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你的距离 > 八十一、想念

八十一、想念

作者:公子优 返回目录

发现庭霜手上戴了戒指的那天,祝敖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当时庭霜正在剥橙子,一个铂金圈跟着他剥橙子的动作在无名指上晃个不停,一下就闪着了祝敖的眼睛。


祝敖当即就对那个圈儿发表了几句看法。


他讲话比之前稍微好了点,但一般人还是听不懂,庭霜天天晚上来医院,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多,比一般人能听懂得多一点,水平跟管床的护士差不多,但也经常有听不明白的时候。比如现在,祝敖在说戒指,庭霜却以为他在说不要吃橙子,于是便回答说:“我这是给自己剥的。”


祝敖说:“你手上戴的什么玩意儿?”


轮到这句,庭霜又听不懂了,他边往自己嘴里塞橙子边猜:“爸,你又想吃橙子了?那我再剥一个?”


祝敖说:“你每天光来这里吃水果。”


这句庭霜一半听一半猜,懂了意思,说:“我一会儿再带点回去。这几天好多人来看你,水果放着吃不完,我带回去还能分点给邻居,别浪费了。”


“爸,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庭霜把没吃完的橙子放到一边,正襟危坐,“你当时醒不来,我真的是求神拜佛都不知道去哪里求、去哪里拜,实在走投无路了,想着得给你冲个喜,就跟我教授拜天地了。我承认这是个迷信行为,我一个相信科学的人,确实不该做这种事,但是当时那情况……连现代医学都不给我个准话,我真的是慌了,病急乱投医,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就怕你有个闪失……”


冲喜?还拜天地?


祝敖怀疑他这浑蛋儿子根本就是选择性做听力,气得抖了抖胡子,提高声音说:“庭霜你趁着我在医院里,偷偷摸摸把婚给结了?”


这句话他说了好几遍,一直说到庭霜听懂为止,绝不容这小子浑水摸鱼。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庭霜赶紧接住杯子,怕他爸怒急攻心,不敢再胡言乱语了:“爸,说真的,这段时间咱们家……不少变故,我想了挺多,你之前让我考虑的那些问题,我也都考虑过了。”


自从祝敖转到普通病房后,庭霜就循序渐进地跟他说了翁韵宜和严立谦的事,加上公司有人来探望,也免不了提到公司近况,所以祝敖对自己病后的变故也了解了个大概。但他到底是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听了那些事竟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沉默了挺久,后来又问起祝文嘉怎么样。


祝敖用他没瘫的左手抓起床头的一个杯子就往庭霜脑袋上砸:“放屁!”


可惜力气太小,根本砸不到。


庭霜说,那肯定的,再不靠谱也是我弟么。


祝敖便稍微放了心。


庭霜斟酌了一下,说,祝文嘉能知道什么?那小子什么都不懂,还在家里想要上哪个大学呢。


祝敖挺费劲地说,你看着他点,那傻小子干什么都不靠谱。


“爸,你现在还觉得……结婚生子这事,靠得住么。”庭霜说,“关键还是看人吧。”


祝敖想到翁韵宜,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之后,庭霜每天来看祝敖,就会说RoboRun最近运转得如何,翁韵宜和严立谦的官司如何,祝文嘉忙着准备申请学校又如何……也说他自己。他取消了这学期剩下的考试,跟教务申请了休学半年,在公司实习。实习能学挺多东西,不算浪费时间。祝敖没有问柏昌意的事,他便也没有主动跟祝敖说起。


但是现在,祝敖问了,那也就是时候说说这个事了。


“真非要说七老八十的事……”庭霜想象了一下,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我觉得,能照顾自己爱的人,不是一件挺值得高兴的事么,怎么非把这事讲得那么惨……要是他老了,我还没那么老,我能伺候他,也挺好的,别人伺候我还不放心。”


祝敖睁开眼睛看庭霜,那眼神像是在说:你倒是心善。


“我这时候说这话确实不太合适,但没办法。”庭霜把手里的杯子放好,拉近了椅子,坐到祝敖身边,“爸,经历这次这个事,你还去想七老八十的时候么?你离七老八十还有二十年,我离七老八十还有五十年,谁知道以后是个什么光景?你去喝酒那天白天,连当天晚上要出什么事都想不到。所以,咱们都别想太远了,就想现在吧。”


祝敖闭上眼睛,久久没有说话。


祝敖听了这话,发了一会儿怔,回过神来以后口齿不清地骂庭霜:“讲道理讲到你老子头上来了。”


可等庭霜一走,他便望着病房的天花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彻底松动了。


庭霜说:“说真的,别说谁伺候谁了,我觉得俩人光是能相守到需要人伺候的年纪,都是件特了不起的事。”


他爸和他妈,他爸和翁韵宜,不都没能守到那个年纪么?


柏昌意低笑:“在岗。”


庭霜嘴角翘得老高,声音里还强装严肃:“证明一下你在岗。”


庭霜出了医院以后,照例在路上给柏昌意打语音电话,他的晚上,正好是柏昌意的下午。


电话一接通,他字正腔圆地说:“查岗。”


庭霜表扬说:“柏昌意你表现可以啊,每天下午按时回家。”


柏昌意说:“留守老人么。”


柏昌意说:“Vico.”


