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58章

第58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许久没有睡过安稳觉,唐柊醒来看着床头闹钟上的时间,还以为自己睡了一整天。等回想起睡前发生了什么,双眼猛地瞪圆,翻身下床连蹦带跳往屋外跑。


在房门口碰到听见动静赶来的尹谌,脑袋撞胸膛,两人具是后退两步。


尹谌反应快,伸胳膊捞了一把唐柊的腰,清冽的alpha信息素甫一靠近,唐柊的脸瞬间涨红,如同条件反射。


刚完成标记的alpha和omega共处一室,一个眼神对视都火花四射暗流涌动。唐柊别开脸不敢看,说话声带点微颤:“我、我去打抑制剂。”


他躲到卧室里照镜子,觉得这整齐的牙印跟书上的那些范例看着不太一样,好像因为是尹谌咬的,就变得独一无二与众不同。


扭身刚从尹谌怀里钻出去,胳膊又被拉了一把。


昨天的菜还有剩,热一热就能上桌。


omega腺体周围的皮肤回复速度相较其他部位要快,吃过饭,唐柊抬手摸后颈,咬破的位置已经结痂了。


等到想起门口的药还没捡,已经是喝过茶之后的事了。


唐柊慌慌张张跑到门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找,手伸到鞋柜底下摸了半天,忽而听见身后传来一句:“药吗?放在茶几上了。”


“打一针就好。”尹谌说,“我贴了阻隔贴。”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被握住的手臂烫得厉害,肩膀不自觉抖了一下,唐柊没敢转身:“哦,哦……我打完去做饭。”


不知道那三个字他听见了没。唐柊用手机对着后颈拍了张照片,看着照片里暗红色的牙印,开始期盼它愈合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这是尹谌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这些年来无数多个日子里,他无论清醒还是做着梦都在惦记,现在终于得到了,他又贪心不足地希望这印记永远不要消失。


声线毫无起伏,唐柊完全猜不到说话的人在想什么。他扶墙爬起,小步挪到茶几边,趁尹谌没往这边看,迅速把药拿起来塞进口袋。


即便知道尹谌是为救急才给的这个临时标记,不让多打抑制剂也是为他身体考虑,唐柊还是从这关心中咂摸出了别样的温柔。


唐柊做针线活的动作更是娴熟,穿针引线一气呵成,捏着绣花针的手灵活翻飞,不到三分钟就缝好了,打结剪线的动作快到尹谌都没看清。


饭后不久,尹谌就起身要走。


尹谌说不用,唐柊抱着衣服就往里屋去:“很快的,五分钟!”


他指挥糖葫芦帮他拿工具,糖葫芦在对新家不熟悉的情况下,还是很快将针线盒找了出来,用牙齿连拖带拽地叼到唐柊跟前,唐柊摸着它的头夸它乖,糖葫芦骄傲地抬头挺胸甩尾巴。


说不定比他看到的还要不好。


尹谌说不出心里的滋味,只记得自己刚才标记的时候不够小心,动作也不够轻柔,唐柊流了很多眼泪,不知是不是因为疼。


唐柊依依不舍地把人送到门口,捧起叠好的外套要递给他时,摸到衣服侧边有一处不平整,抖开一看,果真是个破洞。


“可能是糖葫芦送医那天不小心碰到哪儿了。”唐柊自责道,“我这就帮你补上。”


尹谌接过外套,摸了一下缝补位置,细密的针脚,稍微凸起的一小块,手感与当年绣在校服上的极其类似。


情境和心境却大不相同了。七年过去,唐柊越是擅长做这些,就代表他这些年过得越不好。


走到门外,按下电梯,尹谌扭过头时,唐柊还呆站在门口。


“你看看,是不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唐柊展开衣服给尹谌检查,“黑衣服最方便了,耐脏还耐磨,随便缝一下就跟新的一样。”


>


似乎没想到尹谌会回头看他,唐柊目光躲闪,不太自在地搓了搓衣角:“那个……回去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呢。”


暗自庆幸好在掉的是止疼药不是别的药的同时,唐柊因为尹谌的这句关心开心了好几天。


不过身体检查是不可能安排的,一来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清楚得很,二来熬过发情期就该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去,挣钱是头等大事。


