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62章

第62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今天唐柊在城西的一个棚里拍杂志封面,尹谌让他发个定位,他研究好半天才发出来,隔着屏幕惊讶道:好厉害啊~定位超准的!~


尹谌从医院出来便驱车前往,到地方正赶上收工,戴着大红围巾的唐柊在人群中很扎眼,摇摇摆摆地从台阶上蹦下来,又返回去跳了一遍,像在消磨时间。


瞧见尹谌的车,唐柊先是不敢确定,等走近看清车牌号,当即撒腿奔跑过来,一头扎进刚从驾驶座下来的尹谌怀里。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唐柊把开心都写在脸上,恍然大悟道,“啊……原来你要定位是为了来接我?”


尹谌没否认:“上车吧。”


唐柊拉他的手:“等等,小朵去挪车了,我得跟她说一声。”


助理钱小朵把车开到门口,目睹到的就是情侣手牵手的亲密一幕。


她跳下车,挡在唐柊身前东张西望,特务接头般地掩着嘴:“你俩偷情就不能找个隐蔽地儿?”


“怕你找不到我啊。”唐柊不满地嘟哝,“谁偷情了……”


低调起见,三人转移到车上寒暄。


自打听说这位帅到能当明星的前男友不仅是传说中的尹大少,还是个医生,钱小朵在心里默默完成了从羡慕到敬畏的转变。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这会儿见到本尊还是有些紧张,掏了张名片双手递过去:“我叫钱小朵,是唐柊的助理,叫我小钱或者小朵都行。”


原以为尹谌这种冰山贵公子不屑跟平民打交道,没承想他接过名片认真看了下,然后妥帖地放进口袋,说:“我没有名片,麻烦您记一下我的号码。”


回去的路上,唐柊问:“你为什么给她号码呀?”


尹谌一个淡淡的眼神扫过来,唐柊忙主动交代:“我不是吃醋,就是好奇。”


“有事方便联系。”尹谌给了个简单的回答。


唐柊“哦”了两声,垂眼咕哝道:“有什么事直接问我呗……”


“我问你就会说吗?”


尹谌突然抛出的问题令唐柊一个激灵,他噌地坐直身体:“会啊,当、当然会。”


视线朝向正前方,尹谌抿着唇,像是提前知道结果,什么都没问。


第二天周末,唐柊有工作要赶,不情不愿地起了个大早,刷牙时差点把牙刷捅鼻孔里去。


吃过早餐尹谌开车送他去,唐柊睡了一路,到地方还在犯迷糊。


尹谌把他送到门口,帮他理了理没系好的围巾,手指触到后颈腺体位置的皮肤,唐柊条件反射地缩着脖子往后躲,回过神来见是尹谌,又笑嘻嘻地凑上去:“好痒啊,你是不是故意挠我?”


尹谌没说话,眼中有让人读不懂的情绪。唐柊以为他的起床气持续到现在,扯了扯他的大衣下摆:“今天我会早点收工,你会回来吃晚饭吗?”


昨天晚上尹谌就说今天要回尹家一趟,还问唐柊要不要一起去。当时唐柊被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意识到尹谌是随便说说才放松下来,笑得勉强:“你回家,我跟去干嘛呀?”


“不确定。”此刻尹谌的心情似乎确实不太好,脸上没有笑容,“晚饭你自己吃,不用等我。”


尹家大宅,与空荡清冷的气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流水一样端上桌的丰盛菜肴。


“爸又不回来?”尹谦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瘫,冲管家道,“赶紧再拿两瓶酒来,今天我跟大哥不醉不归。”


尹正则见他这懒散样就来火,拍桌子喝道:“别用你那些个臭毛病带坏你哥!”


“这怎么能算带坏?”尹谦拧开酒瓶,咕嘟咕嘟倒了满杯,“这叫及时行乐,对吧哥?”


