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16章

第16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叶含铮的床就被请出了陆少爷的房间,陆明霄面无表情地说:“我们现在都长大,需要彼此的空间。”


叶含铮可以理解,毕竟一直跟少爷睡也不符合规矩,他把床挪到了陆明霄指定的房间,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打开窗户通了通风。


新房间就在卧室隔壁,一直空着没人住,叶含铮行李不多,除了被子枕头,只有一个行李箱,里面是春夏秋冬的换洗衣服,一季两套。


陆明霄靠在门口问:“你只有这么点东西?”


叶含铮说:“是呀,都是管家帮我买的,因为长个子比较快,所以这两年换的很勤,但之前的衣服都还是新的,丢掉了很可惜。”


叶含铮四处看了看,突然想起一件事,暂时把被子放下,陆少爷随着被子回到床上,轻“哼”了一声,挑了挑眉问:“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叶含铮走到阳台,给那盆安神花浇了点水,疑惑地回过头问:“说什么?”


这是重点吗?陆明霄瞥了眼准备搬走的被子,磨着牙。


叶含铮先把行李箱拖过去,又回来抱被子,陆明霄依旧站在门口,表情凝重。


“好。”陆明霄气得点了点空气,掉头走了。


奇怪……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陆明霄看他放下小喷壶,又回去抱起被子,皱着眉说:“你真的没话说?”


叶含铮眨眨眼:“没有啊。”


陆明霄看他一眼,把笔丢在一旁,冷酷地说:“谁让你进来的。”


叶含铮把托盘放在桌上,规规矩矩地站在他身后说:“少爷,对不起。”


叶含铮把床铺好,趴在虚掩的书房门口,里面的陆少爷正黑着脸转笔,看起来非常生气。


叶含铮抓了抓头发,找不到原因,今天上午除了搬床的时候管家过来帮忙,其他时间只有他们两个接触,所以有机会惹他生气的肯定是自己,叶含铮看了眼时间匆匆跑进厨房,他让方姨帮忙盯着火,为陆明霄专门煮了一碗汤,因为是新学的,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但是看少爷现在这个状态,午饭肯定不会吃了,叶含铮把汤盛出来,跟方姨要了一块甜甜的水果糖,端到房里。


陆明霄暴躁:“不知道你就道歉?”


叶含铮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肯定是我错了,少爷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昨天跟方姨学的汤,煲了三个小时,你尝一尝味道吧。”


“对不起什么?”


叶含铮说:“我也不知道。”


陆明霄没接,淡淡地说:“我不吃糖。”


你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哪里错了,所以我才不吃。


“有什么可尝的。”陆明霄嫌弃地拿起勺子尝了一口,评价道:“还行吧。”


叶含铮笑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一块糖递给他。


都不再客气一下?!陆明霄楞了几秒,抬手让他出去。


太傻了,太傻了!他才不会把这种傻瓜当成宝贝!


叶含铮这次读懂了他的眼神,又把糖放回兜里。


......


叶含铮急忙下床,往隔壁房间跑,结果陆明霄先他一步站在门口,正打算敲门。


“少爷怎么了?”叶含铮看他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着急地问:“又做噩梦了吗?”


当天晚上,叶含铮失眠了,一是在想陆明霄为什么生气,二是不太习惯,自他来到陆家,两个人就睡在一个房间甚至一张床,他早就习惯了陆明霄气息,也习惯了睡觉时开着灯,黑漆漆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叶含铮屏住呼吸,希望可以听到一点关于陆明霄的声音,过了几十秒,叶含铮捂着憋红的脸,吐出一长气。


怪不得少爷总是说他笨蛋,这种行为确实很像笨蛋,他抱着枕头笑了笑,刚想翻个身,突然听到“咚”的一声闷响,像是谁摔倒在地。


走廊里灯火通明,“哒”地一声,叶含铮打开了客房的灯。


陆明霄额头有点红,硬邦邦地说:“是我的房间停电了。”


陆明霄清清嗓子,把头扭到一边:“停电了。”


停,停电?


管家的年纪也不算太大吧......只有四十几岁而已。


叶含铮问:“那少爷今天要睡在这里吗?”


“哦,那要不要找管家修......”


“修什么修。”陆明霄说:“他那么大岁数了,让他睡个好觉吧。”


“随便吧,又不是没挤过,总比看不见强。”


叶含铮点了点头,上次外出睡得帐篷也是这么大,但当时两人都裹在睡袋里,不像现在紧紧挨着,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啧。”陆明霄嫌弃地说:“也只能睡在这里了。”


“可是床有点小......”虽然前阵子换了大床,但也是单人的。


整整一天陆明霄都在书房学习,陆先生对他的要求越来越高,除了睡觉根本没有什么喘气的机会,晚上八点多,陆明霄洗漱完毕,听到有人敲门,这个时间不是管家就是叶含铮,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过去,果然看见叶含铮抱着软绵绵的被子堵在门口。


陆明霄问:“干什么?”


第二天,叶含铮去卧室打扫卫生,按了一下床头灯,果然不亮了,刚想拔掉电源给管家看看,结果发现插头已经被人拔掉了?


他蹲在地上想了一会儿,噗地一声笑出来,又怕陆明霄从书房回来发现,赶紧捂住嘴巴。


“嗯!”


“好吧。”陆明霄勉为其难:“那你进来看看。”


叶含铮下巴压在枕头上面,笑着说:“帮少爷修灯。”


陆明霄说:“你会吗?”


叶含铮弯着眼睛站起来,看到他的额头已经没事了,问道:“少爷,昨天的话,我还能说吗?”


“什么话?”


叶含铮先把被子放到床上,又装模作样地研究半天,最后抬手插上电源。


陆明霄瞥了一眼,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


叶含铮说:“因为我想和少爷一个房间,每天都帮少爷修灯!”


陆明霄问:“为什么?”


叶含铮说:“我可以不搬到隔壁去吗?”


陆明霄没忍住笑了一声,又赶紧板着脸说:“我的糖呢?”


叶含铮一直放在兜里,掏出来给他:“晚上就不要吃了吧,对牙齿不好。”


陆明霄剥开糖纸,含在嘴里,高傲地说:“要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