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27章

第27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陆少爷突然回来,让叶含铮高兴了好一会儿,直到睡觉前,才又想起了那个梦,他倒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怕今晚再做奇怪的梦,被陆明霄发现就糟糕了。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在浴室穿上睡衣,拖着僵硬的脚步回到房里。


陆明霄正靠在床上百~万\小!说,见他进来怔了怔,皱着眉问:“你很冷?”


叶含铮穿了一套很厚的棉睡衣,热得脸色通红,还嘴硬说:“不太冷。”


“不冷你穿那么厚?”陆明霄放下书说:“脱了。”


叶含铮犹豫了一会儿,脱了棉睡衣。


“不许说谎。”


叶含铮这次脸是真的红了,连带耳朵,蚊子似的嗡嗡:“梦.......梦.......遗了。”


陆明霄怎么都没想到是这个原因,盯着他红红的耳垂咳了一声,硬邦邦地回了声:“哦。”


陆明霄刚想让他上床,发现藏在棉睡衣底下的竟然是一套绒睡衣?怪不得脸这么红,不热才怪。他一个眼神扫过去,叶含铮就知道不能穿,于是又把绒睡衣脱了下来,这次露出了平时穿的衣服,但皱皱巴巴的,像是小了很多,陆明霄觉得不对劲儿,下了床揪起他衣服的下摆,数了数,一共三层,还不算最里面的小背心,眉角跳动地问:“你是套娃吗?”


“不是。”叶含铮目光闪躲,现在才意识到越掩饰就越可疑,但为时已晚,陆明霄双手抱胸,问他:“为什么穿成这样。”


“我......”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叶含铮开始不能理解,毕竟他们两个在,完全可以照顾少爷,后来才明白过来,如果陆明霄在家里,那陆老爷子和程书蕴,也务必会赶回来。


只是没想到,就连他从来没见过的陆先生,也一起回来了。


方姨从家里带了一点特产,分给管家和其他佣人,开始盘算今晚的年夜饭,“得有二十年没给陆先生做过饭了,都快忘了他的口味。”嘴上说忘了,还是娴熟地把葱姜蒜收了起来。


那天晚上叶含铮还是被迫脱了两层睡衣,幸好第二天一早平安无事,才松了口气。


眼看就到了春节,家里还没仔细布置,如果只有管家和叶含铮,那怎么都好说,两人在后院的小餐厅里吃一顿火锅,再一起看看晚会,这个年就算过了。


但如今主人回来,就不能这么马虎了,管家急忙给方姨和其他佣人打了电话,让她们放弃假期。


她赶忙禁声,不再说话了。


叶含铮从没见过管家这么严肃的样子,也跟着闭上了嘴,管家看起来有些疲倦,停顿几秒,轻叹了口气,又对方姨说:“如果被他听到,会不高兴。”


“诶。”方姨说:“我知道您是为我好。”


叶含铮说:“陆先生有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吗?”


“是啊,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不回来了,别说是咱们家里,就连祁安市都没回来过,我听说啊,这是他的......”


“不要议论主人。”方姨话没说完,管家就走了进来。


“问你话呢。”程书蕴又翻出一个毛绒绒的小帽子,看见叶含铮过来,忙说:“快来孩子,试试这个。”


叶含铮说了声谢谢,带在头上,头围稍微小了点,看起来别别扭扭的,程书蕴微微仰头帮他整理了一下,才猛地意识到:“瞧瞧我这脑子,我买的好像是儿童款。”


她比了比叶含铮的身高,有点感慨:“含铮已经长大了啊。”


管家点点头,又看向叶含铮:“夫人给你买了礼物,快出来看看。”


程书蕴许久没在国内过年,高兴得一大早就带着佣人出门购物,她虽然上了年纪,但保养得当,身体又好,完全没有普通老年人的模样,拿着一件红毛衣比划着问陆老爷子:“你说明霄会不会喜欢啊?”


