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41章

第41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雨还是将落未落,由于提前放学多余的时间便成了小情侣的温存时刻。


坐在成衣店门口的水泥台阶上,头顶一只发着朦胧微光的灯泡,唐柊歪头靠在尹谌身上,看地上紧挨着的两个人影:“你的脾气怎么这么坏啊,跟谁学的?”


这是和好之后开始翻旧账了。因为当时没压住火踢了椅子,尹谌没底气地轻咳一声:“不坏。”


唐柊学他在电影院里靠着自己的慵懒姿势,在他肩上拱了拱:“哼,明明坏得很,以前还让我‘滚’呢。”


账都翻到去年刚认识那会儿了,尹谌没办法:“那你骂回来。”


像是知道他的潜台词,尹谌没忍住,唐柊靠在他身上的脑袋随着他的低笑抖了一下,立马支起脖子瞪他:“你还笑?”


尹谌面上的表情本就不明显,稍微一收就没了痕迹。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绵软热乎的东西,塞到唐柊手里:“赔礼。”


唐柊憋了半天,没说出口:“算了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主要还是舍不得,要是给骂走了,上哪再去找这么好的男朋友?


很好哄的唐柊点头,糯米牙沿着梅花糕边缘细细咬了一圈,十分珍惜的吃法:“不用啦,反正这个跟糖葫芦差不多,都是甜的。”


铁门里头的狗频繁听到自己名字,伸着前爪边挠门边呜呜地叫。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唐柊早就从他身上闻到食物的甜香,低头见是一只装在纸杯里的梅花糕,打开塑料袋凑过去先把顶端的大枣咬了,口齿不清地说:“我还以为是糖葫芦。”


“今天没出摊。”尹谌说,“明天给你买。”


糖葫芦像是听懂了,哼唧两声后转向尹谌,尾巴摇得更欢了。


尹谌摊手:“哥也没有了。”


门开了条缝把它放出来,矮胖的小狗这才消停,在两人边上找了个空地趴着,圆而黑的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唐柊手里的梅花糕,时而甩一下尾巴,时而伸出舌头舔嘴唇。


“我警告你啊小臭狗,不准觊觎我的梅花糕。”唐柊指着它湿漉漉的鼻子,“这是你哥买给我的,你想吃的话自己问他要。”


视线落在嘴巴一张一合跟粘糕奋斗的小狗身上,唐柊摸着它油亮水滑的背毛,状似不经意地问:“那封信,就是蔡晓晴给你的那封,你看了吗?”


“蔡晓晴?”尹谌迷茫脸。


糖葫芦发出一声可怜的呜咽,耷着耳朵趴了回去。


这个场景让唐柊觉得自己在虐狗,还是心软撕了一块分给糖葫芦。


半晌没等到下文,唐柊的眼睛又瞪圆了:“就‘哦’?没了?”


“早就跟她说过我有对象了。”尹谌道,“信也没看。”


“我以前的同桌啊,高三分到(3)班去了,她挺……挺喜欢你的。”


经提醒,尹谌有了点印象:“哦。”


尹谌维持着胳膊随意搭在膝盖上的姿势,目光淡淡瞥向唐柊:“给棒棒糖的那种好?”


把人送到楼底下,唐柊才想起来他口中的棒棒糖是那天蔡晓晴贿赂他的时候给的。


得到想听的答案,唐柊心里舒坦,回过头来又觉得愧对老同桌:“你要拒绝也好好说,别太凶,她人很好的。”


就是眼力见差了点,看上了名草有主的男人。


唐柊抱着糖葫芦,捏着它的爪子向挥手道别:“快跟哥哥说再见。”


糖葫芦:“汪汪!”


简直是挖坑给自己跳,唐柊后悔不迭,转念又想起四组后排和靠窗的一组之间的距离,抓住狐狸尾巴似的眉开眼笑:“这你都看到了?醋精。”


尹谌对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做法不置可否,抬脚往楼道里走。


&nb


sp;“啊?”唐柊没懂。


唐柊大声道:“它说哥哥再见!”


自以为借翻译之名行私心之实无人发现,一脚已经踩在台阶上的尹谌突然转过来:“差辈了。”


“你呢,叫我什么?”