Vico:“汪。”


庭霜不满意:“就只有我儿子想我?”


柏昌意说:“外面有自行车经过,Vico就会跑出去看。他总以为是你。”


庭霜笑了好一会儿,说:“你别装可怜啊。老实说,是不是想我了?”


柏昌意说:“Vico很想你。”


庭霜:“还有呢?”


柏昌意:“拉花也不如以前。”


“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儿子也成留守儿童了。”庭霜问,“我不在的时候,还有什么事发生吗?”


柏昌意想了想,说:“Freesia的咖啡不如以前。”


庭霜的嘴角已经不能翘得更高。


电话那边安静了挺久,庭霜才听见柏昌意低声说:“我很想你。”


庭霜想笑:“嗯。那店员呢?是不是也不如以前?”


柏昌意说:“是大不如前。”


别把德语忘了。



过了几天,庭霜收到快递,寄件人是柏昌意。


拆开,盒子里的东西很简单,两本柏昌意刚看完的书,德语的,书里夹了便条:


别把中文忘了。



庭霜念了几遍便条上的字,总觉得柏昌意明里在说“别把德语忘了”,暗里是在告诉他“别把在德国的人忘了”。


于是他去书店买了两本中文书,回寄给柏昌意,书中也附上一张便条:



庭霜拍了一张自己的工作照,印成明信片寄过去,明信片背面写:


又过几天,庭霜收到一张明信片,正面是莱茵河风景,背面除了收信地址和邮编,就三个字:


出差。


(P.S.:Professor,能劳烦您多写几个字吗?)


有一次,庭霜中午在公司吃饭,那时候正好也是柏昌意吃早饭的点。


实习。



庭霜:你经常给我煎的那种?


柏昌意:嗯。


庭霜边吃边跟柏昌意打字聊天:你在吃什么?


柏昌意:牛排。


庭霜:唉其实也还行,我可能是吃习惯了你做的。


柏昌意:还有什么想吃的?


庭霜:妈的我也想吃。


庭霜:我现在在吃公司食堂,免费的,我们公司的伙食真的有待提高,妈的资本家抠死了。


庭霜:你煲的排骨玉米汤,糖醋排骨也行。


柏昌意:还有么。


庭霜:冰淇淋。


柏昌意:还有么。


庭霜:唉不说了,说了也吃不到。


庭霜:我准备去搬砖了。


庭霜:咖啡蛋糕。


庭霜:前两天我们部门一个同事过生日,请我们吃蛋糕,我觉得没有你生日那次买的咖啡蛋糕好吃。


庭霜在计算机上模拟机器人运动路径,连头都没抬:“我没点啊。”


那同事对外卖小哥说:“是不是送错了?这儿没其他姓庭的人了。”


上了两个小时班,只听见研发部门口传来外卖小哥的声音:“庭先生的外卖。”


庭霜根本没往自己身上想,还是有同事喊了声:“庭霜,是你点的外卖吧?”


外卖小哥把手上提的、背上背的一大堆东西放下来,同事揶揄说:“怎么,吃不惯食堂啊?”


“没有,那个……”庭霜挺不好意思地压低了声音说,“都是我对象买的,我不知道。”


外卖小哥看了看单子上的地址,又看了看点的餐,说:“没错啊,就是这里,RoboRun大厦六层,让我跑了几家地方,买牛排、排骨玉米汤、糖醋排骨、冰淇淋、蛋糕……”


庭霜一呆,站起来:“……好像是我的。”


庭霜只是笑,随他们调侃,不接话。


有人看庭霜那样,更好奇了:“这么藏着掖着,仙女啊?”


他边说边拆外卖包装,发现里面除了他中午说想吃的那些东西以外,还有几十杯奶茶,正好够办公室里的同事分。


几个同事帮庭霜一起把奶茶和蛋糕分了,分的时候还调侃庭霜,说:“什么对象这么会心疼人啊?不然也给兄弟们介绍一个?研发部这群找不着对象的单身汉,每天除了加班就是加班,别的倒不缺,就缺个人来心疼。”


要是庭霜以祝敖的儿子的身份来公司,肯定没人这么当面八卦,但庭霜不是,他是以普通学生的身份来实习的。他特地选了研发部六楼,这里的同事都没见过他,虽然背后有各种传言,大家多多少少也都听过一些,但庭霜一不姓祝,二不提自己的事,每天就跟大家一样上班下班、去食堂吃饭,还什么活儿都肯干,时间一长,大家就都把他当自己人了。


研发部大多是些年轻小伙子,都比庭霜大不了几岁,平时谁找了女朋友都得请吃饭,顺便看看女方还有没有闺蜜可以介绍给其他人,现在他们知道了庭霜有个仙女对象,哪里肯放过此等机会?


当即就有人说:“真的,咱部门男的不差,就是平时见不着几个女生,真见着了女生,弄个机器人什么的,人家还是挺崇拜的。”


崇拜?


庭霜看着那哥们,心说:你要是给我对象弄个机器人,别说崇拜,他能给你个及格分都算你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