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30章

第30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卫生间墙壁上的海报,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清理干净,但传言并没有随之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像是洪水激流,要彻底击溃叶含铮的心理防线,才肯善罢甘休。


徐笙在班里动用了好几次特权,明着暗着的强调不许讨论这件事情,但根本堵不住悠悠众口,毕竟言论自由,都是私下传看,又没违反校园纪律。


她怕课间人多嘴杂,让叶含铮去办公室待着,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几个好朋友都在这里,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乔可听说这件事的第一个反应就觉得是胡扯,可叶含铮昨天清理海报的态度,又让他觉得是真的,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小四眼说:“那怎么办,不可能一直让他们说吧?马上就高三了,谁受得了一群苍蝇在耳边嗡嗡地乱讲!”


叶含铮看着他们为自己担忧,心里感激,可这种事情除了默默承受,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叶芝兰确实是他的母亲,也确实演了那些上不了台面的电影,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过就是被别人说几句,忍一忍就过去,想着陆明霄还有两天就能回来了,心里又高兴起来。


晚上回家,管家看他脸色不太好,细心地问:“感冒好些了吗?”


“都别愁眉苦脸了。”叶含铮说:“真的没事。”


“怎么会没事!全年级都在说你嘲笑你。”乔可拽着头发:“到底该怎么办,不然让校领导出面吧。”


徐笙说:“我早就找过了,但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只有高中部的人知道一些,还有些人根本不了解情况,如果找了校领导,搬到台面上去说,那不就是昭告天下了吗?而且就算校领导出面,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强硬处理,只能说说了事。”


等待陆明霄的时间有些漫长,好像每分每秒都被无限拉长了,叶含铮拿出那封写好的情书看了看,觉得有些句子不够好,修修改改,重写了两遍,才又放回信封里,压在书包最底层。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他心情好了很多,可有些人偏偏不想他这么轻松,放学和乔可分开后,刚准备去存放处取车,就被一群人堵在了窄小的胡同里。


六点多钟,天还亮着,叶含铮看清了带头的人,正是高三辍学的冯晟,身边还站着一个人,染着黄色的头发,看起来有些面熟。


叶含铮点点头说:“好多了。”


管家揉了揉他的头发:“记得按时吃药,如果学业太紧张的话,家里的工作可以先放一放。”


叶含铮满口应着,他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但到底还是个孩子,眼中不自觉流露出的情绪,依旧没有瞒住管家。


叶含铮确实想不起来了,但管他叫插班生,难道是小学同学?


“我今天是来跟你道歉的。”那人提醒:“小时候,不该用凉水泼你。”


叶含铮想了想,不确定地问:“你是,胡哲?”


“好久不见啊,插班生。”


“你是......”


“忘了?”


陆明霄回想起来:“我不是让你处理了吗?”


管家说:“是,我当时帮他安排了转学,刚好他的父亲胡胜杰在岗位上出了一些问题,就一并调走了。”


陆明霄问:“他父亲本身就有问题?”


“哈哈?”胡哲的笑声里充满讽刺,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说:“你他妈还真的忘了?”


“胡哲?”高速上行驶着一辆黑色轿车,管家刚从机场接到匆匆赶回来的陆明霄,幸好这次去了邻市,只飞了一个多小时。


“少爷可能不记得了,那孩子小时候欺负过含铮,往他身上泼了一盆冷水,后来又假借的道歉之名,诬陷含铮当众推他。”管家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父子,陆明霄眉头紧锁,陆昊东始终一脸平静。


“是啊。”胡哲说:“何止海报,还有把她的种子,她那些种子可不太好找,年头太久了,废了我不少力气。”


叶含铮无法理解他的做法,眼中含着少有的愤怒。


胡哲看他终于被激怒了,反而笑了起来,他这些天始终在暗处观察叶含铮的反应,见他不气不恼,没有大哭崩溃,恨意更深,恶毒地说:“怎么?你妈拍那种下流的东西,不就是给人看的?我不过是帮她扩大知名度,满足她的虚荣心,让更多人看到她躺在男人身下放荡……”


“嗯,听说是猥亵女员工,就算那位胡哲当时没有欺负含铮,也会被调走,但是胡哲似乎把这所有的一切,都记在了含铮的身上。”


