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飞鸥不下 > 第11章 一丝甜

第11章 一丝甜

作者:回南雀 返回目录

吴律师瞬间笑容僵在脸上,表情变得无比尴尬。他哪里能想到,随便一口槽也能吐到正主面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慌忙道歉,朝我伸出手,“我是锦上律师所的律师吴伊,您是老……是盛律师的朋友吗?”


我伸手与他交握:“我是他弟弟。”


他又是一愣,错愕全写在脸上,好半会儿才将手迟缓地收回。


“哦,是……那您,您可以先在会客室等他,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可能一时难以想通,为什么弟弟要在哥哥事务所开业当天送上代表爱情的红玫瑰,又为什么我们并非一个姓。


“您先喝杯茶,盛律师回来我叫您。”


会客室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采光与视野都相当不错。


不要紧,以后他会见识到更多难以想通的事。


我谢过他后,带着花进到会客室,坐了没多会儿,前台姑娘进来送水。


“这是客人送的,盛律师或许知道吧。”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她离开会客室后,我闲着无聊,又仔细观摩了画作半晌,努力想要领会作者试图表达的意思,均以失败告终。


墙上挂着红黑色块的装饰画,一共三幅,每一幅都是一团浓烈的红色陷在黑暗中。只是第一幅是比较规整的红色圆点,第二幅开始扭曲变大,第三幅则整个仿佛烂番茄一样在画中炸开。


我问前台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她迷茫地转头看了眼那几幅画,冲我摇了摇头。


会客室外突然传来嘈杂声,似乎是前台和什么人起了争执。


我起身想要一探究竟,手刚握到门把,外头响起玻璃碎裂声以及前台的尖叫。


看来我天生就不是个有艺术细胞的人,怎么看怎么像烂番茄。


“先生……你不要这样……”


“为什么要接那个女人的委托!”他情绪激动的怒吼着,“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们还要帮着她夺走我的画!是不是想把我逼死?那大家都别想活!”


吴伊努力控制着对方的情绪,额上都渗出汗水:“刘先生您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孙女士委托谁代理她的离婚官司,这是她的个人自由,不是我们接这个case,也会是别人……”


我一下拉开门冲出去,前台花容失色地站在大门处,进门的地方站着名衣着有些邋遢的中年男人。


他脚边散落着褐色的玻璃碎片,右手握着半只碎裂的酒瓶,身上酒气浓重。


“你把手机放下!”刘先生看到了前台的动作,大声呵斥着冲了过去。


前台一声尖叫,丢了手机反射性地抱头蹲到了地上。


“放屁!”刘先生勃然大怒,“当初结婚时她骗我签下婚前协议,就是等着这一天!这么多年我在事业上帮了她多少?她现在说离婚就离婚,连一千万都不给我,还要抢我的画,她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他握着酒瓶的手颤抖起来,前台惊恐地小声抽着气,悄悄往后退了两步,拿起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啊……我……我……”刘先生壮着酒劲胡作非为,这会儿真见血了,他反而酒醒大半怕起来,“我不是故意的!”


他双唇轻颤,惊慌地握着瓶口将插入皮肉的碎片整个拔了出来。


我见刘先生的并不停下,心觉不妙,连忙冲过去用手护住姑娘头脸。几乎是下一瞬,酒瓶尖锐的边缘划破衣袖,扎入皮肉,血滴到白色大理石瓷砖上,形成一个个溅开的圆点。


我突然不合时宜地想——刑满释放人员路见不平见义勇为,这也算是个社会正能量新闻了。


“快……快叫救护车!”吴伊脸色苍白,“刘先生,你现在已经触犯了法律,请你马上放下凶器!”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刘先生刺激颇大,除了这句已不会其它。


操……


我暗骂一声,疼得一激灵。灰色的羊毛夹克迅速被从破口处涌出的鲜血染红,成了拼花的颜色。


盛珉鸥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一出手便神勇过人。他不顾刘先生的惨嚎,用膝盖顶住对方脊骨,随后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了头。


“刘先生,现在你要处理的诉讼案可能又多了一桩。”盛珉鸥覆到他耳边,语气轻柔。


我看他这怂样简直心头火气,正思索该怎样让他缴械,刘先生背后忽然伸出一双苍白的手,骨节有力,手背宽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手制住刘先生抓着酒瓶的手腕,一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刘先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半个酒瓶便从手中掉落,人也被反扣着一只手按到了地上。


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刘先生的脑袋与地面发生亲密接触时产生的沉闷声响,那就像被棒槌砸破的鼓面发出的声音,接着周遭便安静了,刘先生彻底晕死了过去。


“陆先生,您怎么样?您流了好多血啊!”前台忙去捡掉落的手机,“我这就叫救护车!”


刘先生早就被吓得涕泪横流,止不住地抽噎:“对……对不起……我不是……”


重复过许多遍的“我不是故意的”几个字,盛珉鸥懒得去听,甚至没给刘先生说完的机会,便将他的脑袋一把扣到了地上。


“这怎么行啊?”前台眼睛都红了,急道,“万一伤到这个筋那个血管的,影响你以后手部功能怎么办?它还在不停流血,一定是伤到血管了!我马上叫救护车,您再撑一会儿!”


