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临神传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没有怎么办

第二百八十九章 没有怎么办

作者:红尘寻道 返回目录

钦天吃了虚无学院老者的一掌,虽被琴姐化去一些力量,两人还是摔倒在地上。


起身之时,皆吐出一口鲜血,只见虚无学院的老者扶起子安问道:“有没有事,那小子有没有伤到你?”


“爷爷,你可要替我报仇啊。”子安哭诉道。


“好,你放心,爷爷一定帮你报仇。”


老者说完转身看着钦天和琴姐道:“你小子胆大包天,杀戮之心这么重,伤害无辜之人,你该死。”


钦天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说道:“我想到了所有,却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个废物的爷爷,之前规定可是死战,你现在不仅破坏规则,还对我出手,欲取我性命,这恐怕不是你这样强者该有的姿态吧?”


“我如何做需要你教吗?”


“呵呵,死战只能活下一人,你公然出手阻止也就算了,现在还对我出手,这不是混蛋是什么?还是说你想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实力,不要脸面了?”


虚无学院的老者欲取钦天的性命,钦天自是不会对老者再有半分尊敬之意。


“老夫乃无上强者,你这种废物还不值得老夫出手。”


“呵呵,我是废物?那你孙子是什么?废物不如吧,要不是他有你这样一位不要脸的老家伙当爷爷,此时还能站着说话?早已躺下,成为了一具尸体。”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钦天对老者根本没有尊敬,也不惧怕老者,即便老者比钦天高了好几个境界。


对老者,钦天内心只有愤怒,刚才老者出手明显就是想要取自己的性命,要不是琴姐及时出手,自己恐怕已经死了。


为了化解自己身上的力量,琴姐也受了伤,钦天如何能不愤怒。


但老者毕竟是强者, 钦天此时还不是老者的对手,动手是不可能的,只能据理力争,让老者颜面尽失。


“你小子杀戮之气如此之中,今后还不成为人类的祸患,我建议将此人废去修为,一生不得再入觉醒。”老者开口说道。


“你管的也太宽了,再说了,你哪知眼睛看见了我杀戮之气太重?刚才可是死战,你不要将此事忘了,要说论罪,也得治你的罪,将死战规则至于不顾,应当废去修为,一生囚禁。”


老者要治钦天的罪,钦天也将老者的罪摆出来,反正违反规则的是老者,钦天怎么说都是有理的。


要不是老者境界高,钦天都要过去一巴掌呼死他,只可惜钦天做不到。


“你敢治罪老夫?找死。”钦天要治老者的罪,老者被激怒,上前欲取钦天的性命。


“哎,前辈,您等一下。”塔破浪忽然站出来道。


“你有何事?”老者没什么耐心道。


“前辈,您这样出手,这小子肯定不会认罪,还会污蔑您,我可是切实有这小子的罪证。”塔破浪道。


“什么罪证?快快拿出来。”


塔破浪对着一旁拍了拍手,忽然从人群中走出两人来。


钦天往台下一望,对于此人再熟悉不过了。


“小子,这人你应该很熟悉吧?阿贵,你上来。”塔破浪眯笑着看着钦天,这就是他准备给钦天的大礼。


钦天看着阿贵,阿贵也看着钦天,忽的阿贵阴笑着说道:“你以为你能掌控我?我永远是塔公子的人。”


阿贵朝着塔破浪身边走去,塔破浪对着老者说道:“此人就是人证,他掌握了这小子杀人的证据。”


“你快快说来”老者道。


“禀前辈,此人在黑山杀了一人,乃是我家公子于锐达。”阿贵躬身说道。


“说仔细些”


“前辈,此人在黑山......现在我公子的尸首还被他藏着,应该藏在一个独特的宝贝袋中,不信前辈您可以搜他的身。”阿贵指着钦天道。


钦天此前虽然放着阿贵,但没想到阿贵还是和塔破浪联合起来,现在竟然要污蔑他。


于锐达是塔破浪杀得,现在竟然将罪责推在钦天身上。


“快,将宝贝袋交出来。”老者怒喝道,上前逼近钦天。


钦天笑了笑道:“别人说我杀了人,我就杀了人?我也要指控塔破浪,于锐达乃是塔破浪杀死的。”


“我的儿啊,你好狠的心啊,还我儿的命来。”忽然擂台下又冲出一人,一中年男子,哭着喊着上了擂台。


“你又是何人?”虚无学院的老者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问道。


“我是于锐达的父亲,我儿失踪多时,一直没有消息,没想到竟然遭了此人的毒手,前辈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于锐达的父亲哭诉道,直接跪在了地上,泪流满面。


