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34章 走你的吧

第34章 走你的吧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第二天我准时接盛珉鸥上班,他看起来一切如常,像是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对我并无不同。他态度明确,我也就做好他所期望的,只当无事发生。


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他,换做任何一人,恐怕都做不到他这样的理直气壮,面不改色。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将情绪发泄透彻的关系,他说话的语气都像是没那么不耐烦了。早上我差点刹车不及追尾前车,往常他早就要发火,今天却只是让我“看着点”。


明天就是庭审,盛珉鸥大概也想精神饱满地迎战对方律师,晚上并没有安排什么应酬,只是召开了场开庭前的长会,从下午一点开始,不知什么时候结束。


罗铮云死了,莫秋的麻烦也没了,但他不是我,一个大活人死在他面前,还是曾经喜欢过的人,让他本就敏感的内心深受重击,抑郁又应激,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所幸他也知道自己状况危急,不自救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便听从心理医生的建议,报了个互动性十分强的旅行团,出去玩了两个多月。


我看他发在朋友圈的那些照片,蓝天、大海、爱笑的年轻人,气色好了,人也精神了,治疗效果堪称卓越。


会议太过冗长,中间时不时穿插专业术语,我听得直打瞌睡,到一半实在听不下去,只好离开会议室出去透气。


莫秋的电话便是这时候打过来的。


莫秋没有异议,敲定五点见面。


挂了电话,我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快四点半,盛珉鸥那边还早的样子,我吃完了都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散会。


他这次打电话给我,一来是旅行归来给我带了伴手礼,二来是为了感谢在罗峥云一事上我对他的帮助,要请我吃饭。


感谢不感谢的我倒是不在意,但他既然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拒绝。最后由我选了盛珉鸥他们律所楼下的一家餐厅作为碰面地点,餐厅是家粤菜馆,口味地道,食材新鲜,性价比也高,锦上的那些律师都喜欢在那儿订餐。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我于她有救命之恩,这种小事,她总是很乐意帮忙的。


莫秋在五点差两分钟时赶到餐厅,一改往日黑白色系的穿衣风格,上身着一件姜黄的卫衣,下身黑色休闲裤,还剪短了头发。他脸本来就嫩,这一下青春洋溢得简直让我都有点不敢认了。


与前台小妹打了声招呼,说自己下去吃个饭,如果会议结束了,托她给我捎个电话。


前台二话不说冲我比了个“ok”。


莫秋笑容腼腆:“我这次旅行,交了很多朋友,其中有位是服装设计师……他说这样会更适合我,也显得更有气色。这一身都是他给我做的穿搭。”说着他低头扶了扶眼镜,嘴角的微笑经久不去。


这模样明显就是有情况,人常说治疗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莫秋的遭遇比失恋还严重点,要是真有人能抚慰他受伤的心灵,让他重拾对生活的渴望,倒也算好事一件。


“怎么了,不适合我吗?”坐下后,他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开始翻看起开,注意到我的诧异,有些不好意思。


我替他倒上茶水,解释道:“没有,就你一下子改变太大,我有点认不出了。”


我接过一看,发现里面是罐长得有点像发膜的东西,巴掌大小,外包装上都是英文字体,我就看懂了一行,说是可以擦手和身体。


莫秋道:“这个是绵羊油,擦皮肤很好的,冬天不容易干。”


然而莫秋之后并没有再多聊关于这位“设计师朋友”的话题,这毕竟是他私事,他不说,我也不好主动提及,便只当没有察觉。


“对了,给你的伴手礼。”点完了菜,莫秋将随身纸袋递给我。


“挺好,清湾的冬天是挺干燥的,身上经常起静电。”我谢过他,将纸袋放到一边。


菜陆陆续续上桌,莫秋开始与我聊他这两个月的所见所闻。


我发现莫秋和我在生活态度上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他明显比我活得精致不少,除了水,我这辈子就没往脸上擦过别的东西。