陆老爷子靠在沙发上看报纸,掀着眼皮往二楼书房瞥,他儿子和孙子在里面待了快两个小时了,说什么也不带他,真是不孝。


正想着,一声巨大的摔门声从二楼传来,客厅的人同时仰头,看到陆明霄阴沉着脸回到卧室,过了一会儿,陆先生也走了出来,目光沉静地扫过楼下所有人,最后在叶含铮身上停留了几秒,去了三楼。


这种场面司空见惯,陆明霄小的时候对陆先生还有一些敬畏,现在长大了,也会跟他发生争吵。


开饭的时候,陆明霄照旧没有下楼,他任性惯了,每次发脾气都是这样,程书蕴给所有赶回来的佣人发了红包,让他们忙完回到后院看看电视,放放烟花,叶含铮也收到了一个,但给了管家,管家没拒绝,知道这孩子心里想什么,也就收下了。


叶含铮微笑着点了点头。


“刚来咱们家的时候,还是个小豆丁呢。”她让叶含铮把帽子摘下来,又送给他一件毛衣,红彤彤的跟陆明霄的那件一样,看着特别喜庆,但这次又买大了,愁得头疼。


“老了就是老了,心态再年轻脑子跟不上,也是白搭。”陆老爷子坐在一旁说风凉话,非常在意地盯着书房,心里还不停地吐槽,真是无法无天,根本不把他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


他喊了一声:“少爷”,拿着毛衣走了过去,陆明霄淡淡瞥了他一眼,似乎还在生气,叶含铮不知道原因,也没开口问,只想着如何哄陆明霄高兴,别让他气鼓鼓地饿肚子。


上楼时,顺带着把那顶儿童帽也拿了过来,程书蕴很有童心,买了一顶企鹅形状的,看起来非常可爱,叶含铮把帽子戴上,又把卷在手腕上的毛衣袖子放下来,蹲在地上。


陆明霄问:“你干什么?”


“您不回去休息吗?”叶含铮把刚煮好的饺子盛出来,准备端到楼上,管家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陆先生说:“你上去吧,我再等一会儿。”


叶含铮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卧室里的灯光有点暗,陆明霄坐在阳台的地毯上,看着窗外,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清,叶含铮把饺子放在一旁,调亮灯光,又看到床上扔着一件红毛衣,应该是程书蕴拿上来的。


“不是不是。”叶含铮伸出手,指了指帽子,公布答案:“是企鹅!”


“什么企鹅,就是叶胖啾。”陆明霄勾起嘴角,心情好了不少,抬手把叶含铮揽到身边,让他跟自己并排坐着。


窗外有人放起了烟花,叶含铮看了一会儿,说:“少爷吃饭吗?”


那件毛衣确实很大,可以把叶含铮整个身体藏起来,他甩着两条袖子“叽叽叽”地叫了两声,陆明霄配合地说:“鸡?”


叶含铮摇头,又甩着袖子左摇右摆地挪了两步,陆明霄挑了挑眉:“鸭子?”


“叶胖啾?”


“可是......”


“没有可是。”


叶含铮知道,再说下去他又要不高兴了,于是把毛衣拿起来:“那少爷把衣服穿上好不好?马上就是新的一年啦,王婶跟我说过,新年就要穿上新衣服,这叫辞旧迎.......”


陆明霄说:“不吃。”


“还是吃点吧?”


“说了不吃。”


“闭嘴。”陆明霄不耐烦地拿过毛衣套在身上,又虎着脸让他保持安静,他刚刚被陆昊东教训了一顿,怪他没提前通知就匆匆忙忙地跑回来,打乱了很多计划,问他原因,他又闭口不谈,所以僵持了许久。


虽然是他的错,但他不想认错。


过了凌晨,炮竹的声音渐渐小了很多,后院的佣人都去休息了,陆明霄也准备洗漱,刚想站起来,肩膀突然一沉,发现叶含铮竟然靠在他身上睡着了,今晚除夕,他跟着佣人们忙了一天,确实累了。


陆明霄的目光落在他的鼻梁上,又慢慢地坐回原地,远处的夜空中炸开了一朵烟花,陆少爷突然扭过头,对着他微张的嘴角,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