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铮铮 > 第1章

第1章

作者:一个米饼 返回目录

叶芝兰从小就有个明星梦,但没钱没势,还没考上电影学院,每天坐在理发店门口醉生梦死,希望睡一觉醒来,就能红遍大街小巷,十八岁这样想,二十八岁还在这样想。


青川县是小地方,都认识叶芝兰这个人,毕竟她长得好看,还演过好些不要脸的片子,嘴上骂她婊/子贱/货,背地里却到处传看她的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电影,收藏她撅/臀挺/胸的海报。


有一年叶芝兰又关了理发店去外地拍戏,几个月后回来,挺着个大肚子,邻居家的王婶心善,看她拖着沉甸甸的肚子不方便,就照顾了她几天,还帮她准备了小孩的棉袄棉裤,深冬的一天,叶芝兰生了,王婶抱着生出来的就会咯咯笑的糯米团子,问叶芝兰,“娃叫啥呀?”


叶含铮八岁那年,叶芝兰又一次离开了青川县,这一去小半年没有回来,学校里的孩子把他堵到厕所门口,冲他扔叶芝兰的照片,上面赤身/裸/体,不堪入目。


“小姐的儿子也是当小姐的!”


“哈哈哈我看他就是小姐!男生才不长他那个样子!”


叶芝兰阖上眼睛,转头就睡,到底也没给娃取个名字。


直到娃娃两岁,上户口的找上门,叶芝兰才想起来,随口说:“叫叶寒心吧。”


寒心寒心,听着都寒心,好好的男娃娃,怎么能取这样的名字?王婶把娃抱回家,问了教书的老伴,陈叔推了推老花镜,摇着波浪鼓,慈爱地说:“叫含铮吧,希望他长大以后可以做一个坚强坚韧,善良正直的人。”


叶含铮红着眼圈爬起来,自己提上裤子。


“叔……什么是小姐?”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陈叔背着他往回走:“算是……一种职业吧。”


“他的鸡/鸡是不是假的呀?明明带上假发就是女孩子!”


“我猜也是假的!快脱了裤子检查一下!”


陈叔下课赶过来时,叶含铮已经被几个小孩压倒在地,一边骂他“小姐”一边扒他的裤子,陈叔气的破口大骂,卷着书卷拍在几个孩子身上,这才一哄而散。


陈叔一怔,哈哈笑了起来:“也是,管你一个就够了。”


晚上王婶做了红烧鱼,香喷喷的盛了一满盆,又从锅边上铲下几个黄橙橙的玉米饼子,喊了声正在洗手的叶含铮,老俩口没孩子,这么多年一直把叶含铮当成自己的儿子照顾,想着如果叶芝兰再也不回来了,就供叶含铮上高中,上大学,要是有合适的,就再给他说个媳妇,踏踏实实的过一辈子。


桌上正说着今天的蔬菜又涨价了,“滴滴”的车笛响了起来,王婶放下玉米饼出门,过了十几分钟才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士。


“是不好的职业吗?”


陈叔说:“好不好,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或是自愿的又或者是被迫的,总之不管别人做什么,都是别人的选择,我们管不着,也不应该管,人这一生,过好自己尚且不算容易,哪有闲心去管别人的闲事?”


叶含铮抹掉没落下来的泪珠子,他被人欺负了心里不好受,但始终忍着,没哭出声,“那叔和婶不是管我了吗?”


那是叶含铮第一次来到祁安市,第一次进入小洋楼,也是第一次见到他的父亲,魏国锋。


“龙……龙哥,您看这孩子怎么样?”魏国锋胡子拉碴,一点不像叶兰芝说得英俊潇洒,他手上带血,好像少了一根指头,跪在地上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磕头,“龙哥,求您再宽限几天吧,我,我房子车子都卖了,再不行,再不行连这孩子一起给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着拽过瑟瑟发抖的叶含铮往前推,龙哥掀开眼皮:“宽限几天?”


魏国锋说:“五天!就五天!我,我骗的那几个女的马上就能下海了,赚了钱立刻就能还给您!”


王婶看了叶含铮一会儿,嘴唇发白,擦掉他脸上沾着的玉米屑,呜咽道:“叶芝兰没了,你爸的人来接你了。”


叶含铮知道他有个爸爸,叶芝兰活着的时候常说,目光贪婪又丑陋,听说他爸爸在大城市里,听说有很多家大公司。


西装男自称是家里的管家,领着叶含铮收拾完小书包,跟陈叔王婶告别,带着他走了。


西装男还站在他的后面,问道:“这孩子怎么办?”


龙哥想了想,走到叶含铮面前问:“几岁了?”