他不说,我都不知道这世上竟然还有绵羊油这种东西。


与他相比,我显得十分没有追求。我从来没想过离开清湾市,我从小生活在这里,我的父母葬在这里,盛珉鸥也在这里。虽不是鸟语花香的理想乡,甚至繁华喧闹到让人头疼的地步,但这里的确是唯一让我心生安逸的地方。


这是我的家,属于我的“桃花源”。


山川美景,风土人情。世界何其大,善良的人有很多,他走过的地方,人们或许贫穷,但绝不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别人不理解他们的乐观,他们也无需别人理解。活着并不是为了思考过去将来,只是为了享受快乐的每一天。


莫秋几乎要被这样简单直白的生活态度迷倒了,直言那里是他梦中的桃花源,如果可以,希望自己年纪大了后能在那边买一套小公寓定居下来。


聊到六点半左右,我手机忽然震了震,前台来了消息,说盛珉鸥他们会开完了,大伙儿已经在收拾东西。


莫秋见我不时关注手机,可能已经猜到我接下去有事,于是主动叫来服务员买单,宣告此次聚餐圆满结束。


莫秋握着热茶,道:“以前,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无望,所有倒霉事好像都被我碰上了……但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世上哪有百分百的幸福。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说完,他将茶杯往前推了推。


短短两个月就能有这觉悟,要不是他言行如常,正能量满满,我都要怀疑他参加的不是旅行团,是加入了什么传销组织了。


莫秋闻言摇了摇头,道:“没事的。其实我正在着手申请一些国外大学的留学名额,目前准备材料中,过段时间还要考试,晚上也有一大堆功课等着我呢。你没事,我也是要早点回家温书的。”


我惊讶道:“你要出国读书?”


“不好意思,下次我请你。”


拎着伴手礼同莫秋一道走出商场,站在路边等车。


莫秋也回我一礼:“借陆兄吉言,也祝陆兄万事如意,此生顺遂。”他注视着我,眼里映照着周围碎星般的霓虹光影,“陆枫,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


猝不及防被发了好人卡的我,正觉好笑,他突然上前一步紧紧抱住我。


“就……想尝试一下不同的人生。”莫秋笑笑道,“也不一定成功。”


我冲他抱拳:“那就祝你一帆风顺,学有所成。”


“你……”他刚张嘴要说什么,不远处突然传来吴伊诧异又无措的惊呼。


“……陆,陆先生?”


“你不知道,小时候你可是我的大英雄。”他长长叹一口气道,“真的,谢谢你。”


这情况我也没遇到过,一时有点不敢动,僵在那里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过了片刻,莫秋自己松开我,眼里闪着泪光,手掌轻轻拍在我肩上。


视线移到最前方高大的身影上,盛珉鸥单手插兜,扫了眼莫秋搭在我肩上的手掌,莫秋立马烫到一样弹开。而几乎是同时,盛珉鸥的目光也游离而去,脚步毫不停留地与我错身而过,往商场方向行去。


其余人皆快步跟上,恨不得插着翅膀飞离这个是非地。


我和莫秋同时转头看去,就见锦上律所的一大帮律师站在离我们三米远的地方,每个人都表情莫测,像是围观了什么超级大戏。


特别是吴伊,一副吃了过期馊瓜的表情。他可能实在无法理解,我和莫秋,两个罗峥云案的受害者,大马路上,众目睽睽之下,到底在搞什么鬼。


吴伊面容尴尬,指了指人流如织的商场道:“我们开好会,来……来用餐的,那个……不好意思啊,你们继续。”说完冲我拜了拜,脚下抹油般一溜烟跑走了。


真是见鬼了,我在他们那儿搭伙了大半个月都没见他们外出用过餐,我就今天来外面吃了一顿饭,他们也跑外面吃,针对我吗?


“他们……他们好像误会了,要不要我去解释一下?”莫秋紧张起来又开始结巴。


我糟心地看了他一眼:“不用,走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