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39章

第39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高层们陆陆续续地从会议室走出来,想探头看看陆明霄跑出去接的那个人长什么样,但对面办公室关得严严实实,谁都没能看见。秘书小姐姓岳,也是这次跟着回来的其中之一,收拾着陆明霄没看完的文件准备给他送到过去,吴林走进来说:“我去送吧,你早点回家。”


岳小姐说了声:“谢谢。”并没有把文件交给吴林,而是穿着高跟鞋“嗒嗒”走了。


吴林刚刚在忙,不知道陆明霄下楼的事,这会儿忙完了,办公室的门也关上了,他想知道这么晚谁还会过来,快步拦住岳小姐说:“给我,我去送。”


陆总的办公室很大,宽敞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座祁安市的夜景,叶含铮把煲好的汤取出来,送到陆明霄面前,静静地陪他站了一会儿,就像小时候站在书房里陪着他百~万\小!说一样。


“你去睡觉。”陆明霄没急着走,准备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这样明天就能抽出时间,休息半天。


岳小姐对他没有一点好感,他们算是同期进的公司,吴林心眼不好,家里有人,听说还是某位老董事的孙子。关系户其实无所谓,毕竟能投这份胎,就能享这份权,进公司是容易些,但陆氏向来公平竞争,吴林靠关系进来也是从底层做起,他们这些基层员工晋升本来就十分困难,总经理秘书和特助这种又都是争破头的岗位,岳小姐能留下全凭自己有能力,但是吴林晋升用了多少阴招,岳小姐全都看在眼里。


她没再理吴林,把文件送到陆明霄的办公室,带着一众高层的嘱托,好奇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人,又准备了一壶咖啡,才走了出去。


忙完估计天都亮了,又不想让叶含铮回家,态度强硬地让他去了书架后面的休息室,里面有床有被子,还有一间不算小的衣帽间,是为了防止加班太晚无法回家准备的,叶含铮的办公室也有,忙的时候会带去几件换洗衣服,凑合住几天。


拗不过他,只能推门进去,床上放了四五套崭新的西装,估计刚送来不久,还没来得及穿,叶含铮把衣服帮着陆明霄挂起来,发现幽暗的衣帽间里满满当当,根本不是换洗的那么几件,领带手表衬衫皮鞋,好像陆明霄所有的私人衣物都放在公司里。他知道陆家别墅那么远,下班之后少爷应该不会回去,但没想到,他似乎就住在这里。


叶含铮的目光落在他变得宽厚且修长的手上,温声说:“明天周末,我可以等少爷忙完再睡。”


陆明霄说:“不行。”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没有佣人照顾他吗?


叶含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还是想出去陪着陆明霄,他没来得及起身,陆明霄已经快他一步,推门进来站在了床边。


果然,浴室里洗漱用品也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间小小的开放式厨房,油盐酱醋都是新买的,没人收拾,应该送进来就匆匆走了。


少爷会做饭了吗?叶含铮想起陆明霄走前做的那顿饭,不禁有些心疼,他家少爷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些年又都在忙工作,哪有空闲的时间去学做饭?


第二天六点左右,叶含铮醒了,拿着陆明霄的外套走了出去,陆总真的忙了一宿,昨天秘书小姐帮忙泡的咖啡已经喝完了,正靠在椅子上小歇,叶含铮尽量放低了声音,他还是听到了,揉揉了眉心站起来说:“等我一下,我去洗漱。”


叶含铮想要帮他,站在琳琅满目的衣帽间里,却不知道少爷应该穿什么衣服,长久的不见面,无论心里有多深的牵挂,有些事情还是会变得陌生,叶含铮犹豫了许久,直到陆明霄出来,才听到他说:“那件黑色的衬衫。”


应该是忙完了要躺下休息,叶含铮老老实实地闭着眼睛,没再发出声音,虽然很想跟他说说话,但又不想耽误他的睡眠时间,没想到陆明霄只是进来站了一会儿,把西装外套盖在了他的身上,又走了出去。


室内温度很高,叶含铮没有睡衣可换,不想弄脏陆明霄的被子,但此时熟悉的温度包裹在身上,像是很多年前两个人睡在一起,紧紧地挨着彼此,他攥着陆明霄的西装鼻子微酸,不敢睁开眼睛,怕长久以来想念,就这么顺着眼眶,流到干净的枕头上。


“啊?”


“你傻什么呢?”陆明霄嗓子微哑 ,带着一夜没睡的倦意,皱着眉看他。


“好。”叶含铮取下来回头,顿时语塞。


陆明霄正在擦头发,腰上围了一条浴巾,赤裸的胸膛上挂着没擦干的水珠,一颗一颗地顺着完美的肌肉线条四处流淌,“叶含铮?”


叶含铮邀请:“去我家吃吧?现在还早,到我家再准备也来得及,吃过饭少爷可以在那休息一会儿。”又问:“下午还要上班吗?”


“嗯。”陆明霄说:“你买了房……子?”他这句话问得有些别扭,前四个字像是陈述,到最后一个字才加上疑问。


叶含铮赶忙摇了摇头,去浴室找来一块干净的毛巾,帮他擦背,说道:“少爷,我们一会儿去吃早饭吧?”


陆明霄:“嗯。”


他把毛巾放在一旁,又把衬衫递给陆明霄,陆明霄没接,看着他问:“累吗?”


“嗯?”


叶含铮没在意,点点头,想起还站在他背后,又出声说:“前两年才买的,不是很大。”


但足够两个人住。


叶含铮跟在他身后说:“虽然有时候会加班,但跟少爷的工作量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看了看明亮的灯光,想起在云顶山庄的那个晚上,问道:“少爷的夜盲症好了吗?”


陆明霄说:“我那是遗传,怎么可能会好。”


祁安市的房子不便宜,不算叶含铮上学这段时间,工作也才六七年,能买下一套属于自己房子,之前有多拼命,可想而已。


“我是说你的工作。”陆明霄擦干头发,又调亮了衣帽间的灯,拿出一条裤子。


四目相对,一时间没了声音,叶含铮转到一半的身体僵直在原地,直到陆少爷说:“还看?”


这个问题明显让陆明霄一愣,虎着脸让他转过身,叶含铮想着原因,转身时慢了半拍,谁知陆少爷根本没等他,随手扯开浴巾,一丝不挂。


叶含铮疑惑:“那少爷现在睡觉,为什么不开灯?如果晚上起来,看不到了怎么办?”


才急忙背过去,连带刚刚那个问题也跟着跑到了九霄云外。


陆明霄哼了一声,穿上衣服,带上手表,看着叶含铮红透的耳朵,偷偷勾起了嘴角。


突然关灯睡觉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有人不在身边,开着灯想他,关了灯,就能梦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