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4章

第4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入学手续办理的很顺利,第二天,叶含铮就成了陆明宵的同学,老师让他站在讲台做自我介绍,又给他安排了靠窗的位置,坐在陆明宵身后。


小孩子看什么都新奇,班里突然来了一个插班生,都想过去认识一下,但插班生距离陆明宵太近了,又没什么人敢靠近。


“听说陆明宵昨天把胡哲打了。”


“陆明宵可真凶。”


“可是他家有钱,打了又不会被罚站。”


“就是,如果是别人,老师早就罚了!没准还会请家长呢!”


叶含铮从卫生间回来,听到走廊上议论纷纷,以前他在青川县的学校也总是听到类似的议论,甚至当着他的面说,推推搡搡的还嘲笑他。


胡哲皱着眉,又看了一眼正在睡觉的陆明宵。


祁安小学的教材和青川县不同,前面的内容叶含铮没学过,后面的听起来也有些费力,班主任特别关照他,让他有不懂的地方去办公室问,会单独给他讲解。


陆明宵连着睡了两节课才起来,叶含铮去办公室之前,拿出书包里的小保温壶,拧盖子,倒进壶上配套的杯子里,递到他手上说:“少爷,喝水。”


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在背后说陆明宵,昨天的事情,明明是那个叫胡哲的错,叶含铮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好像着凉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十点钟左右,胡哲肿着嘴角出现在教室,整个人看起来怯生生的,想跟陆明宵说话,又不敢过去,刚好看见座位上的叶含铮,拉着同桌问:“他怎么进来了?”


同桌说:“他是插班生,以后就是咱们的同学了。”


老师一向喜欢乖巧听话的孩子,加上叶含铮十分聪明,很多东西一点就透,教起来不费劲,讲完题笑着夸奖他几句,让他先回教室上课,等自习课的时候再过来,叶含铮点点头,抿着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老师问他是不是生病了?


叶含铮说:“没有。”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只是觉得身上冷,脸上却烧烧的。


老师说:“回去多穿点衣服,最近天气冷。”


教室里原本乱哄哄的,因为他一句话,音量低了下来,片刻,又像什么都没发生,扭过头继续说说笑笑。


往常类似的事情都是胡哲抢着做,但陆明宵却从没喝过他的水。


哼,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真会装可怜!胡哲气得咬牙,狠狠攥着铅笔,戳断了笔尖。


“有事吗?”叶含铮谨慎地退后一点。


胡哲眼中有些不情愿,但嘴上却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好,不该用凉水泼你,我怕陆明宵冷,所以才那么着急,对不起。”


他冲着叶含铮伸出一只手,叶含铮抱着书本没有动,胡哲皱了皱眉:“老师教过握手言和这个词,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你原谅我吧。”


叶含铮礼貌地说声谢谢,出了办公室,看见一直站在门口等他的胡哲。


“那个......昨天的事情......”


叶含铮没想跟他说话,却被胡哲强行挡住:“你先别走。”


叶含铮急忙解释:“我,我没有推他......”


“他推了他推了!我看见了!”又是昨天那一群小男生,七嘴八舌地说:“胡哲跟他道歉,他不理胡哲。”


“是啊,胡哲昨天是不对,但是他都主动道歉了!”


话说得特别诚恳认真,叶含铮看了他几秒钟,刚要跟他握手说:“没关系......”就见胡哲突然变脸,猛地倒在地上,大声地哭起来:“你干什么呀!我都跟你道歉了!你为什么还推我!”


叶含铮一楞,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这个位置距离办公室和教室都很近,胡哲的哭声瞬间惊动了老师,班主任挤过围观人群,扶起胡哲,失望地看着叶含铮,“老师以为你是个好孩子。”


“什么跟班啊,我听说是佣人,这么小就当佣人,真没出息。”


“哈哈,小佣人,小奴才。”这位同学话音刚落,就被同伴捂住了嘴拽到一旁,陆明宵不知什么时候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穿过旁观人群自动让开的小路,走到中间。


胡哲的哭声早就止住了,看到陆明宵竟然又呜咽起来:“明,明宵,昨天是我不对,我跟叶同学道歉,你可以让他原谅我吗?”


“我也看见了,胡哲态度可好了!”


“就是就是,就算胡哲昨天不对,可陆明宵也打他了呀,嘴都流血了,叶含铮都没流血!”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多,老师喊了一声安静,还是没挡住窃窃私语:“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陆明宵的小跟班嘛。”


叶含铮呆呆地怔在原地,嘴角干涩的泛起了白,那一刻想说点什么,可沉默了几秒,又安静地闭上了嘴。


这里不是青川县,没有愿意信任他的陈叔和王婶。


可就算在青川县,生活似乎也是这样,原来一切都没有变好,好像......还变得更糟糕了,叶芝兰死了,魏国锋把他卖了,他在青川县没有一个正经的家,到了祁安市连家都没有了,叶含铮突然觉得有点难过,这一个多月以来积压的恐惧和委屈,好像随着身上莫名其妙的热度,一起烧了起来。


陆明宵还没说话,“叮铃铃——”的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班主任把走廊上的人都赶进了教室,只留下了他们三个,叶含铮看着陆明宵,希望他能相信自己没有推过胡哲,可刚喊了一声:“少爷。”


就听陆明宵冷冷地说了一句:“不要在这里叫我少爷。”


“三十九度半,少爷先睡吧,我把他抱出去,叫张医生过来。”


晚上十点左右,叶含铮昏昏沉沉地被吵醒,他躺在小木床上,紧紧地抱着被子,耳边嗡嗡隆隆的,好像听到了陆明宵的声音,“算了,让他睡这里吧,你把灯调亮一点,我看不清。”


“可是少爷明天还要上课。”好像是管家在说话:“总不能一直拉着他的手,还是让我抱走吧。”


“他怎么还在哭啊?”


“发烧了。”


“很严重吗?”


“热......”


“热?不是冷吗?”


叶含铮隐隐听见了关门的声音,想要睁开眼睛,却难受的动不了,他不想影响陆明宵,挣扎地要坐起来,凉风顺着被子钻入身体,又被人严严实实地堵住了风口,凶巴巴地说:“别乱动。”


“都说算了。”陆明宵明显不耐烦地说:“你先去给张医生打电话。”


“那......好吧,我现在去打。”


“热......”


“啧,真是麻烦,你先松手。”叶含铮不知道自己攥着什么, 松开手上的力道,听到有人渐渐走远,过了一会儿,那人又走了回来,他费力地睁开眼,隐约看到陆明宵正站在床边,手上拿了一块打湿的毛巾,放在他滚烫的额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