“好,我一定会为你做主。”虚无学院的老者道。


“快,宝贝袋拿出来,否则的话,我将直接出手,将你格杀。”老者指着钦天道。


“倘若我的宝贝袋中没有他说的什么于锐达的尸首,那又该如何解释?”钦天道。


“没有那就是你将尸首藏在了别处,一样罪责难逃。”


“哈哈,有也是死,没有也是死,既然你们如此不讲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钦天大笑道,这群人蛮不讲理,无需再多说什么。


“冥顽不灵,死。”虚无学院的老者出手了,一掌打向钦天。


琴姐上前,准备抵挡老者的攻击,忽的游离子的声音传来:“仗着境界欺负我的弟子?还诬陷我弟子,你们做的很好。”


老者的攻击还未到钦天的身前,便被游离子直接化解了,游离子的身形落在钦天的前面,将钦天和琴姐护在身后。


“你是何人?敢对我出手?”虚无学院的老者说道。


“我乃是游离子,是他的师尊,你这老匹夫,脑子糊涂,脸皮也不要,一个神通境的强者,对一个觉醒境的人出手,你还要脸吗?这么大岁数活到畜生身上去了?还是你这狗东西本就是一个畜生?”


游离子很愤怒,以往的平易近人此时没有了,对着虚无学院的老者就是一顿痛骂,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虚无学院的人而区别对待。


“你说什么?敢辱骂老夫?”老者被游离子骂了一顿,很是恼怒。


“老匹夫,我不仅骂你,还要揍你。”游离子直接出手,根本不说二话,对着老者就是一拳。


随后两人飞到天上,神通境强者的战斗不是这些觉醒境能够承受的住的。


战斗一会,两人不分上下,只好罢手,回到擂台之上。


“小子,不要以为这老家伙可以保住你,你犯下的错就要认。”虚无学院的老者没有拿下游离子,脸面无光,又拿钦天说事。


“怎么,你威胁我弟子?”游离子道。


“哼”老者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塔破浪站出来道:“游上师,他确实是杀了于锐达,尸首就藏在他身上的宝贝袋中。”


“要是没有呢?”游离子道。


“没有就证明他无罪,我们自然是不会再追究他的责任。”塔破浪自信道,阿贵当初见于锐达尸首不见了,除了钦天还能是谁拿走了,虽然事实是塔破浪杀了于锐达,但现在尸首在钦天身上,栽赃陷害还不简单?


游离子看向钦天,只见钦天微微点了点头。


“好,就按你说的办,但是要是我弟子宝贝袋中并没有尸首,那你们要赔偿我弟子的名誉损失。”游离子道。


“我们同意,有什么要求你们只管提。”塔破浪见游离子同意了,也同意游离子提出的条件。


钦天对着塔破浪邪魅笑道:“塔破浪,倘若我宝贝袋中没有尸首,你要赔偿我一万颗明光珠,怎么样?”


“行,没有问题,要是有那你的小命就没有了。”


“无妨,有的话,我亲自清理门户。”游离子道。


钦天又看向阿贵道:“要是没有,你就是诬陷我,你不需要赔偿,但是你要接我一招,生死由命。”


阿贵迟疑,但塔破浪很快就替阿贵同意了钦天的要求。


众人敲定,钦天将宝贝袋拿出,丢给了游离子,游离子将其又丢给了虚无学院的老者:“你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


虚无学院的老者查探一番,并没有见到所谓的尸首,只好道:“没有”。


又将宝贝袋还给钦天,听到没有,塔破浪和阿贵都慌了,不能接受。


“不可能,你一定将其藏在了别的地方。”阿贵喃喃自语,根本不能接受。


塔破浪也不能接受,直接揪住阿贵的衣服怒吼道:“你不是说他宝贝袋中有尸首吗?怎么现在没有了?”


“塔公子,我也不知道。”阿贵胆怯的说道。


一旁于锐达的父亲也冲到了阿贵的身旁,哭诉道:“阿贵,我让你看好锐达,你怎么弄的,锐达出事了,你也不回来?为什么不回来告诉我?你还我儿子的命来。”


于锐达的父亲一边拍打阿贵,一边哭泣,又指着钦天道:“是不是他?是不是他杀了锐达。”


阿贵畏畏缩缩,浑身颤抖的道:“是他,就是他,我不是不想回去报信,只是被他挟持了。”


“你被他挟持?快说怎么回事?”塔破浪听见阿贵说他被钦天挟持,知道希望又来了,急忙问道。


“他给我下毒,让我不能说出他杀了于公子的事,还威胁我,要是我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杀了我,我没有办法啊。”阿贵很懊恼,一边哭泣一边抽打自己巴掌。


“好,你不仅杀人,还威胁他人,现在还不认罪吗?”虚无学院的老者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