他又去摸外套口袋,里里外外全都翻过一遍,还是没有。


“这是在电话里提到的商业险合同,您看下有没有问题。”他将东西递给易大壮,“一共是……”


他按着计算器,算出一个价格呈到易大壮面前。


易大壮看了看,又像模像样扫了两眼合同,突然捏了捏鼻梁道:“哎呦,我看着眼晕,这字太小了。不看了不看了,我总是信你们的,你们这种大公司不会骗我们老百姓的,我签就是了。”


易大壮快步回到桌边,拿起那份合同时,抬头朝隐藏在角落的一个针孔摄像头眉飞色舞地抛了个媚眼。


关上门,送走保险员,我从卧室里步出,易大壮也从门口往回走来。


“怎么样,行吗?”


苦思冥想一阵,忽地想起什么,易大壮不好意思地冲保险员憨厚一笑,道:“抱歉啊,我昨晚在我朋友家喝高了,这证件好像落他们家了。今天看来签不了了,改天,改天我再找你……”


保险员还没反应过来,易大壮已经强制性地将他从椅子上逮起来,抓着胳膊往门口拖拽过去。


“易先生,你……你先把合同还给我。”被易大壮推出门了,保险员才想起要拿回合同。


易大壮显


然没听懂我的言外之意,满脸不解。


我也不卖关子,爽快解答:“我今天约了五个安起保险员,你每个会面时间控制在一小时内,当心别撞了。”


“可以。”我看他伸着懒腰已经准备脱衣服,望了眼墙上挂钟,道,“但还不够全面。”


易大壮动作一顿:“啊?”


“打蛇打七寸,一下不够就来两下,两下不够就来三四五六七八下,打不死也要打残。”


“你这是要榨干我啊。我不管,你之后必须要请我吃顿好的,不然对不起我的辛勤付出。”


整整两天,我和易大壮窝在狭小的出租房内,接待了一个又一个安起保险员。


同样的位置,不一样的年龄,不一样的性别,不一样的穿着。十名保险员每个都是从业五年以上人员,聊起投保内容口沫横飞、滔滔不绝,变着法儿让你往上加保费,将你忽悠得晕头转向,再问你有没有什么疑问。


易大壮瞪大眼,伸出五指惊呼道:“五,五个?”


点点头,我道:“明天还有五个。”


易大壮一下子瘫到沙发上,四肢舒展,两眼无神,像条风干的咸鱼。


这些保险员也都是人精,知道明说“超载不赔”这生意注定是做不成的,就尽可能含糊其辞。若到时候真的出了事故,反正白纸黑字合同都签了,一切以合同条款为主,没视频没录音的,谁又能说是他们的错呢。


让易大壮帮我剪好视频,我又连夜写了一份长达八千字的长信,赶在杨女士案第二次开庭当日打印出来,连着那支存有视频的闪存盘一起,匆匆赶往法院。


因为怕赶不上,我在路上给盛珉鸥打去电话,问他是否已经到法院。


易大壮道:“这个……第三方责任险,就是说我撞了人,你们公司就能替我赔钱是吧?”


十名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穿着的保险员,坐在同样的位置,面色带着同样职业性的笑容,给出同样的答案:“是的。”


保险员将合同递给易大壮,让他过一遍条款,没问题便可签约。易大壮十次都以看不清条款为由,只翻了一页便还给保险员,十位保险员里,只有两位提到有免责条款,但也只是让他“最好看一下”,并未做强制要求,更未同他详细说明。


“不知道,没看见。”风声一下子消失,他进到了室内,“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还有五分钟到,你在门口等等我,我有东西给你。”怕他这时候又跟我唱反调,我再三强调,加重语气,“很重要的东西,你千万等我!知道没?”


回答我的是盛珉鸥果断将电话挂断的声音。


盛珉鸥似乎在走动,能听到那头的细微风声。


“……刚到。”


“对方律师呢?”


我气喘吁吁跑向他,扶着膝盖将装订好的文件以及闪存盘递给他。


“给!”因为他出乎意料的等待,本就急促的心跳一下子又快了几分,我不得不按住胸口,慢慢平复。


盛珉鸥接过文件迅速翻看起来,一旁女律师也忍不住好奇探看,一字一句念出标题:“致清湾保险行业监督管理局:就安起保险员工行为失职、企业对员工培训不到位、故意模糊合同条款内容等行为……投诉书?”


我瞪着手机片刻,磨了磨后槽牙,拜托司机师傅加加速,说自己有场救命官司要打,去晚了后果严重。


五分钟的路程,司机加了点油门,四分钟就到了。我飞速丢下张整钞跳下车,狂奔进法院,本来都不抱什么希望了,心里总觉得盛珉鸥一定不会等我。


可当我在法庭门外见到那个低头凝视腕表的熟悉身影时,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心存期待的。期待他相信我,不会拿重要的事开玩笑。


他接过了,快进着将手机里视频看完,随后不慌不忙让一旁完全回不过神的女律师向法官请求延迟五分钟开庭。


女律师愣愣点头,紧接着推开法庭厚重的木门,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盛珉鸥整理着手中文件,问道。


