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22章

第22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虽然当着陆明霄的面有些不好意思,但叶含铮还是听话地把裙子换上了,蓝白相间的洋装看起来十分华贵,裙摆层层叠叠,像是点缀在天空中的白色云朵,系好背后的蝴蝶结,又拽了拽宽大的领口,由于穿得过于匆忙,一时间也没查清楚应该把领子拉到肩膀两侧,还是应该挂在肩膀上面?


想问问陆明霄,但陆少爷冷漠地靠在门口,似乎并不想理他,叶含铮只能拿出手机搜了搜,他的手机上也挂着一只小恶龙,晃来晃去的和陆明霄放在床头的那只对上了眼。


陆明霄没做任何评价,盯着他突挑的锁骨看了两分钟,脸色越来越黑。


果然很难看,叶含铮心里说。


陆明霄拧着眉问:“你演什么角色。”


啊,有了。


要拉到肩膀两侧,这样可以露出锁骨。


叶含铮对着镜子整理了半天,终于穿好了,回过头问陆少爷:“是,是不是有点奇怪?”


“谁会看那种幼稚的东西?”


“我呀,我昨天才看完的。”


“所以说你幼稚。”陆明霄板着脸出门,给叶含铮留下一抹冷酷的背景,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灰姑娘。”


“灰姑娘为什么穿成这样?”


“这件应该是参加舞会时需要的,还有一件没这么好看。”叶含铮把裙子脱下来问:“少爷没看过这部童话故事吗?”


方姨说:“还用看哦,那摔门的动静都快传到火车站咯。”


祁安火车站距离陆家三十多公里,方姨掩着嘴夸张地说:“也就是家里的门质量好,不然早就摔坏了。”


“哈哈。”叶含铮跟着偷笑,拿出两个鸡蛋,准备做了一碗蛋羹。


叶含铮冲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整理好裙子,跑去厨房帮忙。


他这几年的厨艺精进不少,普通的家常菜都可以做得七七八八,方姨正在炖汤,看见他清洗蒸箱,小声问:“少爷又发脾气了?”


“您看见了呀?”


他站在门口眨了眨眼,觉得今天的陆少爷有些奇怪,正纠结要不要趴门缝看看情况,陆明霄突然漏出一颗脑袋,凶巴巴地说:“走开。”


“哦。”叶含铮一步三回头地下楼,直到没影了,陆明霄才谨慎地把门关上,不仅关上,还锁上了,又使劲拽了两下确定推不开,才放心地回到书桌前,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本书。


这本书是陆明霄很小的时候程书蕴买回来的,上面写着世界经典童话《灰姑娘》。


开饭的时候陆明霄果然没有下楼,陆老爷子两口又去旅游了,餐桌上的饭菜摆了半个小时候没人吃,只好原封不动地撤了回去。


叶含铮把蛋羹端出来,盛了一碗汤,敲了敲书房的门。门虛掩着,可以听到里面传来抽屉推拉的声音,陆明霄似乎往里面扔了一件东西,又慌忙地翻开一本新书,才说了声:“进来。”


书房没什么不同,只是其中一个书架被翻得有点乱,叶含铮把蛋羹放在桌上,刚打算过去收拾,就被陆明霄赶了出来。


周牧是三班的,他们大多数都是从初中直升,班次没有太大变动,“是这样的。”周牧说:“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这次晚会能不能两个班合作,一起出个节目。”


“为什么一起出?”乔可说:“你们班不是报过诗歌朗诵了吗?”


“是报过了,但是......”周牧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们班,班主任觉得诗歌朗诵太单调了,想要换一个有新意的。”


竟然真的有舞会?那岂不是要露着肩膀,跟男主角搂搂抱抱地跳舞?


陆少爷又耐心地看了两页,气得把书扔了。


周一午休,徐笙把叶含铮叫到办公室,本以为要提前排练,但除了乔可他们几个,还有一个宣传部的男生叫周牧,平时挺阳光的一个孩子,此时看起来有点拘谨,徐笙说:“我们班的负责人都到齐了,有什么话直说吧。”


“你们不是今天上午刚刚报了舞台剧吗?其实,周五晚上我们也想要改成舞台剧。”周牧手里攥着一张纸条,时不时瞥上两眼,接着说:“撞方案倒是没什么,但如果是两场舞台剧的话,肯定会延长正常晚会的时间,还会给观众造,造成审美疲劳,所以我想了一下,可以跟你们班合作,这样不仅可以拉长了单场舞台剧的表演时间,还可以保证晚会不被延时。”


小四眼有点迷茫:“什么意思?”


由于元旦晚会时间有限,每个节目的时长都尽量控制在十分钟左右,最多不能超过十五分钟,楚昕昕拿着剧本说:“这个办法好!两个班加起来时长最起码有三十分钟!本来我担还心咱们这个剧十几分钟演不完,三班要是能一起合作,那就太棒了!”


乔可说:“那就换啊,为什么要跟我们合作?”


周牧说:“因为咱们两个班的想法不谋而合。”


“嗯?”


“男,男生可以吗?”


“我们这是性转剧啊。”


周牧说:“拜托了,就王子不要转行吗?”


徐笙说:“确实可以,但是我们这边除了王子的演员,其他角色都定了啊。”


周牧激动地说:“王子可以!”


“那你们班有女生愿意演吗?”


“陆明霄。”


“陆明霄!?”周牧说完,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叶含铮,他有点期待地问:“陆明霄会演吗?”


周牧说:“会。”


乔可八卦地问:“难道你们有人选了?”


周牧说:“是有一个人选。”


乔可问:“谁呀?”


“他怎么可能参加这种活动?”徐笙条件反射地掏出小镜子照了照:“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周牧把纸条塞进兜里,回想了一番上午的遭遇,他被陆明霄单独叫到天台,吓得腿脚发颤,还以为自己哪里惹到他了,却没想到被委以重任,刚好诗歌朗诵这个节目老师确实不满意,陆明霄能想到这个办法,确实帮了大忙,而且还帮他准备好了说辞,让人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此时此刻,周牧真诚地说:“是真的,班主任对他一直不积极参与班级活动的行为非常不满,所以这次强迫他必须参加,他也是......万不得已。”


“真是,非常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