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20章 握着阳光与鲜血

第20章 握着阳光与鲜血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我又梦见了那只猫。


橘黄色的,会围绕在盛珉鸥脚边喵喵叫的……那只猫。


顺着楼梯向上,来到昏暗的走道。阳光从尽头的小窗照进来,成为长廊内唯一的光源。


两边房门紧闭着,这个时间,住户大多都还没有归家。


鞋底踏过水泥地面,在过道右手边第三扇的房门前停住脚步。


本该也紧紧闭合的房门此时微微泄开了一条缝,明亮的光从中透射出来,在漆黑的地面上凝成一束刺目的白。


或许是盛珉鸥早上走得太匆忙,没注意锁门。这样想着,我握住门把,轻轻将门推开。


我知道自己不该去看它。虽然那时候我已经明了对盛珉鸥的感情,但盛珉鸥却不过视我为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没有血缘关系,有点粘人又有点讨人厌的养兄弟。


他有权交往任何人,也有权喜欢任何人,当然,更有权被其他人追求。


这很正常,这不可避免。我一再这样对自己说,将这句话反复默念。可强烈的独占欲与嫉妒仍然袭上心头,让我言行相诡,还是选择拿起了那张卡片。


室内洁净依旧,白色窗纱随风飘扬,气流将一股奇怪的味道吹向我,有些腥,有些臭,叫我不自觉皱起了眉。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四下搜寻着,我很快顺着气味找到了源头——一只摆放在盛珉鸥床上的白色礼盒。


礼盒不大不小,是正好能放下一只十寸蛋糕的尺寸,扎着可爱的粉色丝带,最上面还附着一张小巧的卡片。


丢掉卡片,我咬牙切齿地去解那朵被打成完美蝴蝶结的粉红丝带。


我倒要看看他又在搞什么鬼!


丝带散落开来,我深吸一口气,双手捧住合盖将其打开。


【你看起来很喜欢它。】


卡片上的字迹潦草而狂放,落款是个单字“阳”。


齐阳。我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他。


这一幕对我冲击不可谓不大,我整个僵硬在那里,因为太过震惊,反而一动不动。


那些血淋淋的器官淌满礼盒,占满我的视觉,挑动我的神经,刺激得我胃部阵阵抽搐。


我不可抑制地将这只猫与十岁那年惨死的父亲重叠。


此前我设想过一些盒子里可能会有的事物,书本、花束、或者名贵的奢侈品,大体都是与盛珉鸥相衬的礼物。


可我没想到里面竟然躺着一只死猫。


小小的,瘦弱的橘猫蜷缩在盒子内,腹部被人用利刃刨开,浑浊的眼半睁着,长舌歪斜,不知死了多久。那股难闻的异味便是来自于它的尸臭。


“是啊,连改嫁都困难,太作孽……”


透明棺椁里的父亲被廉价的假花簇拥着,身上盖了一条鲜红的锦被,灰白的面孔栩栩如生,比他活着时气色更好。


盯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耳朵里涌进事不关己的闲言碎语,我不安地看向一旁盛珉鸥,悄悄握住了他垂在身侧的手掌。


葬礼上,那些大人窃窃私语,用怜悯的口气说着:“真可怜,听说整个下半身都被撞烂了,肚肠流了满地。”


“送到医院,医生看了眼就说不行了。怪可惜的,他还有两个儿子呢,小的才十岁……”


“你还不知道?那个大的和他们没血缘关系,是当初从福利院抱回来的,怀了小的后湘萍本来想送回去,结果老陆一直不肯。你看看,现在叫湘萍一个人养两个儿子,这日子怎么过啊……”


偏偏在这时,眼前忽地一黑,有双微凉的手从身后遮住了我的眼睛。


后颈顷刻间生出层鸡皮疙瘩,我心脏猛地一颤,手上盒盖掉落,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是我。”


他偏头睨我一眼,以往总会甩开的手,那次却任我紧抓着没有动。


突如其来的死亡,极致的血腥,连盒子下渗出的浓稠液体,都好似那日我爸病床下的那摊血。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的脸色必定难看至极,有那么几秒,我甚至没发现我屏住了呼吸。


指尖摸索着那只手,还没来得及确认更多,下一瞬那手用力一勾,按着我的眼将我整个往后带去。


“出去呆着。”


我晕头转向转了个圈,等眼前的手拿开,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远离床铺,换成正对着房门的方向站立。


短短两个字,语气不急不缓,甚至没有太多的感情,却让我一下子停下了所有挣扎。


“哥?”


