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40章

第40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叶含铮的房子距离陆氏的办公大楼不是很远,开车只需要二十分钟,他当时特意买的这里,理由还是想离陆明霄近一点。


这会儿天短,下楼的时候灰蒙蒙的还没亮透,叶含铮为陆少爷拉开后排的车门,却眼睁睁看着他进了副驾驶,“车也是自己买的?”陆明霄问。


叶含铮把后座上的小毯子拿出来,绕到了他的旁边,这辆车买来的时候毯子就放进去了,总想着有一天陆明霄坐在车上,可以靠在后面睡觉,谁想到这一天终于来了,陆少爷却不想坐在后排。


陆明霄嫌弃地放回去说:“谁会记得这种幼稚的东西。”又随口说:“你还记得何灿?”


叶含铮发动车子:“少爷不记得了吗?是夫人那位朋友家的小少爷。”


“车子买的比较早,前几年需要出差,为了方便一些,就买了一辆。”主要是为了多出几趟差,公司虽然是徐州的,但是他却比徐总更想发展的好,这样就可以多赚些钱,尽早达成他的目标。


陆明霄系上安全带,把毯子盖在身上,又看到车窗前摆着十只形态各异的小恶龙,有两三只换了新衣服,还有两三只竟然是周年限定款,陆明霄随手拿起一只表情气哼哼地对视,叶含铮弯着眼睛说:“少爷还记得这个吗?是当时何灿少爷带我一起看的童话剧的主角,现在还有巡演,这只小恶龙很受孩子们的欢迎,有好几次发售,我都没有抢到。”


陆明霄嘴角掩着笑,让人察觉不到,问道:“买这么高?”


“嗯,因为喜欢......这串数字”


陆明霄凉飕飕地说了一句:“你倒是谁都记得挺清楚。”说着不太高兴地闭上了眼睛。


早上不堵车,十几分钟就到了叶含铮家里,陆明霄把毯子放在一边,跟着叶含铮从车上下来,小区很新,虽然到了秋天,依旧能看出来绿化的不错,由于地下车库前阵子出了一点问题,只能带着陆明霄多走几步路,到了12号楼3单元才一起上了电梯,按下了27层。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他跟方姨学的那些手艺至今还都记得,工作不忙的时候也不怎么出门,窝在家里钻研厨艺,随随便便一顿早饭,做出了好几种花样,也没浪费太多时间,想要陆明霄吃完赶快休息。


“你不坐下?”陆明霄拿起筷子抬眼,看到叶含铮系着围裙傻傻地站在他的对面,不算分开的这些年,他们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但两个人同桌吃饭次数,却只有离别前的那一顿,听到少爷开口,叶含铮才意识到已经不在陆家了,匆匆拿了自己的碗筷,坐在陆明霄对面,笑着帮他夹了一块焦黄的鸡蛋。


不是因为采光,也不是因为户型,叶含铮没为这个奇怪的理由多解释,拿出来钥匙打开了门,简单干净的两室一厅,乳白的墙面,浅灰的沙发,餐桌上摆着一个透明的花瓶,里面还养了一颗水培的绿植,这两天又长出了一片嫩绿色的叶子,微微卷着,还没展开,阳台上有一个熟悉的花盆,里面的植物到了春天会开出白色的小花,有安神助眠的功效。


叶含铮拿了一双拖鞋,是早就为陆明霄准备好的,他不知道少爷的具体鞋码,只记得陆明霄比他的脚要大出三个码,所以每年一双,都是根据自己的尺码递增的,这双穿在陆少爷的脚上刚刚好,叶含铮脱下外套开心地说:“少爷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做早饭。”


“学弟啊,杨家的事情我听说了。”


这件事叶含铮是想等他回来以后当面说,却没想到他提前得到了消息,续约的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们和毅风合作了这么久,就算换了东家,在不改变公司的正常运营下,应该可以继续,他那天听杨老先生的意思,只是卖了股份,经营上面不会有太大变动,于是说:“周一我准备先拿着合同去陆氏找相关负责人对接,学长暂时不用担……”


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只是两个人背对着彼此,突然长大了而已。


原本还想休息半天,但陆明霄的工作上实在太忙了,只在沙发上靠着一会儿,就接到岳小姐的电话,回了公司,叶含铮送他回来的路上,顺便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不少新鲜的食材,还没放进后备箱,徐总也来了电话。


徐州说:“我当时跟你说咱们公司是陆氏的重孙公司,实际跟人家没有半点关系,我就是看中了你的能力,又发现你找了很多关于陆氏的招聘信息,就跟你瞎编了一句,但我绝对不是故意骗你的啊,主要是怕你不跟我创业,才出此下策。”


叶含铮“噗”地笑出来,还当是怎么回事,他来公司这么多年连这点底都摸不清楚,那可真是白活十年,只是有些谎言没必要拆穿,他跟徐州说这事他知道,徐州还震惊了好一阵,“那现在怎么办?我听说陆氏对于合作公司的筛选非常严格,他们要是看不上咱们可怎么办?”


“什么不用担心,你知道陆氏那个新任总裁有多难搞吗?”徐州跟新婚老婆刚到机场,没有一点蜜月旅行回来后的惬意,正蹲在航站楼的厕所里抽烟,他原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就算和杨景再不对付,但两家长辈认识,利息权衡下来肯定是他的赢面大,他是想回来搬他老爹出面,结果杨家易主了,他就算把他姥爷搬出来,也不一定有用,“学弟……这么多年,我其实一直有事瞒着你。”


叶含铮问:“什么事?”


岳小姐正在准备视频会议,陆明霄回来的不太情愿,站在休息室门口徘徊了一会儿,顺手锁上了门,问叶含铮:“你看到我的钥匙了吗?”


“什么钥匙?”


叶含铮说:“学长放心,周一我去拜访,需要什么资料,我这边配合提供就好了。”


虽然是跟陆氏合作,但这么小的问题,根本轮不到陆明霄出面,只要按着正常流程去走就可以了,他站在超市门口,看着陆氏大楼,早饭邀约成功了,正想着如何邀请陆少爷过来吃晚饭的时候,刚放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不是徐州,而是才分别不久的陆明霄,叶含铮立刻接通说:“少爷?”


陆明霄回到办公桌前,打开抽屉,对着里面的一串钥匙形容:“和车钥匙在一起,还有一个皮质的钥匙扣。”


对面传来一阵翻找的声音,陆明霄问:“找到了吗?”


“休息室的钥匙。”


叶含铮把购物袋放进后备箱,去车里找:“是什么样的?”


叶含铮有些着急:“休息室的门是锁住了吗?有备用钥匙吗?”


“不会。”陆少爷拿起钥匙随手一扔,丢进了垃圾桶:“下楼时我还见过它。”


“奇怪。”叶含铮说:“没有啊,会不会丢在家里了?”


陆明霄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岳小姐,示意她出去,对着电话遗憾地说:“没有备用。”


叶含铮说:“那可怎么办?”


陆明霄说:“没办法,看来以后只能,去你家借宿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