打蛇打七寸,保监局由国家管控,监管所有保险人,若引起他们注意,成立调查组调查安起存在的种种违规行为,展开行业整顿,到时候的罚款可不止区区一百多万这么简单。


“这里面是什么?”两分钟都不到,盛珉鸥一目十行看完我花了一夜写完的投诉书,捏着闪存盘问我。


“证据。”我直起身,呼吸已经平缓许多,将手机掏给他看,“这个和闪存盘里的视频是一样的,只是关键信息有打码,盘里是没打码的视频。”


忽然远处传来脚步声与交谈声,我和盛珉鸥一同转过头,就见安起保险公司的律师及代表正往这边走来。


“手机借我。”盛珉鸥说罢,大步朝两人走去。


我俩擦身而过时,我在他耳边小声道:“交给你了。”


“你是不是又要嫌我的做法不上台面,太过愚蠢?”我弹了弹那份投诉书,笑道,“我告诉你啊,有些事就是‘虽千万人,吾往矣’,成不成功另说,死不死也另说,自己爽了就行。”


虽千万人阻止,千万人说“不”,千万人不赞同又如何?我想做,总是会去做的。


他垂眸注视我片刻,半晌没说话,我便也与他对视着,静默无声。


盛珉鸥为了照顾代表的身高,微微俯身,脸上挂着绅士十足的笑容,在对方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代表骤然抬头,急切点头。


晃了晃手中闪存盘,盛珉鸥颔首转身,走了两步看到我,突然想起什么,又回身从代表手里取回我的手机,随后再次转身,脸上礼貌的笑容一点点由傲慢轻视取代。


他像名大胜归来的国王,昂首阔步行走在铺满阳光的走廊上,头上戴着无形的冕冠,肩上搭着鲜红的披风,每一步都走得坚定又自信。


我立在原地,没有靠近,只能远远看到盛珉鸥同两人客客气气交流片刻,那代表面色陡然难看起来,握着手机一脸不敢置信。


盛珉鸥又将投诉书给他,他黑着脸看了几页,将纸都抓皱。


律师惊疑不定望着盛珉鸥,似乎也被这招奇袭震慑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自讨没趣地摸了摸鼻子,就听他道:“他们同意限期整顿、修改合同格式以及增加赔偿金的要求,但条件是这份视频与投诉书永远不得公开。”


这倒无所谓,反正我的目的只是帮他更快赢得官司而已,其它我能力有限,也知道无法单凭这一件事成为推动世界改变规则的人。


案子最后在法官的


“还你。”盛珉鸥将手机丢还给我。


“搞定了?”


他睨了我一眼,眼神就像在说:“你在说什么屁话。”


虽然这些钱也只是聊以慰藉,但至少一切都有了答案,不再需要一次次刨开痂肉,将血淋淋的伤口袒露人前,到处哀戚地求个公道。也终于可以将一切放下,重新自己的生活。


听完女律师与杨女士转述的最终结果,走在法院长长的灰白台阶上,身上被暖融融的阳光照射着,舒服地简直想就地睡个午觉。


真好啊。这种充满希望的感觉。


主持下得以双方和解,安起保险在支付原定赔偿金的基础上,又追加了六十万人道主义补偿,而作为第二被告的肇事司机王有权,也表示愿意接受和解,赔偿杨女士十万元。


我是没资格进讨论室的,但在外面走廊仍可以听到杨女士在里边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和我妈当年不甘、懊恼的痛哭不同,这里面带着解脱和喜悦。


多少个日夜的辗转反侧,多少次扪心自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别人?”老天给不了答案,逝去的无法重来,生活的重压,年幼的孩子,压抑的眼泪沉甸甸积累在心头。


“我有话跟你说。”我道。


他没有动,只是看着我。


“那我们先走了。”女律师十分有眼色地拉着杨女士一道离去。


活动了下筋骨,事情办完,我也打算回家睡觉了。


“哥!”走之前,我叫住了盛珉鸥。


他在我下方的台阶上站定,回头看向我。


“沈小石需要一名刑辩律师,他妈妈……遇到点麻烦。”


“让他明天下午一点到律所找我。”说完盛珉鸥就要转身。


我心中暗啧,对他这种多一句话都不想跟我说的态度十分不满。


我走下几节台阶,站到他面前,终于得以俯视他。


“还我一个人情。”


“什么事?”他直截了当地问道,看来也是承认我这个“人情”的。


“行……”


我刚想说行了你走吧,他却缓缓吐出了一句话。


“如果做不成好人也没有关系,做一个不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的普通人就行。”


“对了,”我冲他背影道,“我一直想知道,爸爸去世那天,最后和你说了什么?”


盛珉鸥微微偏了偏头,露出半边面孔。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都没开口,我只是试着一问,他不想说我也没办法。


“是,他都知道。”盛珉鸥垂下眼睑,低声道,“知道我不正常。”


“爸爸知道你……”我紧紧盯着盛珉鸥的脸,哑声道。


我爸会说这话,就证明他都知道,知道盛珉鸥他……


我怔然片刻,将我爸去世前对盛珉鸥说的话试着连了起来——爸爸相信你,终会成为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但如果做不成好人也没有关系,做一个不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的普通人就行。


说完,不等我反应,他一言不发转身离去,于我在台阶上愈行愈远。


我望着他背影,心情复杂,一屁股坐到台阶上,突然很想抽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