尹谌接过酒杯,放在跟前没动,洒到手上的的酒液让他不适地蹙眉,拿起餐巾擦了擦手指。


他脑袋里在想别的事,无暇关心桌上另外两人在聊什么,被点到名才抬起头望向尹正则。


&


n“年底了,医院工作很忙吧?瞧你累的。”尹正则抓住机会就不遗余力地劝尹谌回来帮忙,“还是待在自己家里好,上头有你爸照应着,正好还能帮我收拾收拾这个不学好的臭小子。”


尹谦嬉皮笑脸地指自己鼻子:“说我啊?我哪里不学好了?瞧大哥无欲无求的样子,我至少不会让咱们家断了香火啊。”


用过午餐,尹谌照例给爷爷做常规的身体检查。


尹正则边伸着胳膊量血压,边教训不争气的小孙子:“当初就该把你送部队里去,洗洗你这身纨绔性子,学学怎么当个alpha。”


尹谦从果盘里拿了个苹果抛着玩:“谁说alpha都要像大哥这么争气?再说有大哥在,还要我争什么气啊?”


尹正则抄起听诊器就要砸他,被尹谌拦住,吹胡子瞪眼地骂:“再敢把那些小明星弄到家里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尹谦忙捧起桌上的英语书:“爷爷您息怒,我这就开始学习了!”


检查结束,尹正则和往常一样回房午休。


没有长辈在场,尹谦更撒得开,吹着口哨假模假样地看书,遇到看不懂的单词就问尹谌,一问就懂回头就忘,尹谌不厌其烦地念了好几遍,尹谦笑得谄媚:“还是大哥最好了,之前老爷子非让我去那劳什子英语沙龙,那边一堆外国人,说的什么鸟语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尹谌没领这个功,只问:“准备出国?”


“昂,再不出去老爷子真要打断我第三条腿了。”尹谦垮着脸颓废道,“出去也好,没人管得着我,换个地方继续嗨。”


尹谌对他的生活态度不予置评,趁空闲拿起手机点开浏览器搜索关于唐柊的资料。能找到的无非身高体重出生年月爱好特长这些,手指下滑掠过长串的参与拍摄作品,一丁点出道前经历都没找到,这让尹谌茫无头绪,甚至动起了给钱小朵打电话询问的念头。


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说,说不定她了解的也不多,毕竟唐柊藏得那么严实,那七年仿佛凭空消失,一点供人探寻的痕迹都没留下。


尹谌搜索资料这会儿功夫,尹谦就坐不住了,丢下书把那只被他扔得坑坑洼洼的苹果捡起来继续玩,边抛边感叹:“唉,出国倒没什么,就是舍不得这里的小宝贝们,没有我他们该多空虚寂寞冷啊。”


既然他提到,尹谌就顺便问了:“你之前追的那个喜欢糖葫芦的明星,怎么样了?”


“没追上呗,说快跟前男友复合了,白瞎了我的糖葫芦车。”说到这个尹谦就恼火,“什么狗屁前男友,牙齿整齐了不起啊,谁知道是不是装的假牙。”


莫名其妙被人身攻击的尹谌并不生气,刷着手机,状似不经意地说:“说明你对他不够了解。”


尹谦不服气:“我怎么不了解?追他之前我可把他的百度百科都背下来了,高考都没这么认真。”


尹谌“嗯”了一声,尹谦觉得被敷衍,为了面子不服气道:“我还调查他了呢,出道那会儿他们公司对外宣称他喝过洋墨水,后来被八卦论坛扒皮质疑,就不声不响地把这段从资料里撤了。我找人随手一查,结果你猜怎么着,他根本没出过国,土包子一个。”


说着戏谑地嗤笑一声,“编造留洋经历自我包装,呵,现在的omega浑身都是心眼儿,哥你找对象的时候记得擦亮眼睛,尤其是面对这种漂亮得跟狐狸精一样的omega,千万别被骗了。”


下午走的时候,尹正则和尹谦一起把人送到门口。


听尹谌说血压值比上次记录的要高了,尹正则叹气道:“人还是得服老啊,想想八年前刚知道你是alpha,我还以为自己能在这个位置上再战二十年,帮你稳固江山,结果一半都没撑下来,就到退位让贤的时候了。”


尹谦吊儿郎当地咬着苹果:“刚过去一年,应该是六年前吧?”