黑暗中,我紧缩成一团的心脏奇异地一点点舒展开来。盛珉鸥手指间清爽的皂香与少许消毒水的气息盖过尸臭,成功抚平我杂乱的心跳。


我抿了抿唇,还是退到门外。


十几岁的少年最是不长记性,虽然才被吓得手冒冷汗,心中将齐阳那个神经病翻来倒去骂了千百遍,可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我就忍不住好奇心与探知欲,顺着门缝,悄悄往房里再次瞄去。


盛珉鸥俯身将床上的盒盖拾起,由于背对着门的关系,我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显然他并不惶恐。与我不同,他好似一点不意外自己床上会有一只死猫,从头到尾冷静得惊人。


“哥……”


我回头看去,盛珉鸥背对着我,高大的身躯完全遮住了床上的礼盒。


“出去。”盛珉鸥头也不回地命令道,不允许我有任何异议。


录像机重新运转,他动起来,把盒盖放到一边,接着更俯下身,将双手伸进了盒子里。


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手一直在动,却看不到他到底做了什么。


这行为实在怪异,我满心疑虑,越发急切地想要一探究竟。


他似乎想要盖上盒盖,可就在这途中,他忽然静止下来,维持着一个姿势没再动,就像一台功能良好的录像机突兀地卡了带。


他的肩膀颤动着,寂静空间里,我仿佛听见了粗重的呼吸声。


他仿佛在压抑着什么,又像在忍耐什么,而在煎熬的僵持中,他终是做出了选择。


我的心霎那间又回到了那种紧缩的状态,在被他发现前,我急急收回视线,背抵墙壁,喘息着咽了口唾沫。


我想到了那些夹在书里的照片,想到了齐阳的胡言乱语,甚至想到我爸死时,盛珉鸥站立的那滩血……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过来,杀猫并非齐阳对盛珉鸥的威胁、叫嚣,那是他给他的礼物,是取悦,是讨好。


而就在我想将门推的更大看的更仔细时,盛珉鸥直起腰,微侧过身体,将自己那双沾满鲜血的手放在了阳光下。


修长而富有骨感的手掌转动着,他打量着自己握着阳光与鲜血的双手,眼里透出掩饰不住的狂喜。


明明身处光明,他的周身却像笼着一层无法靠近的黑暗。


“救命……”


“你会杀了我吗?”


“……你的眼睛像狼,够野。”


如齐阳所说,他知道他喜欢什么。


“……你的眼睛像狼,够野。”


“这里可以让你尽情尖叫……”


“……你的眼睛像狼,够野。”


……


“你会杀了我吗?”


……


“这里可以让你尽情尖叫……”


……


我茫然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黑暗的走廊扭曲变形,化成漩涡,将我吸进一片灼热的熔岩里。


我发出惨号,身上燃起熊熊火焰,皮肤都要烧化。


太热了,热到我几欲疯狂,只能没头苍蝇一般到处寻找能解救自己的东西,盲目地乱跑乱撞。


……


“救命……”


耳边是不断重复的对话,似曾相识,偏偏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酸痛的肌肉……


睁开眼,眼前一片黑暗,有什么东西蒙住了我的眼睛。


迟疑地想要拿掉那东西,又进一步发现自己双手被缚,更要命的是,我脚上也被绑了东西。


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要被烧死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海,蔚蓝深邃,凉意沁人,我想也不想跳了进去。


火迅速被扑灭,我浮在水面上,舒了口气,海浪却越来越大,不断猛力拍击着我,好似要颠散我的骨架。


摇曳的浪花……


【此处省略陆枫骂街,力竭而倒若干】


“杀了你……混蛋……”


“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此处略去陆枫受到的不明“攻击”若干】


“操……你妈……”我嘶哑地咒骂起来,声音因为无法控制地受力而断断续续,“卑鄙小人,你,放开我……”


我一定要把这孙子千刀万剐了。


意识的最后,这是我唯一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