唐柊望天装傻:“哇——今天天气真不错,不冷不热,肯定能睡个好觉。”


尹谌指糖葫芦:“它叫我哥,叫你什么。”


想到那个独特的手机备注名,唐柊道:“也叫哥吧……毕竟跟我同姓。”


早上起来给糖葫芦喂食,冷不丁想起那个“嫂”字,心里甜蜜脸上羞红,扯了一把糖葫芦的毛耳朵:“都怪你,乱喊人家哥。”


无故蒙冤的糖葫芦:“嗷?”


脚底抹油溜回家,兜里手机一振,见是尹谌发来的,唐柊咽了口唾沫,以为尹谌会毫不留情地揭穿他跟糖葫芦称兄道弟的“可耻”行径,没想到他就发来五个字:它该叫你嫂。


这晚唐柊果然睡了个好觉。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拿奖了呢。”苏文韫看着唐柊摊开掌心托着喜报上尹谌的名字,摆出一个中老年游景点标准拍照姿势,嫌弃道,“他本人就在教室里,你何苦跑到这儿来跟一张纸合影?”


拍完唐柊溜过来拿手机翻看,笑得嘴巴咧到耳朵根:“他忙呢,我跟他的名字合影也是一样的。”


到学校又收到好消息——尹谌拿了物理竞赛一等奖。


唐柊高兴得手舞足蹈,站在校门口的大红喜报下面,让苏文韫用手机给他拍了好几张照片。


拿奖的事他没有告诉林玉姝,上次表露想要留在这里的想法的时候,他从母亲勉强的表情中看出她的不赞同。虽然事后她只是委婉地劝他,如果要学医的话首都医科大学也是不错的选择。


至于首都那边就更没必要知会了,他名义上的父亲只负责给钱,爷爷偶尔来电话看似关怀备至,实则尹谌知道他们沆瀣一气,若是真的在乎他这个所谓的长孙,何故还是不闻不问、放任自流的态度?


尹谌确实忙。


来n城的第二个秋天,他已经把当初来这里时随便混两年的想法彻底抛弃,桌上堆着高高一摞竞赛相关书籍,其中一本里头夹着n城医科大学的招生简章,关于自主招生的那栏已经用红笔重点圈出。


在这脱敏般令人逐渐麻木的考试中,唐柊还要抽时间打工挣钱,不可谓不辛苦。


又一个忙碌的周末,唐柊在陈姐介绍的靠近市区的另一家影楼忙活了一整天,回去的路上腿软得站不住,被尹谌捞着膝弯背起来的时候还在念叨吃米其林的钱没攒够。


大人们各自谋私,尹谌对他们的想法了若指掌,就等自招面试把去向定下,若不幸条件不符合,高考便是他万无一失的后路。


十五中虽然并非重点高中,对于高考的重视程度还是足够,自升入高三以来,原本就密集的考试频率又拔高一截,几乎达到了所有科目每周一次水平测试的地步。


陡降七颗星,尹谌一点都不失落:“也没什么好吃的,这钱不如留着出去玩。”


闭了好久的眼皮动了几下,睫毛一掀眼睛睁开两条缝,唐柊问:“寒假?”


入秋降温后唐柊有点受凉感冒,尹谌用额头碰了碰唐柊埋在他肩窝里的脸,温度正常,放心之余劝道:“米其林没有八星,别攒了。”


唐柊嘟着嘴:“我知道啊,可是你拿了第一,至少吃个米其林一星吧。”


“嗯。”


“网上说首都的雪跟沙子一样,风一吹就飞起来,是真的吗?”


“嗯。”尹谌把人往上掂了掂,不紧不慢地说,“不是想去首都吗?”


唐柊的兴趣被勾起来了:“寒假是不是能看到雪?”


尹谌被他的故作深沉逗笑:“今年冬天看雪,明年夏天看海,提前规划行程,订好火车票,不会花很多钱。”


难得听尹谌说这么长一句话,


“真的。”尹谌觉得自己像在哄小孩,“能飞,还能堆很大的雪人。”


“可是我们连海边都还没去过呢。”想到暑假里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的海边之旅,唐柊摇头叹息,“心在跳,钱在烧,贫穷的我把头摇。”


“那好,我们一个一个来,先把首都之行提上议程。”唐柊眯起眼睛,深吸一口尹谌身上好闻的味道,“我抱着你闻一闻,就当提前体验一下大海的感觉吧!”


