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9章

第9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叶含铮突然换了床,还有一点点不适应,那张小床他睡了五年,确实有点伸不开腿了,把床单被罩铺完刚好九点半,又去厨房端了一碗汤,送到书房里。


从去年开始,陆明霄每天晚上都会在书房学习到很晚,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心爱的足球了,学的东西叶含铮全都看不懂,总之不是初中的教材。


进门的之前,似乎听到陆明霄正在跟谁通电话,靠在椅背上,垂着眼说:“知道了。”


电话那边不知说了什么,陆明霄皱着眉越来越不高兴,但语气又是少有的顺从,叶含铮猜想,对方应该是陆先生,那是陆明霄唯一怕的人,用怕也不完全正确,应该是尊敬,毕竟是他的父亲,听说十分严厉。


他了解陆明霄的脾气,从不在他生气的时候出声,安安静静的,把自己当成空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床的原因,直到后半夜叶含铮都没有睡着,他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很少出现这样的情况,正翻来覆去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细微地呻吟声,接着是急促且粗重的喘息,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事物追赶,拼了命的奔跑。


但很多时候陆明霄也只是表面顺从,挂断电话之后暴跳如雷,把桌面上所有的东西都扔到地上,手机也摔成了两瓣。


叶含铮止住脚步没有进去,直到陆明霄摔够了,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才走进去收拾狼藉。


叶含铮没动,感觉房里的灯光微微亮了一些,陆明霄气息还没有平稳下来,就光着脚下了床,灯光还是太暗,好像踉跄几步。那之后,许久没有动静,可也没有听到陆明霄躺下的声音,叶含铮偷偷地睁开眼睛,发现陆明霄面色苍白地坐在地毯上,手上攥着他的被角,靠在他的床沿上。


是太害怕了,所以想离他近一点吗?


叶含铮刚想起来看看,就听“啊”的一声惊吼,陆明霄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狼狈地向他投来一道目光,叶含铮急忙闭上眼睛,翻了个身,装作熟睡的样子。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陆明霄不喜欢别人看他出糗,被噩梦惊醒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应该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吧。


叶含铮说:“好像是很可怕的梦,我从来没见过少爷那个样子,您知道原因吗?”


管家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跟陆先生有关。”


叶含铮没有问,偷偷挪动身体,往陆明霄身边凑了凑。


本以为只是偶尔的一次噩梦,但是接下来几天,陆明霄都被惊醒了,直到周六,管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趁着陆明霄白天补眠的时候向叶含铮问了情况。


“只是什么?”叶含铮担心地问,他不想陆明霄再吓醒了,他睡眠不足精神不好心,心情也不好,已经好几天没跟自己说话了。


管家叹气:“只是陆先生有些操之过急了,少爷才十三岁,很多东西,他根本接受不了。”管家没有详细地跟叶含铮说明,毕竟他也是个孩子,但他听说,春节的时候陆先生带着陆明霄去看了一场斗兽演出,那种签订了生死契的表演充满血腥暴力,野兽撕咬着人类的后颈,把模糊的血肉一块一块地扯进嘴里,初衷是要告诉陆明霄什么叫弱肉强食,却忘了他的年纪,忽略了他是不是能承受的住。


“少爷的父亲?”


“嗯。”管家说:“虽然老爷子和程夫人都非常平易近人,但陆先生却有些不同,他很有手腕,陆家是到了他手上之后,才走到现在这一步,因为只有少爷一个孩子,所以陆先生对他非常严格,甚至从现在就已经给他灌输一些商人的思想,还让他看一些比较难懂的报表,那些东西我都看不懂,幸好少爷聪明,难不倒他,只是.......”


“做噩梦?”王婶说:“是不是撞邪了呀?”


叶含铮笑着说:“不是不是,就是白天看到了可怕的东西,所以晚上会吓醒。”


叶含铮问管家如何才能让少爷不做噩梦,可除了熬点养神的汤,没有别的办法,这种事情也不能跟陆明霄提,就算提了,也不能让他突然就不怕了,睡个好觉。


想来想去,叶含铮只好给王婶打了电话,一般老家人会懂得比较多。


“你哥哥呀?”王婶说:“如果他身边有人就哄哄他,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安心。”


当天晚上,叶含铮躺在床上装睡,等陆明霄睡着后,又轻手轻脚地偷偷下床,蹲在他的床边,他不知道今天陆明霄会不会惊醒,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守着比较好。


“哦哦,这样啊。”王婶说:“那很正常,你小时候有一次被隔壁家的狼狗吓到了,连着好几个晚上睡觉都会哭醒,我抱着你哄一哄就好了。”


叶含铮说:“那怎么样才能不让他吓醒呢?不是我做噩梦,是我哥哥,他最近都没有睡好。”


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陆明霄稍微冷静了一点。


叶含铮急忙抓住他手,小声安抚:“少爷别怕,没事的,没事的,我在你身边,不要怕。”


凌晨两点左右,陆明霄果然又呜咽了几声,叶含铮困得眼皮打架,立刻站起来,轻轻拍了他两下,可是没用,陆明霄挣扎的更明显了,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冷汗,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不要,不要吃我......走开......滚开!”


好像有用?


叶含铮帮他擦了擦汗,又帮他把被子盖严,每当他表情紧张的时候,都会按着王婶说的方式,一边轻柔地拍着被子,一边小声地哄着他,对他说梦里都是假的,不要害怕。


直到到凌晨四点多,陆明霄的呼吸渐渐沉稳下来,叶含铮打了个哈欠准备上床睡觉,可又怕自己睡过头,干脆换了衣服坐在床边,等着他的少爷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