陆明霄紧紧握着拳头,想要立刻赶回去,这几天不知道叶含铮是怎么忍受的,对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管家上午去了趟学校,把所有的事情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包括叶芝兰海报,以及满校的流言蜚语,“我打电话问了胡胜杰现在的上司,他被调职以后,经常酗酒,对妻子非打即骂,导致两人离婚,胡哲归他养,但他一直觉得儿子没有跟少爷搞好关系,断了他的前程。”


“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抢了我的位置!我们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胡同里的路灯突然亮了起来,有一个似乎坏了,忽明忽暗地映在胡哲阴晦的脸上,叶含铮根本没想到会是他,“所以,我妈妈的海报,也是你贴的吗?”


“你干什么陆昊东!让我下去!”陆明霄用力地扣着门锁,可车门纹丝不动,他急得用身体去撞,骨骼碰在玻璃上,发出一声一声闷响。


那群人还在向叶含铮施暴,与此同时,陆明霄的后颈也被陆昊东卡住,将他的脸贴在车窗上,强迫他目睹正在发生的一切。


“你下去能做什么?”陆昊东说:“跟着一起被打吗?”


“你闭嘴——!”叶含铮红着眼睛使劲挣脱胡哲的牵制,又反扑过去跟他扭打在一起,他根本不会打架,但他受不了胡哲这样说,对方人多,还有冯晟和一群混混,叶含铮死咬着嘴角,砸了胡哲两拳,就被冯晟拽起来扔到一遍,叶含铮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冯晟,冯晟却主动说:“上次让你跑了,这次看你还敢跑?”


胡哲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来,哼笑着说:“晟哥可悠着点,别往明面上打。”


短暂刺耳的刹车声从马路对面响起,陆明霄经过这里,看到窗外景象瞬间爆出一声怒吼,让管家停车,他隐约看到叶含铮缩卷在地上,被冯晟连踹了好几脚,疯了似的想要下车,却听陆昊东淡淡开口,让管家把车门锁上。


陆明霄眼睁睁看着窗外,那些人落在叶含铮身上的每一脚,都像是剜着他心里的肉,疼得他全身颤抖。


他知道他做不到,凭他自己的能力,他没有一样可以做到。


“明霄。”陆昊东松开他的后颈,让管家报警,“我早就教过你弱肉强食。”他的目光看得有些远,像是对陆明霄说,也像是自言自语:“如果保护不了喜欢的人,就要眼睁睁地看他受人欺负,甚至看着他死。”


“你放开我!放开我!”陆明霄不停地挣扎,似乎回到了初中那年,他在斗兽场里被逼着看完一场吃人的表演,现在又被逼着,看叶含铮受伤。


陆昊东沉声说:“如果你有办法平息这场恶斗,有办法帮那个孩子抹去他母亲生前所有的痕迹,让他安心毕业,让他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麻烦。


“那我让你下去,如果你都能办到,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


“可以。”


“所有人的电脑上都不会出现。”


“可以。”


管家听着他们父子之间的对话,微微地叹了口气。对面的警察来得很快,叶含铮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散了一地的书,他没在意别的,而是先把一个被踩得皱皱巴巴的信封捡起来,擦干净了上面土,警察想要把他带走,他却看了眼时间,摇了摇头。


陆明霄知道为什么,平时这个时间他会打电话,也可能会发视频,果然,叶含铮等人走后,对着手机屏幕照了照,发现脸上没伤,又傻乎乎地笑起来,似乎在演练着什么。


“你可以抹掉他母亲拍过的东西吗?”陆明霄说。


“可以。”


“你可以.......”


“明霄,我们都是商人,只懂交易,没有付出。”


“你可以让学校里的传言平息下来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以。”


“你可以让那个胡哲彻底消失,让今天碰过他的人都得到加倍的惩罚吗?”


陆明霄说:“你想要我做什么?”


“做你该做的事,在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不要再想多余的事了。”


陆明霄看着叶含铮的背影沉默下来,陆昊东说:“让傅衍去说吧。”


“我去说。”陆明霄阖上眼,靠在椅背上:“我亲自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