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35章

第35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得知陆明霄要来,叶含铮变得紧张起来,这十年过去的每一天,他都曾幻想能和陆明霄再次相遇,有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会猛地回过头,呆怔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希望他的少爷可以突然出现,高傲地戳戳他的额头。


他把礼物放到房间,没来得及休息,又跑到了大门口,他要站在这里等着,如果陆明霄来了,一定会从这个门进来。


可受邀的客人一个又一个地过去,直到傍晚都没有见到陆明霄,叶含铮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也根本不知道他的行程安排,除了站在这里傻等,没有别的办法。


这时又开进来一辆车,门卫看清车牌号,赶紧把手机放起来,迎了上去,那辆车没有直接开走,而是缓缓地停在叶含铮身边,落下了车窗,车内瞬间飘来一股浓烈的酒气,里面的人探着头出来,嘴里叼着一根烟,“呦,我还当是看错了,原来真的是你,叶含铮?”


“杨景?”叶含铮没想到参加一个生日宴会,可以遇到这么多熟悉的人,这位杨景也是他的大学同学,名字取得秀气,人却非常壮硕的,跟徐州的关系非常差,为了争夺女人,大打出手的那一种,“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杨景嚼着烟嘴说:“这是我家啊。”


晚上九点左右,连杨老先生都到了,陆明霄却一直没有出现,他在这里跟门卫站了一天,脸都混熟了,门卫说:“没准已经来了呢?”


“啊......”叶含铮说:“你不是没有记录吗?”


门卫说:“确实没有记录,但是像他们这种贵客都是董秘亲自迎接的,昨天不是我值班,要不然我帮忙问你一下吧。”泄露客人信息的行为是严厉禁止的,但门卫看叶含铮等了这么久,又只穿了一件外套,冻得瑟瑟发抖,还是决定帮他一把,又不告诉他人住在哪里,只是问问到没到,应该没什么大事。


叶含铮说:“不是钱的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你能回来一趟,当面跟杨景谈谈。”


徐州说:“我跟他谈得了吗?他女神现在是你嫂子,你让我怎么跟他谈,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懂不懂啊,更何况我还把他女神给娶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事情确实有些棘手,本以为找到杨老先生就能解决的,现在看来还是要从杨景入手,毕竟公司以后是杨景的,想要长久地合作下去,不可能越过他那道坎,但是杨景这个人......


叶含铮站了一晚上没等到陆明霄,却等到了毅风的太子爷,怪不得他新官上任就要把两家公司的合作搅黄了,完全不是没有理由,只不过是公报私仇罢了。


这件事徐总肯定之情,又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太过僵持,不想出面解决,电话打了过去,情况果然如此,徐州此时正躺在海边晒太阳,明摆着说这事他解决不了,但是合作还得继续,无论是找爹还是找儿子,生意都不能黄了。


“学弟。”徐州说:“这事如果成了,我把那五万块钱给你报了。”


“你先跟杨老头通个气,具体等我回去再说,对了,还得躲杨景远点。”徐州说:“他那人你也知道,混蛋一个,再加上最近情伤加重,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


叶含铮也是这个意思,这种掺杂了私人感情的问题,无论如何他一个人都解决不了,挂了电话,又回到大门口,门卫已经帮他问清楚了,说陆明霄昨天就到了。


已经到了?


“我之前查过,毅风的太子不叫杨景吧?”


“化名呗。”徐州说:“知道杨老头为什么到了七十才不得不退休吧?就是因为他这个儿子不争气,吃喝嫖赌什么都干,他根本不敢撒手,怕一旦放权,他们老杨家的就倒闭咯。”


徐州没有夸大其词,当时他们一个学院,亲眼目睹过杨景的种种行为,好不容易遇到了真爱,想要改邪归正,结果真爱还嫁人了,打击可谓非常的大。


叶含铮开始猜剩下的两间。


又过十分钟,另外一间也跟着灭了。


他开心地站起来,看着主楼唯一亮着灯的屋子咧开嘴笑,那笑容像极了小时候,一点也没变,还没高兴一会儿,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叶含铮回过头,看着偌大的云顶山庄,好像置身在梦里,原来今天,他们竟然距离这么近。


门卫说客住信息是保密的,叶含铮就没有冒然去找,毕竟这种莽撞的行为,可能会给工作人员带来一些麻烦,只是确认了明天陆明霄一定会出席生日宴,才忐忑不安地躺在床上,他睡不着,脑子都是小时候的过往,躺了一会儿,又坐起来,担心陆明霄如果有急事走了可怎么办,又穿上衣服跑到门口,看着正中间的那栋别墅,那里面应该只有主人和贵客,这会将近十二点,还有三间房子的灯是亮的,叶含铮自娱自乐,坐在台阶上猜测陆明霄睡在哪一间。


十分钟后有一间的灯灭了。


整个夜晚都静悄悄的,到了凌晨,叶含铮才回到房间洗漱,换了身衣服。


宴会下午开始,除了张总,昨天还碰到了几个熟悉的客户要联络感情,叶含铮工作这么多年,接触过他的人都对他印象很好,无论合作还有交流,全都进退有度,温和有礼,不过分强硬,也不觉得软弱。


“你今天就直接跟着我走得了,不给徐州那小子干了,一天天小气吧啦的,不像话。”张总端着酒杯跟叶含铮说话,叶含铮没拒绝,低杯敬酒:“有机会,一定为张总效劳。”


不知什么时候,最后那一间的灯……也跟着灭了。


叶含铮恍然若失,披着衣服缓缓地坐回了台阶上。


是呀,已经过去十年了,可能少爷的夜盲,已经治好了……


张总知道他是客气话,笑着说:“那我可就等着了。”


到了傍晚,院子外面的人陆陆续续地进了主楼大厅,待会杨老先生要出来跟大家打招呼,听说是连带着陆明霄一起,叶含铮从迈进大厅的那一刻,整颗心就悬了起来,他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也不知道待会看到陆明霄的那一刻,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他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他离开陆家这么久,还能叫他少爷吗?


突然,“哗啦”一声巨响,惊得所以人都转头看去,杨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赤眼通红,手里举着一根棒球棍,冲着大厅中央的香槟塔狠狠地砸了下去,他明显是喝醉了,环顾四周的宾客,站都站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