尹正则先是一愣,随即笑起来:“对对对,是六年前,年纪大了脑袋不中用了,小谌你看爷爷都这样了,你可得早点回来帮忙啊。”


说的是尹谌大二那会儿,尹家人刚得知他是alpha,在林玉姝的默许下连夜改信息入户籍,一跃成为尹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举家上下对他的态度也是从那


时开始变得恭敬有礼。


不过仔细想来,尹正则的态度转变似乎来得更早一些。


车子平稳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尹谌握着方向盘的手时紧时松。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边回忆边整理,许多曾经被忽略的细节浮出水面,可惜全是零碎的片段,串不成一条完整的线索。


八年前……正是他在n城准备参加高考的那一年。


唐柊的离开给了他很大的打击,那几个月他一心扑在学习上,旁的一切都不关注,现在想来,尹正则对他态度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转变的,除却嘘寒问暖,更关心他的前途,不仅主动帮着择校,还出手帮他解决了一个因打架滋事背的记过处分。


他和母亲刚到n城的时候尹正则就该知道,可他放任他们娘俩在外头待了两年之久,期间几乎不闻不问,何以从八年前的冬天突然开始在意他?


后来他回到首都念大学,尹正则也十分重视,开学那天亲自开车送他去,希望他转系学经济管理的念头也从未断过,似乎从他回到首都起就有意要把家业交由他继承。


可那时候他为人所知的第二性征还是beta,一个放在尹家毫无价值的beta。他分化极晚,alpha的身份一直对外保密,只有他自己和母亲林玉姝两个人知道。


一个荒谬的可能性在尹谌脑海中逐渐成型。


手指不由自主地发力收紧,根根指骨与青筋在手背上起伏颤动。


眼看即将阻止不了这个可怕的想法生成发酵,此时天色尚早,尹谌在前面路口调转车头,往市郊林玉姝的住处驶去。


刚过两个红灯,接到一个电话。


甫一接通,唐柊略显急切的声音就从扬声器里传出来:“你还在家里吗?”


尹谌说:“在路上。”


唐柊以为他要回来了,语调轻快上扬:“我这边刚好收工,你别来接我,我买完菜就回去。对了你想吃点什么呀?昨天吃了虾,今天吃鱼好不好?”


尹谌没回答:“我去我妈那边一趟,你自己吃。”


电话那头安静片刻,唐柊小声问:“怎么啦,为什么突然要去?”


“问她点事。”尹谌如实道。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什么,那头又沉默几秒,再出声时音量越发低微:“昨天不是说看过爷爷就回来吗……你回来好不好?我有点不舒服。”


终是担心胜过其他,尹谌再次调转方向,开往春韶湾。


车停在地下车库,乘电梯到20楼,两扇门刚打开,尹谌就被扑上来的人抱了个满怀。


摸到唐柊冰凉的手,尹谌看见门口摆着的超市购物袋,拧眉道:“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吗?”


唐柊闷在他怀里摇头:“我想在你家门口等。”


进到屋里关上门,尹谌拉着他到沙发上坐,先探了探他的额头,有点烫,起身去拿温度计时,唐柊从后面拽住他的手:“就一点点发烧,我吃过药了。”


尹谌转过身,唐柊仰起微微泛红的小脸,弯着眼睛冲他笑:“真的,就一点点,不信你亲我一下试试?”


面前的omega唇红齿白,上扬的眼角含着潋滟水光,果真像个诱人心魄的小狐狸,无人能逃过他这样似有若无的勾引。


心头没来由地一痛。想到空白的、没有他参与的那七年,尹谌心中既有疼惜又残留恨意,为他遭遇过那么可怕的事而疼,为他事到如今仍不向自己坦白而恨。


两种相悖的情绪交织下,尹谌难以摆出温柔的面孔,声音都是冷的:“那为什么叫我回来?”


病中的唐柊反应迟钝。他缓慢地眨了下眼睛,而后身体前倾,偎进尹谌怀里。


“想你了呀。”


好似穿越七年的光阴,回到重逢后初见的那天,唐柊侧着脑袋,隔着一层衬衫布料感受平稳有力的心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我好想你……就把你叫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