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44章

第44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转眼到了深秋,昨天还下着雨,第二天一早就变成了白茫茫的雪。


忙完了毅风的事,叶含铮把拖了两个月的年假给休了,刚好陆明霄也忙过了最艰难的开端,闭门谢客。


“对不起,叶先生,我真的没有其他方法联系到陆总,才过来麻烦您。”


叶含铮正在打扫卫生,接到了岳小姐的电话,说没关系,又问:“您找他有什么急事吗?”


岳小姐说:“暂时还没有,只是想拜托您记录一下我的号码,免得有重要的事情联系不到。”


岳小姐根本没体验过陆少爷的任性,从来不知道这位成熟稳重,执掌陆氏生杀大权的上司,能做出这么草率的事情,陆少爷前两天看完手头上的最后一份文件,告诉她要休息,并且要休一周,说完人就走了,连手机都扔给了她。


餐桌上的饭菜还是温热的,应该没走多久,陆少爷醒来没见到人,不太高兴,去浴室洗漱时满脸写着:不像话,难道就不能等我醒了之后一起去买?


吃完饭想要打个电话,又想起手机丢在了秘书那里,陆少爷独自在客厅转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一件事。他瞥了一眼门口,走过去反锁上,又回了卧室。


来借住的第一天,陆明霄就发现卧室的衣柜上面,藏着一个可疑的行李箱,那箱子应该是从他家搬过来的,年代久远,保存的很好,他把箱子拿下来,里面轻飘飘的,像是空无一物,但上着锁,还设了密码。


“顺便请您帮我提醒陆总一下,假期还有五天的时间了,希望他......能够准时回来上班。”


叶含铮挂断电话,轻轻推开卧室的门,陆少爷正抱着被子睡觉,半张脸陷进枕头里,平时一丝不苟的头发有点乱,挡着眼睛,露出好看的下颚。叶含铮没出声,带着笑把门关上了。果然,他的少爷还是老样子,像一只懒洋洋的,爱睡懒觉的大猫咪。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下午两点,陆明霄被饿醒了,睁开眼不想动,喊了一声叶含铮名字,没得到回应,只好站起来出去找,却看到餐桌上放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去超市买东西了。


没打开。


陆明霄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又转了一遍,还是没打开。


陆少爷第一眼看到这个箱子,就觉得里面放着某件东西,虽然不能确定,但他还是想要打开验证一下。


箱子的钥匙就挂在锁扣上,轻轻一转就拧开了,但是密码他不知道,想了想轻笑一声,转了几个数字,0327。


……


叶含铮提着大包小包,奇怪地问:“少爷怎么把门反锁了?”


陆明霄帮忙接过一个袋子,镇定自若地说:“不知道。”


他不想说,叶含铮也就弯着眼睛不再问了,脱了大衣,把买来东西放在桌上,这次不仅去了超市,还去了一趟商场,里面有一些老年人需要营养品。


他皱了皱眉,蹲在地上又换了另外一串数字,1213。


是叶含铮的生日,但依旧没有打开。


奇怪,不是他们俩人的生日,那会是什么?陆少爷想了半天,又试了几个密码,全都没中,原本还想继续试下去,门铃却突然响了,他急忙把箱子放回原位,抻了抻平整的睡衣,走过去开门。


叶含铮认真地帮他系好围巾,笑着邀请:“少爷可以和我一起吗?青川很漂亮,那里是我出生的地方。”


青川县这些年发展的很快,早就不是二十年前的旧模样了,棚户区和筒子楼该拆的全都拆了,以前王婶家住的平瓦房更是没留下一点痕迹,老两口现在搬迁到新的小区,由于年纪大了,就把房子买到了一楼,三室一厅,有叶含铮一间屋子,阳台前面是个小花园,里面种着陈叔喜欢花花草草,还有王婶喜欢小葱白菜,两位老人到了今年已经八十岁了,王婶身体好,陈叔常年教书伏案,颈椎有点小问题,但也不严重,叶含铮收入稳定之后就给他们请了一位本地的阿姨,姓刘,四十几岁,和和气气的。


“还没到啊?”王婶穿着厚厚的棉袄从门外走进来,陈叔穿着毛坎肩站在阳台门口张望,他的背有些弯,带着老花镜,手里卷着一本书。


陆明霄问:“买这些东西要去哪?”


叶含铮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拿出了一条深蓝色的围巾,“明天想回青川看看,今年还没有回去过,叔和婶前几天打电话说想我了。”他把围巾标签减掉,送给陆明霄。


陆明霄没接,让他帮自己戴上,故意问:“只有你自己去?”


刘姨又问:“我见小叶个子不矮,有一米八不?”


王婶拜摆手:“没有没有,才一米七八,大学没毕业就不长咯。”


刘姨还想接着问,门铃突然响了,王婶赶紧放下杯子去开门,看到叶含铮站在门口,一下子就笑开了花,抱着他说:“哎呦我的娃可算回来了,婶刚去接,怎么没看到你的车啊?”


王婶说:“没呐,我看天气预报说是祁安下大雪了,路上不好走,慢点开车才好,不着急不着急。”嘴上是这么说,但一大早已经往外跑了四五趟了,刘阿姨正在准备午饭,帮她倒了一杯热水说:“估计就快到了,小叶真是孝顺啊,工作那么忙,还要每年回来看看你们。” 如果有血缘关系,刘姨也就不说这话了,但叶含铮跟两位老人非亲非故,就听说是小前儿带过几年,能把恩情记到现在,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刘姨现在跟二老熟悉了,便开口打听:“咱家小叶,多大了呀?”


王婶记得清楚:“二十七,下个月就二十八了。”


叶含铮想了一路,也没想好应该怎么介绍陆明霄,说是少爷肯定不行。


说上司,也不知道少爷会不会喜欢,抬头看了他一眼,刚要张嘴,就见陆明霄难得主动开腔,跟王婶握手,郑重其事地说:“您好,我是叶含铮的哥哥。”


“哥哥?”王婶想了想:“是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叶含铮在路上又买了点东西,停在小超市门口,估计挡住了王婶的视线,他把东西放下地上,笑着说:“都跟您说了不用去接我,外面太冷了,我又不会走丢。”


陈叔也笑着走过来:“别站在门口说话啊,快进来。”又发现叶含铮身后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抬手问:“这位是?”


王婶这才发现还有别人,松开叶含铮跟着陈叔一起端详着陆少爷。


陆明霄自然地搂住他的肩膀,挑了挑眉低声问:“帮你解围了,要怎么谢我?”


叶含铮小声问:“少爷……想要我怎么谢?”


“叫声哥哥。”


陆明霄说:“是。”


“诶呦我知道我知道,这,这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王婶恍然大悟,赶忙邀请他们进屋,张罗着倒茶。


叶含铮没想到,他小时候为了让叔和婶安心随口说得谎话,陆明霄能记到现在,不禁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叶含铮怔了怔,垂下眼叫了声:“哥哥……”


陆明霄说:“再叫一声。”


他便听话地又叫了声:“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