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36章

第36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你们来干什么!”


杨景大声吼:“全都是来看我笑话的对不对!”


他吼得莫名其妙,所有人都被他闹得一头雾水,在场的估计也只有叶含铮知道杨太子抽得哪门子风,但他管不了,也不会随便上前。


来访的宾客议论纷纷,有些人知道这是杨家的太子爷,有些根本不认识,还以为是哪来的疯子,杨老先生这个孩子来得晚,又不争气,从来不往外带,认识的人自然也就不多,杨景酒气熏天,看着一张张鄙夷、嘲笑、疑惑的嘴脸更是怒从中来,挥着棒球棍就冲进人群,瞬间尖叫四起,所有人都急忙散开,张总估计有点微醺,眼看着棍子就要砸过来,还迟钝的没有躲开,叶含铮赶紧把他推到一边,自己再想躲时,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他想抬起手臂护住头部,突然手腕一紧,猛地被人拉到身后,挡住了视线。


“少......少爷......”


那人听到声音回头,正是十年未见的,陆明霄。


“少爷!”叶含铮那一刻迸发出来的喜悦无法形容,急忙又叫了一声,陆明霄却松开了手,淡淡地挪开了目光。


叶含铮呼吸一窒,怔怔地看着那个宽厚地背影,杨景那一棍子还没落下来,就被一条长腿踹飞出去,倒在满地的玻璃碴上,疼得昏了过去。


“唉。”一声长叹,杨老先生露面了,跟大家伙道歉:“刚刚是犬子不争气,惊扰大家了,大家先回去休息休息,待会厅里收拾干净了,再过来喝酒聊天。”


叶含铮没走,依旧被那个人挡在身后,他很高,宽厚的掌心可以把他整只手包裹起来。


叶含铮一下子不知该如何跟他说话,怔怔地看着他回到了楼上的客房。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原来……昨天那三间亮着灯的屋子,没有一间是他暂住的。


杨老先生看着佣人们收拾狼藉,扭过头,见到叶含铮还站在那里,端详了片刻,问道:“是徐州公司的小叶?”


杨老先生走过来说:“让陆总见笑了。”


“无妨。”陆明霄吐出两个字,低沉地说。


人都会变,更别说十年不见,陆明霄小时候骄傲任性,虽然时常板着脸,但会说会笑会发脾气,整个人活生生的,如今成熟了很多,变得沉稳内敛,淡漠疏离,深潭似的眼睛里无边无际,看不到任何情感的流露。


“什么名家不名家的,我看选得这个就不错。”杨老瞧着确实喜欢,叶含铮也就安心下来,他没想在这种情况下说公事,但杨老却先开了头。


“今儿个,是来谈续约的事吧?”


“您知道了?”


叶含铮回过神来,赶忙走到他身边:“是,杨董,好久不见。”他把放在桌子上的礼物一起拿过来,递给杨老:“是徐总让我过来给您贺寿。”


杨老先生似乎没怎么受到闹剧的影响,接过来打开看了看:“哎呀,这是在哪淘的呀?”


叶含铮说:“来得实在匆忙,没能从名家手里买,只好去古玩市场选了一件,不懂行,让您见笑了。”


“那......”


“跟我谈也没用。”杨老先生拿起叶含铮送的紫砂壶把玩,觑着眼往楼上看:“你啊,得跟他谈。”


他?难道……是指陆明霄?


杨老说:“我还没退干净呢,那混账想要干什么,我清楚得很。”


叶含铮说:“是,徐总的意思,让我跟您说一声,之后等他回来,再去找杨少爷详谈。”


杨老说:“不用跟他详谈了。”


几个小时后,生日宴继续,杨老果然经历过大风大浪,该客气客气,该寒暄寒暄,就像刚刚那场闹剧从未发生,陆明霄没再出来,叶含铮尝试上去找他,却被今天跟他问路的人挡在门外,“抱歉,陆总在忙,不见客。”


客......


叶含铮一颗没有着落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对那人点了点头,下了楼。


“公司我已经卖给陆家了。”杨老感叹道:“卖了好啊,儿子不成器,早晚要被他败光,钱被他花完了无所谓,反正我也要入土,吃不上他的红利,但名声得要,我杨毅风经商多年,可不能被那混蛋儿子毁了声誉。”


毅风集团并未亏损,在中州市一家独大,往后能创造的利益无法预估,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卖了,而陆明霄,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买了。


也不知道是该说陆家有钱,还是该说杨老心宽。


陆明霄没说什么,杨老邀他坐下继续谈公司的事情,“具体章程我让秘书亲自给你送到府上,这次回来,是要在祁安常住了吗?”


陆明霄“嗯”了一声,目光停留在杨老的手把壶上。


“那倒是可以时常走动,许多年没见过陆老爷子,他身体如何?”


九点左右,生日宴彻底结束,张总急着走,叶含铮也没再停留,跟着把人送了出去,杨老还是累了,毕竟年过古稀,没人承欢膝下,到了宾客尽散,多少有些落寞,坐在空荡荡的大厅看着门口,手里是叶含铮送来的紫砂壶,看那孩子就是个上当受骗的乖模样,这么个小玩意儿在古玩市场五十块钱能买十来个,也不知道他是花了几倍的价钱。


不过花纹确实雕得不错,合了杨老的心意。


正研究着,客房的门开了,杨老抬头,亲自站了起来,又重复一遍:“让陆总见笑了。”


陆明霄说:“不用,你手上这件就可以。”


“那就好,那就好。”又注意到他的目光,把壶拿起来说:“这壶不错,虽然做工粗糙,但是纹路少见,小叶那孩子也不错,他们公司跟我们有一些简单的合作,如果之后没有多大变动,是可以一直合作下去的。”杨老好心,先帮着说上几句,但陆明霄此时并不想谈工作,还是看着那个手把壶。


今天收了无数的礼,唯有这件送到了杨老的心口上,他能瞧出来陆明霄想要,笑道:“没想到陆总对这些物件也感兴趣?我楼上书房还有,不如上去看看?”


陆明霄说:“很好。”


这是见面之后他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但杨老还没新鲜够,不想给,他说:“这件我喜欢......”


陆明霄瞥他一眼,冷淡且强硬地说:“你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