我有点头痛:“真的不用……”


我一把按住她:“这点伤哪里用叫救护车,我自己涂点药就好。”


掀开袖子看了眼,伤口倒是不大,就是有点深,而且不知道有没有玻璃碎屑残留,自己涂药是开玩笑的,等会儿我还得去趟医院。


许是方在的动作让他有些热了,又或者这身规整的装束绷得他实在难受,他一站起来就解开了衬衫的前两粒纽扣。


这样,他那总是埋没在衣衫下的锁骨便终于得以展现人前。


“吴伊,去拿医药箱。”盛珉鸥解下领带,将刘先生的手反剪绑好,确认对方无法轻易挣脱后,这才从地上站起。


他总是平整的西服出现不可避免的褶皱,发丝垂落下来,遮挡在右眼上方。


“要我抬你过来吗?”


我愣了愣,反应过来他是要替我处理伤口,瞬间有种天降馅儿饼的错觉。


我盯着那两处突起的骨骼良久,并不掩饰自己灼人的目光。


吴伊很快拿来了医药箱,盛珉鸥接过朝会议室抬步走去。推开门后,他回头看向我,见我还在原地,不耐地蹙了眉。


他熟练而快速地戴上橡胶手套,半跪在我面前,用镊子夹住纱布,开始清理我伤口周围的血迹。


会议室地上铺着一块圆形的白色长毛地毯,这会儿也被我的血弄脏,开出斑驳的花来。


“这倒不用。”我按压着血管,脚步轻快地向他走去。


我坐到椅子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盛珉鸥从医药箱中取出各种绷带、消毒喷雾、纱布以及一次性医用手套。


我从桌上花束里抽了支玫瑰,递到他面前。


“送你的,庆祝你开业。”


“对不起,弄脏了你的地毯。”


他垂着眼,似乎专注于为我处理伤口,没有空理我。


可能刚刚经历的一番危机让我的肾上腺素飙升不少,本来只是胆子大,现在简直无所畏惧。


我勾着脚轻轻磨蹭他两腿中间的位置,试图挑战他的极限。


他还是毫无反应。


我无趣地收回玫瑰,将它抵在唇角:“你做这行怎么还有生命危险呢,要不你考虑下雇我做你的保镖吧?我很便宜,一个吻就能彻底收买。”


他抬起眼,嘴角微微下压,拒绝地十分干脆:“不需要。”


我投之以性骚扰,他还之以暴力。


“唔……”几乎是下一秒,手臂便传来撕裂般的疼痛,镊子夹着纱布,紧紧按在了我的伤口上。


我痛呼着脸都变了形,急忙收脚。


他挥开玫瑰,动作利索地抖开绷带替我做了简单包扎。


“墙上那三幅画什么意思?” 我不再随意惹火,注意力转到别处。


很好,很公平。


“我错了我错了。”我用玫瑰拍着他的手背,求他手下留情,“我道歉。”


“外面那个酒鬼,曾经是大有前途的青年画家。”


那人走路都哆嗦,说话也口齿不清,显然酗酒成性,竟然还是个画家,怪不得他一直在说他的画云云……


他动作一顿,回头看了眼背后那三幅画。


我以为他不会回答,就像我曾经问过的许多问题,终究只能沦为自己的自娱自乐。可没想到他竟然开口了。


盛珉鸥同样看向三幅画:“红是生命的主旋律,黑是它的终曲。千万年来,生命是一直为人类所探索,却始终无法彻底解答的世纪谜题。我有时也不禁会想,人为何而诞生?如果是为了经历美好,那只有痛苦的人生,是否毫无意义?”


我双唇嗫嚅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转动手里的花枝,尽量答得积极又阳光。


“但他没能抓住机会。他听从了心底的欲·望,放纵了自己,沉迷于酒精带来的虚幻与快乐。”盛珉鸥站起身,脱下染血的手套,将它丢进了废纸篓,“这是他巅峰时期的画作,是他前妻赠予我的开业贺礼,名为《生命》。”


我重新望向那三幅画,知道了它们的名字后,再看便有种恍然大悟之感。诞生,成长,死亡——生命必经的三个步骤。


他不能理解是因为他缺乏共情。他无法想象,只是为了那一丝甜,一个人能在痛苦中独自前行多久。


盛珉鸥回身看我:“我更不能理解的是……你怎么能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那样,一次次地纠缠我,毫无疲倦,不知死活。你现在做的,和当年齐阳又有什么区别?”


“九分苦,总也会有一丝甜吧。”


“一丝甜?”他话语里含着淡淡嘲讽,“受尽痛苦,只为了那一丝甜?我不能理解。”


他就是我镜子的另一面。


我动了动唇,勉强做了个笑脸:“有区别啊,我叫你‘哥’。”


他竟然拿我和齐阳那个变态比……他的话犹如一滴硫酸,滴在我的心头,瞬间酸涩苦闷沾满我整个感官。而更可悲的是,我竟然找不到任何为自己辩解或者反驳的话。


我的确和齐阳没有区别。


能心平气和与他交谈我很高兴,但这内容却实在让我不喜。


“我从未把你当玩具。”


他平静凝视着我:“我不是你们争抢的玩具,并不是你赢了他,我就会属于你。”


可能是我今天见义勇为的行为点亮了他稍许好感度,让他想要静下心和我好好沟通。


吴伊在外敲门,说警察到了,可盛珉鸥没有理他,仍是直直盯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但我不想骗他。


谁会为了一个玩具搭上自己的十年青春?不镶金不镶银,嘴还臭。


“是不是不管我怎么对待你,你都不打算放弃?”


我将玫瑰再次递给他:“说不定哪天就放弃了,但目前劲头还很足。”


他垂眼看着那朵炽烈的红,伸手接过了。


我呼吸一窒,就见他转手又毫不珍惜地扔进垃圾桶,接着大步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