大大苏:我今天忙,你找班长玩去


木冬冬:班长可能也在忙


尹谌点了下头,缝补一新的外套挂在臂弯,莫名让他觉得有些沉重。


“去医院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电梯快到21层的时候,他对唐柊说,“别再吃止疼药了。”


正好临近新年,有几套杂志图的拍摄,地点都在开着暖气的棚内,唐柊拍得轻松,闲暇时间就捧着手机聊微信练习打字。


木冬冬:出来聊天了!~


大大苏:等等我拉个群


冯洁知道唐柊发情期堪比渡劫,刚复工没给他安排费体力的工作。


这句话刚发出去,蹦出来一条提示——小小贺已退出本群。


不多久,一个五人小群就拉起来了,唐柊点进去抬头看,群名叫“欢乐六缺一”。


多云转晴:我是被拉进了什么神秘组织吗?


木冬冬:你们都在啊,好开心!~


七月:哇我也没看出来!


大大苏:不揍不听话


大大苏:@七月出来接客


戚乐貌似真在忙,一时半会儿没出现,先冒泡的是蔡晓晴。


大大苏:我回去揍他


多云转晴:哇苏苏也太心狠了吧,上学的时候没看出来你居然会家暴!


戚乐一来,苏文韫就忙去了,群里的三个人开始讨论群名的含义。


唐柊尴尬,在群里问苏文韫怎么办。


木冬冬:嗯嗯~


七月:是新出了什么六人麻将游戏吗?


木冬冬:别了别了,他可能不愿意


多云转晴:害,迟早会进来的,我们几个先玩着


连着几天的工作都在首都,无论地方有多远,唐柊每天晚上都会赶回春韶湾。


尹谌比他还忙,不值夜班也几乎没在晚上八点前到过家,唐柊每次急匆匆赶回来做了饭去楼下敲门都无人应,想去医院接人又怕在路上错过,心想加不上微信好不方便啊,真想在尹谌身上安个追踪器。


多云转晴:班长你好笨哦,明显是六个人缺一个啊


七月:哦我知道了,缺尹同学。我去把他拉进来?


木冬冬:……


唐柊于心有愧,默默地往群里发了个红包。


为了不再给尹谌造成困扰,这种违法乱纪的事唐柊只敢偷偷想,事实上连个电话都不敢拨。


七月:不过现在这个群该改名叫六缺二了吧?


唐柊就是被“再也不出现”这个条件诱惑,想着长痛不如短痛,权衡之下勉为其难答应了。若是知道等着他的是这样无下限的纠缠,他定会重新掂量考虑。


倒是有个人不仅敢想还敢做,把“死缠烂打”四个字发挥到极致,上班堵人下班追,唐柊觉得今年熬不到头可能就要被逼到报警了。


唐柊无比后悔在电话里答应他这件事。


当时尹谦求着唐柊再给半个月时间,到年底还是不动心的话就放弃,再也不出现在唐柊面前,如果他不答应就继续追,每天换各种号码打爆他的电话。


“不要,你拿回去自己吃。”唐柊死死抵着门不让他进,威胁道,“物业待会儿就来了,他们会把你轰走的。”


尹谦浑不在意:“我哥就住楼下,到时候我就说是来探亲的,谁敢轰我走。”


此人正是尹家二少,今天给摄制组叫了餐车,车身印了唐柊的名不说,餐盒上还绑了“果汁美貌唐木冬”的应援彩带,弄得唐柊羞耻得抬不起头。好不容易熬到收工,尹二少又跟到家里来了,推着个勉强能挤进电梯的糖葫芦车,健步如飞地往唐柊家里钻。


“是你同意我追的。”尹谦理直气壮道,“说好的再给我半个月机会,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几根糖葫芦,又不值钱,你就收下呗。”


尹谦在门外推销,门里的糖葫芦狗听到自己的名字上蹿下跳:“汪汪!”


正在追求他哥的唐柊:“……”


世上最难买的当属后悔药,此刻的唐柊就恨自己是个omega,个头和力气都不敌alpha,跑不过尹谦也就罢了,门也关不上,那糖葫芦车现在就卡在门口,轮子被推得刺啦作响。


“我靠,哪个混蛋敢抢在我前面?”他气急败坏地踹了一脚糖葫芦车,不死心地再看一眼,“妈的,牙也比我整齐!”


