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23章

第23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由于事发突然,原定放学之后的排练挪到了明天,楚昕昕要连夜修改剧本,把多出来的时间全部用上。


叶含铮一刻没耽误地赶回家,刚好陆明霄也回来不久,正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少爷!”叶含铮兴冲冲地跑到他身边喊了一声。


陆明霄抬眼问:“怎么了?”


叶含铮说:“你真的要参加我们班的舞台剧表演吗?”


陆明霄神情淡然地点了点头。


“真的吗?”叶含铮再次确认,生怕是在学校出现了幻听。


“嗯。”陆明霄站起来,眉眼间似乎还带着一丝不得已的勉强,瞥了叶含铮一眼:“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


叶含铮眼睛弯弯的:“因为能和少爷一起演出!所以特别开心!”他很少这么喜形于色,脸上的笑容怎么掩都掩盖不住,吃过晚饭,管家把新买来的茶叶放在茶罐里,听到叶含铮一边擦桌子一边哼着歌,哼得还是一首陆老爷子常在家里放的古董歌,老掉牙的那种,没一句在调上的,无奈地笑着问:“含铮很喜欢表演吗?”


叶含铮说:“不是呀,我不会表演。”


“嗯!”


“为什么?”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叶含铮高兴地睡不着觉,躺在床上每过几分钟就要睁开眼看看时间。


“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


“那这么高兴,只是单纯的因为少爷?”


“嗯!”他每句话的音调都在欢快地往上扬,最开始知道要表演节目的时候,只是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任务看待,但得知陆明霄要加入之后,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就好像那个任务背后放着一个神秘的盒子,打开之后绽出五颜六色的烟花,还有藏着一个巨大的惊喜。


叶含铮赶紧道歉,也跟着坐起来,他已经尽量放轻动作了,但还是把陆明霄吵醒了。


“问你呢。”陆明霄说:“为什么不睡觉?”


叶含铮又看了一眼时间,还没躺好就被陆明霄发现了,小声地问:“少爷还没睡啊?”


陆明霄皱着眉坐起来:“你压着我的胸口,一会轻一会重得动来动去,谁能睡得着?”


“然后快点去上课。”


“再然后呢?”


叶含铮扣了扣手指,又捂着嘴忍不住笑起来:“我想快点天亮。”


陆明霄打了个哈欠:“然后呢?”


陆明霄没出声,走到床的另一边,对他伸出一只手,叶含铮傻傻地递过去,搭在他的手心上问:“怎么了?”


“不是要排练吗?”陆明霄把人拉下来,一起光着脚站在软绵绵的地毯上。


“再然后快点下课快点放学,这样就可以快点和少爷一起排练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面闪着迫切的光,甚至连自己都没察觉出来。


陆明霄看了他一会儿,掀开被子下床,叶含铮急忙把灯调亮,问道:“少爷你要去哪?”


“哦好,好的......”叶含铮按他说的往后仰了一些,疑惑地问:“少爷看过那本书了吗?”


“当然,既然答应了参加节目,总要了解一下吧?手。”陆明霄面不改色地抬抬下巴:“搭在我肩上。”


“排练?”叶含铮看到他睡衣的最后一颗扣子松了,习惯性地帮他扣好,才说:“可是剧本楚昕昕还没有写出来呀?”


“这种东西需要什么剧本?”陆明霄说:“重要的场景只有那么几幕,参加舞会,丢鞋和找人,剧本再怎么改这个几个场景都不会变。”他抬手扣住叶含铮的腰,严肃地说:“身体打直,往后仰。”


叶含铮“噗”地笑出声,跟着陆明霄一点一点地学起来,他从没跳过舞,连看都没怎么看过,只是没想到睡觉打滚儿那么利落,跳起来四肢却不太协调,学起来磕磕绊绊,半个小时候连一个八拍都没学会,还踩了陆明霄好几次,“你也太笨了吧?”陆少爷嫌弃地说。


“对不起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叶含铮激动地说:“要跳舞吗?”


“不然呢?大半夜摆出这种动作是为了罚站吗?”


“右啊,你那是左!”他吼了一声,叶含铮就更紧张了,有点迷茫地问:“哪……哪个是右啊......”


陆明霄跟他对视了两秒钟,没绷住,竟然笑了出来,戳着他的额头说:“你这些年的一百分都是抄的吧?”


“你如果是故意的早就被我扔出去了,重来,我进左,你退右。”


“哦哦......”叶含铮手忙脚乱:“退右,右......”


“少爷。”半晌,叶含铮才开口问:“你是什么时候学得跳舞啊?”


陆明霄说:“前年暑假,这种交际舞很普遍,看一看就会了,到这一步记得转圈。”


叶含铮也觉得自己蠢透了,刚准备冷静下来分分左右,突然感觉身体一轻,陆明霄竟然把他抱离地面,让他的双脚落在了自己的脚背上。


“少,少爷?”叶含铮震惊不已,急忙想从他脚背上挪开,陆明霄却不耐烦地说:“站好。”他重新扣住叶含铮的腰,一步一步地重头开始,两人不是第一次距离这么近,也早就习惯了彼此的呼吸和温度,叶含铮安静地记着动作,目光落在陆明霄挺直的鼻梁上,又挪到他深沉的眼眸里。


这个八拍的动作幅度稍微有点大,陆明霄为了防止叶含铮从他脚上掉下去,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又用另外一只手护住了他的背,原本两人之间还有一点距离,此时却贴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记住了吗?”几分钟后,陆明霄停下来问,叶含铮抵在他的肩膀上,看不到正脸,过了许久都没有说话,陆明霄觉得不太正常,想问他怎么了,却突然感受到一阵阵不正常的心跳,不是他的,而且隔着一道胸膛,来自叶含铮的。


咚,咚,咚……


剧烈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地如擂鼓般敲击着,连带陆明霄的心也跟着快了起来,叶含铮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紧紧地攥着他的睡衣,明明过了午夜,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可两人依旧觉得很吵,掺杂着细微的呼吸,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