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34章

第34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卖家吹嘘的纯手工制造的紫砂壶放在黄绸面的礼盒里,看起来还算可以,镂空的浮雕和暗纹也还算精致,肉眼瞧着不亏,他拍过去给徐州看了看,毕竟是以公司的名义送出去的,不能丢脸,徐总也不懂这些老年人的玩意儿,问他多少钱。


叶含铮把发票一同拍了过去。


半晌没得到任何回复,叶含铮电话打了过去,徐总说:“算了,学弟,情深缘浅,以后别联系了。”


果然是这个回答,徐州是出了名的铁公鸡,对谁都是一个样,叶含铮无奈地笑了笑,他倒也没有真的要求报销,徐州帮过他不少,这点钱,是他应该出的,把礼物装好,又打开手机查了查上面的余额,长叹了口气,倒在床上。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距离他的目标,还要很久.......


前几天刚入了秋,云顶山庄枫红一片,地上落叶纷纷,没刻意清扫,零零落落地铺了一片,这会儿迎面跑过来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跟叶含铮打听:“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知道附近哪里有卖颜料的吗?”


叶含铮也是第一次来,跟他说了抱歉,表示不清楚。


那人道过谢,又急忙跑开换了一个人询问。


转眼到了杨毅风生日的前一天,叶含铮跟着刘经理一起前去拜访,他和谢平都不在受邀名单,刘经理权利有限,只能带一个人过去。


早就听说杨老先生爱排场,把生日宴开到自家刚建成不久的云顶山庄,顺便邀请了各界知名人士过去小住,这次请的尤其多,还有很多像叶含铮一样不请自来的,给足了杨老面子。


下车前刘经理递给叶含铮一张房卡,他还有点事情要办,叮嘱道:“董事长今天有贵客,估计只能明天晚饭有时间聊几句,你今天就先随便转转,有什么问题咱们电话联系。”叶含铮跟他道谢,带着礼物去找房间。


张总四五十岁,挺着圆滚滚的啤酒肚,乐呵呵地说:“你怎么来了?跟你们徐总过来拜寿?”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叶含铮颔首,笑着说:“是我自己过来拜访的,徐总最近休息。”


张总也想来了,徐州刚结了婚,肯定忙得很,又跟他简单聊了几句,叶含铮说:“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本该是我去您府上拜访的。”


越往里走,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全都带着礼物,都是受邀参加生日宴会的,还有一些熟悉的面孔,有合作过的,有在报纸新闻上见过的。


“哎呦,小叶总监?”


“张总?”叶含铮听到有人叫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张总是他第一个客户,后来举家迁移,去了国外,生意也都转到了那边,有两三年没见过了。


叶含铮遗憾地说:“这么匆忙……”


“是啊,没办法,如果这次不是想见见陆家那位新上任的总裁,我才不会大老远地跑回来。”


叶含铮一楞,提着礼盒的手微微颤抖,“您说,陆家……”


“哎呀你瞅瞅你,还是这么规规矩矩,大家都忙,你们更忙。”张总通情达理:“而且我那多远啊,去一趟还得休个年假,划不来。”


叶含铮跟着笑起来,问道:“您这次回来,还有别的安排吗?”


原本是想等宴会结束后,邀请他一起吃饭,张总却摆摆手说:“没了没了,明天晚上的飞机,这边完事就得赶紧走,公司还有个会等着开。”


陆家的新闻从不外漏,内部如何更是没人知道,这么多年以来,叶含铮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他的消息,迫切地想知道更多。


张总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八卦起来没完没了,“人家都说商场如战场,像咱们这种小公司平时斗起来还你死我活,更别提陆家了,陆昊东也是个厉害人物,对自己的儿子绝不手软,我要是能有他一半心狠,我家那个不成器的,估计早就不用我操心了,这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说是陆少爷十几岁就进了公司核心,直接威胁到了窥视陆家股份的一部分董事,那些吃人的董事一个一个的可都是奔着他的命去的,换我这么个身经百战阅历丰富的,估计都待不了半年,他一个孩子竟然可以把那些老贼全都连根拔起,不服不行啊。”


再走不远,就到了山庄的别墅,一栋主楼,左右还有两栋是客用楼,叶含铮和张总去了左边那栋,又碰到了刚刚跟他问路买颜料的人,提着一个小袋子,匆匆忙忙地跑了过去。


“陆氏啊,谁都知道。”


叶含铮有些出神,过了半晌才问:“新任总裁,是陆……陆明霄……少爷吗?”他太久没有提过这个名字,嗓子干涩地险些发不出声音。


张总说:“除了他还能有谁,这陆少爷是真的厉害,不仅干掉了他爸,还把他家那些企图造反的董事收拾得服服帖帖。”


佣人又问:“那什么时候用餐?我让厨房准备。”


吴林说:“不用费事,待会煮一点粥端上来就行了。”


佣人说:“但是我家主人交代,说是要好好招待陆总。”


这人名字叫吴林,把颜料送到主楼客房,又退出来静静等着。


杨家的佣人走过来问:“陆总醒了吗?”


吴林示意她小声一点,说是醒了。


房间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深色的浴袍,估计是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有些湿,他像是没瞧见吴林这个人,面无表情地玩着飞镖,一支一支的银色镖针正中红心,甚至把原本钉在镖盘上面的都打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他手里的那一支。


佣人没再说什么,不好意思地说:“我家主人没想到陆总提前一天到了,这会儿正在从外省赶回来,还请陆总多担待。”


吴林点了点头,目送佣人下楼,过了一会,又见她把煮好的粥端了上来,接到手里,转身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吴林说:“粥就好,白粥。”


吴林止住脚步没有动,看着窗外折来的暗影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低声说:“陆总,您的粥。”


话音落下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复,吴林不敢再出声了,端着托盘站在门口,他今天买来的颜料已经用了,连同画笔一起放在靠窗的书桌上,桌面上还摆着一个刚刚补了色的小玩偶,那东西很小,吴林见过几次,是一只可爱的小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