&n


唐柊腾出一只手,扯衣领从门缝里给他看:“他最近忙没到我这里来,喏你看,这是他前几天给我的标记。”


尹谦定睛一看,果然有两排已经变成浅粉色的牙印。


今天难得下班早,在办公室看了一会儿腺体方面的手术记录。


翻到一场只有简短一页的治疗记录时,想起之前外派n城协助做那台腺体修复术时遇到的同行,尹谌比对了一下手术地点和主刀医师,认为这可能就是那位同行说过的几年前在n城独立进行的二次修复手术。


???眼看没力气顶不住门了,唐柊急中生智:“我已经有alpha了。”


尹谦:“骗人,你身上都没有别的alpha的味儿。”


一边的江护士关心道:“是不是着凉了啊?最近降温很快,尹医生要多穿衣服多喝热水哦。”


尹谌应下了。


时间是七年前的一月底,差不多是学期末,尹谌粗略估算了下,那会儿他还在n城念高三。


十公里外的医院里,尹谌无缘无故打了个喷嚏。


“昨天晚上和家里人一起做的,馅儿绞多了就多包了几个,尹医生你拿回去吃吧,应该刚好够你吃一顿。”


由于不是本地的手术记录,患者信息大多保密,没有名字也没有身体状况等信息,术后的结果也不详细,只能得知是个男性omega,做手术的时候18周岁。


尹谌也是接到母亲的电话,才想起来今天是传统节日冬至。


林玉姝让他来拿水饺,他以最近忙为由推到了周末,换了衣服下楼,碰到捧着塑料盒走来的江瑶护士,也给他送水饺。


江瑶脸色一白,慢慢收回了捧着盒子的手。


转身欲走时,尹谌听见她问:“尹医生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刚成年不久的omega腺体就损坏过两次,按说是件轰动社会的大新闻,可尹谌印象中那段时间并没有在n城听说这件事。


怀着对病例深入研究的想法,尹谌打算找刘医生问问有没有关于这场手术的更多资料,不过刘医生已经准备下班了,说要回去跟家人过节,让他自己先上网找找看。


江瑶又道:“可以留着明天早上吃,下锅煮开就行,很方便的。”


“我不在家吃早饭。”尹谌撒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你留着自己吃吧。”


尹谌愣了下。


这回没有非收下不可的理由,尹谌拒绝了:“家里有剩菜,不用了,谢谢。”


“没有。”尹谌说。


“是上次尹医生你抱到医院来的那个男孩子吧?”江瑶笑得勉强,“他那么漂亮,还是个omega,难怪……”


回到家,进到屋里没多久,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唐柊穿着一身毛绒绒的家居服,有些局促地指了指门板:“贴在上面的便签条,你看到了吗?”


今天也是,吃完饭尹谌就进到书房打开电脑查阅文献。好在门没关,唐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捧着手机群聊,时不时往书房里瞟一眼。


尹谌认真学习的时候表情淡然,薄唇微抿,扣到最上面一颗纽扣的衬衣让他显得既庄重又性感,唐柊边在心里用各种不敢诉之于口的词形容他的alpha,边偷偷用手机拍他。


在尹谌看来,感情这种事与性别和相貌并无关联,不过他正苦于该如何回绝江护士,这种误会算是乐见其成。


“嗯。”尹谌干脆承认了,“他很好。”


尹谌没阻止,他就厚着脸皮跟进屋了。


不知是不是伴随临时标记产生了依赖,唐柊近来比从前更黏尹谌,回到春韶湾每时每刻都想跟他在一起,哪怕他不说话也不笑,只顾忙自己的,唐柊在旁边看着都开心。


群里苏文韫教的拍摄技巧唐柊统统没用上,因为距离远,只能拍到侧面。


“啊……”唐柊面露遗憾,“可能又被清扫楼道的阿姨收拾掉了。”