叶含铮后退半步,小声说:“八岁。”


龙哥说:“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五天后还不上,后果可不是我能控制的。”


魏国锋连连点头,捂着四根手指,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叶含铮紧紧地攥着书包,瞪着一双澄澈的眼睛,一动都不敢动。


叶含铮这次懂了一些,怔怔地看向门口。


第二天,西装男把睡在地下室的叶含铮叫出来,让他去卫生间洗脸,又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叶含铮一个晚上没敢睡觉,心里想家,可被关在黑乎乎的铁房子里,哪都不能去,他是西装男见过最乖的一个小孩,明明怕的要命,却拼命忍着,没有哭过。


西装男问:“你为什么不哭。”


“长得倒是挺可爱的,就是不知道陆少爷喜不喜欢。”


叶含铮不理解他说什么,只觉得害怕,“叔……叔叔我,我可以回家吗?”


龙哥呵呵地笑了,胡撸胡撸他的脑袋:“家是回不去了,你亲爸已经把你卖给我了。”


“当然不住,陆家那是正经的有钱人,管家下人都是从专门的学校毕业的高材生,你表现好点,或者可以留在他们家,以后吃穿用度,估计全都有人管了。”柯文帮他整理身上的小衣服:“就是陆小少爷脾气不好,伺候他,也不见得是件轻松事。”


龙哥在祁安市混了很多年,人到中年,想要干点正经营生,托了几层关系攀附上了陆家,陆家多有钱龙哥不清楚,只知道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吃穿住行,都跟他家产业有关,陆家要是有一天垮了,估计半边天也得塌了。


柯文带着叶含铮进门的时候,龙哥已经坐在陆家的客厅里了,陆老爷子戴着老花镜看报纸,陆老夫人端着红茶时不时地往楼上看,龙哥有点拘谨,恭恭敬敬地没有一点匪气,“我听说,正在给小少爷找玩伴?”


叶含铮说:“叔和婶照顾我,我不想哭,让他们担心……”他从小懂事,叶芝兰不管他,哭也不管,反而笑一笑,还招邻居喜欢。


西装男叫柯文,带了他一路,多少有些感情:“我也不知道这么跟你说你懂不懂,你妈被你爸骗了,一时接受不了跳楼自杀,你爸是个赌徒酒鬼,做的是拉皮条的买卖,他欠了龙哥场子的钱,把你给卖了,原本龙哥要个孩子没用,碰巧赶上陆家的小少爷缺个玩伴,龙哥想把你送去试试,成了做个人情,不成你以后就住地下室,长大了在赌场打杂。”


叶含铮问:“陆,陆家……也住铁房子吗?”


程书蕴瞅了一眼:“这是,谁家的?”


“诶。”龙哥说:“老家是青川县的,他爸不学好,他妈前阵子也死了,就落在了我的上手,您也知道我一个开保安公司的,哪会照顾小孩,就想着要不送来给小少爷看看,要是觉得行,以后就留下照顾着小少爷。”


程书蕴苦笑:“光我看不行,得明霄喜欢。”又端详叶含铮一会儿:“是男孩吧?”


陆老夫人姓程,叫程书蕴:“找了几个,明宵都不喜欢。”


说是玩伴,其实就是小奴才,只是现代社会都是文明人,不兴搞主仆那一套。


龙哥给柯文使了个眼色,让他把叶含铮领过来:“这孩子您看行吗?”


陆小少爷叫陆明霄,嘴上说:“不穿!不要影响我踢球。”


程书蕴急忙站起来:“明霄小心一点,先把衣服穿上。”


陆明霄更不耐烦了:“都说了不穿不穿!”


“是是。”龙哥说:“他妈长得漂亮,细眉桃眼的,随了。”


程书蕴又问老伴的意思,陆老先生冷哼:“找什么玩伴,惯得不成样子,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话音刚落,楼上就传来一声巨响,“咚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至远,也不知谁在追跑打闹,一直顽皮的转圈圈,叶含铮仰头,看见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男孩,怀里抱着一个足球,从楼上跑了下来,佣人跟着后面,累得气喘吁吁:“少,少爷,先把衣服穿上。”


屋里吵吵嚷嚷乱成一团,陆明宵不管不顾地踩上球鞋就要出门,刚迈了半步,突然发现脚丫子动不了了。


他疑惑地低下头,看到一个小孩蹲在他面前,正细心地帮他系鞋带。


陆明宵问:“你是谁?”


“那,那你慢点跑。”程书蕴担心的不得了,刚要走过去,就被陆老爷子拦下,凶斥道:“跑跑跑!让他跑!早晚有摔疼的那一天!”


程书蕴疼孙子,赶紧维护:“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你再吓到他!”


龙哥想要站起来拉架,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有钱人家真是难懂,一个毛儿孩子而已,拽过来打一顿,不就得了吗?


“哦。”陆明宵打量他几秒,想走,被叶含铮拉住了手腕,认真地问:“那你要吗?”


“叶含铮是谁?”


小孩想了想:“柯文叔叔说,是来给你做玩伴的。”


“叶含铮。”


“什么?”


“那你要我吗?”叶含铮重复了一遍:“我会系鞋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