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21章

第21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皱眉小恶龙在陆明霄的手机上挂了三年多,互相拉扯,彼此嫌弃,胖嘟嘟的小东西,每次接电话的时候都在陆明霄耳边挂晃来晃去,引人注目。


“为什么晚点回家?”陆明霄从座位上站起来,路过高二一班门口,往里面瞥了一眼,空无一人。


迎面走过来几个女同学,看见他止住脚步,开始窃窃私语,陆明霄皱着眉挂断电话,把手机塞进兜里,他这几年又长高了很多,将近一米八五,肩宽腿长,鼻梁高挺,线条分明的脸上,镶着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表情常年硬邦邦的,此时看起来更加不高兴。


小四眼换了一副新眼镜,翻着元旦晚会的节目单说:“说唱朗诵类的太多了,一点都不新颖。”


乔可撅着上嘴唇,上面放了根圆珠笔,坚持不到一分钟,“吧唧”掉在桌子上:“要我说就舞台剧吧,还有半个多月呢,随便演演,排练一下就能出彩,叶含铮你说呢?”


升入高中,他们几个还在一个班,共同当选了学生会干部,徐笙做了会长,叶含铮因为不能经常性的参加会议,成了组织部的一员,但这次元旦晚会跟他们班有关,徐笙拉着几个人一起讨论。


管家在校门外等他,看他出来为他打开车门,“含铮说今天要留校开会,估计会晚点回去。”


“嗯。”陆明霄靠在椅背上,闭着眼说:“知道了。”


学生会办公室正在举行圆桌会议,徐笙变成了大姑娘,掉着马尾辫说:“就剩下咱们班的节目没定了。”


小四眼说:“可名著之所以成为名著就是因为它具有深刻的意义,怎么能说枯燥沉重呢。”


乔可说:“那还童话故事还有世界文明的呢,不也一样有意义吗?而且还是启蒙教育呢,说得好像名著比童话高贵一样。”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我也没说名著就比童话故事高贵啊,你今天是吃枪药了呀?”


“舞台剧演什么?”叶含铮说:“名著还是童话?”


小四眼说:“名著吧,可以找几部有深度有代表性的!”


乔可说:“我选童话,元旦晚会本来就是一个放松的时候,你偏偏要搞一些枯燥沉重的东西,学习还没学够啊。”


晚上十点钟,叶含铮才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方姨给他留了点饭,招呼他到厨房吃完了再上去。


“少爷睡了吗?”叶含铮身上带着一股寒气,摘下毛绒绒的手套问。


方姨说:“已经睡了,少爷这两天睡得早,听说是陆先生比较忙,没时间管他,趁机偷懒呢。”


乔可说:“我才没吃枪药,我就事论事。”


“好好好打住!”徐笙抬手制止:“我觉得乔可说的没错,童话看起来比较轻松,刚好可以让高三的学长学姐们放松放松。”又问叶含铮:“你觉得演哪部比较好?”


叶含铮说:“我很少看童话故事,唯一一场童话剧还是几年前看的。”他看了眼时间想要早点回去,但徐笙说:“那先选一个吧,今天定了,明天就得找演员出剧本。”


陆明霄皱眉:“为什么这么晚?”


叶含铮说:“帮忙选节目。”


陆明霄问:“你演什么?”


叶含铮笑了笑,吃过饭又去了佣人专用的卫生间洗漱干净,才回到卧室。


卧室的灯亮着,地毯上扔着一本书,应该是陆明霄看着看着睡着了,掉在了地上,叶含铮捡起来放好,轻手轻脚地躺在陆明霄身边,“几点了?”


陆明霄没睡熟,顺手把叶含铮拉进怀里,他们这样抱了三年,早就习惯了,叶含铮小声说:“快十一点了。”


徐笙把目光落在叶含铮身上,勾起嘴说:“女主不如交给你吧。”


“我?”叶含铮说:“我不会演戏啊。”


徐笙说:“班上哪个人会啊,又不需要要你演多好,你往那一站就能给我吸引一大批掌声!”


叶含铮说:“应该是旁白或者是个工具人。”


半晌,陆明霄没回应,看样子又睡着了,叶含铮偷偷地戳了戳他浓密的睫毛,抻出胳膊把灯光调暗,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两天叶含铮都在为舞台剧选角的事情奔走,楚昕昕是编剧,为了营造出喜剧效果,特意搞了一出性转版《灰姑娘》,但却忽略了这部剧百分之80%都是女性角色,什么继母继姐魔法仙女,都要男生出演,好不容易找到几个愿意配合的,发现还有两个空缺,女主和继母。


临近放学,徐笙又带着叶含铮去了一趟礼堂后台,找到一间更衣室,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服装,都是往年活动的时候校方出资购买的,徐笙挑了两件递给叶含铮:“你拿回去洗一洗再穿吧,在这里放了好久了,好像还有坏的地方,再随便缝缝。”


华丽的洋装非常占地方,叶含铮找了一个巨大的袋子,才勉强挂在车上带回了家。


趁着第二天周末,叶含铮把裙子清洗干净,又找出针线,坐在楼梯口缝破洞,也不知道更衣室是不是有老鼠,好好的一件衣服上面破了四五个洞,索性裙摆够大,缝上之后看不出来。


叶含铮这几年越长越好了,很多时候连徐笙都自愧不如,好端端的一个男生用漂亮形容,也不知道是褒是贬。


“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徐笙又拽来乔可,敲定了最终的演员表:“你演恶毒的继母,周一开始排练。”


“是舞台剧需要的演出服。”


陆明霄问:“为什么用你缝,你是你们班的保姆吗。”


“不是的。”叶含铮抖了抖裙子站起来说:“因为我要出演一个角色,需要穿这种衣服。”


“你干什么呢?”陆明霄从书房出来,走下来问。


叶含铮说:“缝衣服。”


“什么衣服?”


“你穿?”陆明霄上下打量着裙子,挑着眉问:“试过吗?”


“还没有,才洗干净。”叶含铮说:“不过应该可以穿,等我拿回学校再……”


“现在试。”


“啊?”


陆明霄说:“现在,立刻,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