视线移到屏幕右下方,22:12,差不多该休息了,他站起来伸个懒腰,脑中挤进了些零散片段,突然想起被他忙忘了的一件事。


唐柊还是拍得不亦乐乎。以前用着老式按键手机,分开的时候连张照片都没留下,现在有机会当然要多拍几张。


唐柊甩甩脑袋,没再往下想。


一旦专注投入就忽略时间这个毛病,尹谌也有。


尹谌不忍心叫醒他,想着家里有客房,怎么也比沙发睡着舒服,便弯下腰,一手抄着膝弯,一手伸向颈侧,打算把人抱到里屋去。


谁知唐柊浅眠,身子还没翻过来就醒了,红唇半张,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眯着惺忪睡眼看面前的人,嘴角也跟着弯起:“你忙完啦。”


边拍边嘲笑自己傻,当时怎么就看不出他是个alpha呢?还以为他身上的味道是天然的体味,就算手术的遗留问题影响了对信息素的感知,也不该那么迟钝。


尹谌出生在真正的豪门望族,这个世上很少有他青眼在意的东西,不像自己,会为五斗米折腰,也能为一点蝇头小利谄媚讨好。若不是身份地位的云泥之别,他们也不至于……


他以为唐柊已经走了,毕竟这里没什么好玩的,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走近时,淡淡的青草味蔓延鼻间,不似发情期那会儿馥郁浓烈,别有一番清雅甜香,却同样勾得尹谌挪不开步子,移不开目光。


从前的唐柊为了安全,总在脸上抹脏兮兮的东西扮丑,现在成天以真面目示人,尹谌反而不习惯。可能是靠得太近的关系,又或许是缔结过临时标记的原因,唐柊的纯真无邪的笑容仿佛化作会心一击,令尹谌的心跳都乱了节奏。


捧着空杯子到外面客厅,尹谌看见卧在沙发上已经睡着的唐柊,脚步先是一顿,然后不由自主地放轻。


尹谌还是背对着:“今天过节。”


他低低“嗯”了一声,接着说:“别在这儿睡。”


撑着扶手站起来,唐柊按到扔在沙发上的外套下面某个硬邦邦的东西,听到咔嚓一声,以为按坏了,忙伸手去摸,从口袋里摸出一根拦腰斩断的糖葫芦


唐柊盯着那糖葫芦看了好一阵,试探着问:“这个……是给我的吗?”


兴许是出于alpha对omega与身俱来的保护欲,也有可能是被唐柊倒在门口那次吓到,尹谌这几天都把唐柊送到电梯口,亲眼看着他上去。


穿着毛绒家居服的唐柊站在电梯轿厢里向尹谌挥手道别,另一只手举着糖葫芦,笑着说:“我等下就把它吃掉。”


唐柊误解了他的意思,即便心里一万个不情愿,还是慢腾腾地坐了起来:“不小心睡着了……那我先走啦。”


尹谌直起腰,背过去,不再作声。


尹谌拿起还空着的杯子:“医院旁边的便利店,路过看到就买了。”


唐柊低着头,小心地把压成两截的糖葫芦掰回一条直线,轻轻“哦”了一声。


电梯门合上,唐柊垂下手,复又抬起来,手掌贴脸,盖住眼睛。


“在哪里买的啊?”唐柊问,“这附近我都没看到过。”


可是他笑不出来,喘息都变得断续磕绊。


早在他准备去医院堵人之前,就把那附近的地形研究清楚了,包括这家医院有几个门,周边有几家便利店。


整整3公里距离,来回便是六公里,尹谌曾在这条漫长的路上数度奔波,只为让他尝到甜味、盼他展露笑颜。


戳着手心的睫毛簌簌颤动,唐柊深吸进一口气,嘴角固执地上扬,非要摆出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的高兴模样。


高傲的王子被他从天上拽了下来,融入喧嚣尘世间,耳濡目染了七情六欲,他所有的轻描淡写背后都是喜欢和在乎,所有下意识的保护都无声地诉说着牵肠挂肚。


曾经的某一天,唐柊沿着那条小巷走出去,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在临近某所小学时终于看到一间炒货店,门口支了一个储藏糖葫芦的玻璃柜,他买了一根,味道跟尹谌给他的一模一样。


哪有卖糖葫芦的便利店?从前n城没有,现在首都也不会有。


唐柊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


是他不管不顾地把尹谌拉进自己的世界里,然后又把尹谌丢下,一丢就是整整七年。


别再找借口了,唐柊对自己说,你就是个狠狠伤了他的心,还妄想轻易得到他原谅的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