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2章

第2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来到祁安市的第二天,叶含铮成了陆小少爷的玩伴,陆家很大,人也很多,陆明宵含着金汤匙出生,三代单传,十分任性,用陆老爷子的话说,都是惯的,但不惯着也没办法,真的要打要骂谁都不舍得,就连陆呈老爷子,也是嘴上逞能,对着空气凶两句。


到底没人能让陆明宵穿上外套再去院子里踢球,程书蕴吩咐佣人跟出去守着,来到叶含铮面前,笑着说:“以后就跟着明宵吧,他没有兄弟姐妹,你在他身边,陪着他玩。”


叶含铮点点头,和一名真正的管家去了二楼,柯文也跟了上去,对管家说了几客套话,把叶含铮带到楼梯口:“来之前,你叔和婶给我塞了点钱,让我多帮忙照顾着,你要是留在龙哥那,我兴许还能帮一把,但是来了陆家,咱们往后估计也见不着了。”说着把钱掏出来,塞进叶含铮的小书包里,想了想问:“你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吗?”


“主人。”柯文说:“你是佣人。”


说得太深,怕叶含铮不懂,柯文没跟孩子拐弯抹角,用最简单直白的话,让他认识到自己的身份,他也只能帮叶含铮这些了,以后在陆家是好是坏,看他自己。


柯文和龙哥走后,管家把叶含铮带到了陆明宵的房间里,告诉他暂时跟少爷睡一起,少爷要是不愿意,再搬出来。


叶含铮说:“知道一点。”


柯文说:“知道就好,别听他们的,什么玩伴不玩伴,都是蒙人的,你自己得时刻记住,你是来照顾陆小少爷的,别人家让你跟他玩,你就真的把他当成小朋友了。”


叶含铮似懂非懂:“不是小朋友……那他是什么?”


两个小时过去,陆明宵还没有上楼,叶含铮整晚没睡,觉得有点累,又不敢随便坐,只好蹲在门口,睡着了。


他很少做梦,这次却梦到了叶芝兰,梦里的叶芝兰成了一位真正的女明星,站在颁奖典礼的舞台上光彩照人,她从来没有抱过叶含铮,却在梦里抱了一次,还跟他说对不起,问他:“你怪不怪妈妈?”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叶含铮说:“不怪。”


程书蕴用心良苦,觉得小孩子之间得多接触才会有感情,睡在一起才会亲,她想让自己那个霸道不讲理的孙子学会友爱,学会分享,初衷是好的,只是不知道成果怎么样。


陆明宵的房间很大,有很多叶含铮叫不上名字的玩具,床看起来也软绵绵的,地上还铺了厚厚的地毯,像踩在棉花上,管家告诉他不要随便乱跑,不要惹陆明宵不开心,陆明宵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试图和他讲道理,他啊,没有道理。


管家和陈叔一样慈爱,交代完之后,又告诉他佣人该去哪里吃饭,该去哪里上厕所,如果找不到,就去客厅问他。


“不要像妈妈,拼了命的,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叶芝兰带着她的明星梦彻底的走了,可叶含铮依旧觉得有人捏他的脸,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陆明霄抱着球蹲在他面前问:“你是小狗吗?”


叶含铮摇摇头:“我不是。”


叶芝兰说:“可是我没有养过你,还让你被同学欺负。”


叶含铮抠着手指说:“那也不怪,陈叔跟我说,你是妈妈,你把我生出来,给我了生命,所以我不怪你。”


“原来你这么好,是我错过你了。”叶芝兰又抱了他一会儿,把他放在地上,弯下腰捏了捏他的脸蛋:“宝宝,以后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不要像妈妈一样。”


“嗯,让我等着少爷安排。”


“啧,有什么可安排的,真是烦死了。”陆明霄把足球扔到地上,跑去浴室洗澡:“那找人搬张床吧,只有小狗才会睡在地上,我可不要小狗。”


到了晚上,小木床搬了进来,距离陆明霄的大床一米远,铺着蓝色的床单,上面还飘着白色的云朵,管家把叶含铮叫到门口,对他说:“明天是周一,要去学校上课,早上七点钟少爷就要起床,他的起床气比较大,你要小心一点。”


“不是小狗为什么趴在地上睡觉?”


叶含铮站起来:“没有你的同意,我不能睡......睡少爷的床,但是眼睛睁不开了,就在这里睡着了。”


陆明霄说:“是管家让你进来的?”


管家问:“你上学了吗?”


叶含铮说:“上学了。”


“几年级?”


叶含铮问:“起床气是什么?”


管家说:“就是被吵醒之后会发脾气。”


“哦。”


第二天一早,陆明霄被闹钟吵了起来,把枕头砸在地上,又把进来伺候的佣人都哄了出去,刚想躺在继续睡,突然发现房间里还站着一个人,不高兴地问:“你是谁啊?”


叶含铮眨眨眼:“我是叶......”


“叶含铮。”陆明霄想起来了,倒头又睡了过去。


“二年级。”


“那跟少爷差不多。”叶含铮的具体情况已经从龙哥那里了解的清清楚楚,但暂时还不能给他办转学手续,具体要看和陆明霄相处的好不好,如果不好,那这个孩子还不知道怎么安置,“对了,睡觉的时候不要关灯。”管家叮嘱他:“少爷有一点点夜盲,如果半夜起来,会看不清东西。”


叶含铮记在心里,回到房间时,陆明霄已经睡着了,他跑了一天,累得打起了小呼噜,床头的灯一直亮着,叶含铮脱了衣服,躺在小木床上,想着进入秋天就漫山遍野都是红的青川县,想着教他道理的陈叔,想着给他做玉米饼的王婶……


陆明霄皱眉:“我没有手吗?为什么用你洗脸?”


叶含铮说:“因为少爷不想起床,可是再不起来,上学就要迟到了。”


上学?陆明霄怔了怔,才想起来今天星期一,气吼吼地又摔了个枕头,不情不愿地去浴室,出来时叶含铮正拿着他的衣服站在门口,陆明霄一脸的不高兴地伸手,让他伺候自己把衣服穿上。


七点十分,陆小少爷完全没有起床的打算,叶含铮想了想,跑去浴室拿了一块毛巾,沾湿了,趴在床边帮他擦脸。


“你干什么?!”脸上湿乎乎的,吓得陆明宵瞬间弹了起来。


叶含铮说:“帮少爷洗脸。”


“怎么矮的跟五岁半一样?”


“王婶说男孩子长个子会比较晚。”


“放屁,我也是男的,我就长得高。”


叶含铮小小的,比陆明霄矮上半个头,自己的衣服刚会穿没几年,就要开始帮别人穿了。


“喂,你八岁了?”


“嗯。”


叶含铮不知道他长高的原因,闭上嘴不说话,认认真真的帮他系纽扣。


“嗤嗤”两声,陆明霄突然笑了起来,叶含铮抬眼看他,有点疑惑,陆明霄高傲地挑挑眉,抬手拽过他的领子,利落地把他身上系错的纽扣调换了位置,嘲讽道:“自己的衣服都没穿好,还要帮我穿衣服。”


“真是个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