回到家里,唐柊还在愉快地哼歌,把柜子里去年买的羽绒服拿出来左摸右看,心想这个厚度去首都应该撑得住吧?


还都是关于未来的,唐柊的思绪仿佛跟着他的设想飘了起来,去到千里冰封的首都,再飞往浪花拍岸的南方。


世界这么大,还有很多地方等待他们手牵着手去踏遍。


奶奶爽快地应下,拿尺子给唐柊量尺寸,见他长高几厘米开心得笑皱了脸,再一量肩宽腰围没变,又笑不出来了:“你这身体啊,到了北方怎么扛得住冻。”


唐柊抬手摸了摸后颈的腺体,想到那天篮球场上两个alpha离他那么近,他也没觉得很害怕。想来距离那场手术已有三年之久,后遗症虽然还没完全消失,可这难以探知alpha信息素的毛病对他来说反而是好事,察觉不到就能避免不由自主的恐惧,让他更像个普通的beta。


实在不行里头再加件衣服咯。


想到哪里就行动到哪里,唐柊跑到外面店里央着奶奶给他做一件新夹袄,说跟同学约了寒假去首都玩。


不远处的老楼,走在楼道里的尹谌也在想即将到来的首都之行。


坐火车的话,普通列车要十几个小时,可以直接排除,高铁四个多小时还算好,就是票价不能让唐柊知道。尹谌打算提前在网上买,取票之后尽量不让唐柊看见,等到上了车就没事了,小朋友再心疼钱也不至于跳车去退票。


“没事啦。”唐柊安慰奶奶道,“您帮我把棉袄做厚实点就好了。”


况且还有尹谌这个天然暖炉在,他根本没在怕的。


“来,跟你刘阿姨打个招呼。”林玉姝坐在沙发上冲他招手,“咱们能这么快在n城安家,多亏了她帮忙,你的学籍也是她提前帮忙转过来的,不然咱们到了这儿估计还要跑好多趟。”


尹谌压低嘴角收了表情,上前肃然道:“阿姨好。”


琢磨了一阵,没来由地有一种在计划把人拐回老家过年的感觉,嗓子里溢出一声轻笑,尹谌用钥匙打开门时,脸上还挂着未散的笑意。


直到对上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女人。


尹谌给两位长辈添了茶水,靠近的时候闻到刘阿姨身上的香味,犹疑地抬眼,见林玉姝眉头微蹙似有不耐,放下杯子便回房去了。


房间门一关上,姓刘的女人冲就林玉姝谄媚地笑:“你儿子真不错,又高又帅成绩还好,长大了得多少omega围着转呀。”


姓刘的女人看着约莫四十出头,化了浓妆,打扮也很时髦,举手投足间有股风尘的轻佻,跟林玉姝的清冷刻板对比起来反差尤其强烈。


说的话倒是与这个年纪的其他长辈无异:“都这么大了,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被你妈抱在手上呢。”


想着毕竟在无依无靠的时候利用过这个在n城有点门路的女人,而且只此一次没有下回,林玉姝勉强压着厌恶跟她聊天,面上气定神闲,心里想的却是如何赶紧结束话题把人送走。


姓刘的女人显然不知道身为omega在林玉姝眼里便是原罪,短暂的几年大学同窗生涯也没能获知这位清高的老同学的真实脾性,只当她在谦虚:“学校不就多了一堵墙么?我看你儿子呀,早就被不知道哪个小omega惦记上了。”


林玉姝捧起茶喝了一口,不动声色地回避了她的靠近:“哪有,他上的是beta学校。”


若不是看在去年他们来n城时这个女人帮了不少忙,林玉姝根本不会让她进家门。


眉宇间褶皱加深,林玉姝面露些许不悦:“这是什么话。”


“不信你改天问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女人冲她挤眉弄眼,说悄悄话般地压低音量道,“身上沾了一股omega的味儿。”


林玉姝一愣:“你弄错了吧?”


“我14岁就分化了,做了三十年omega,怎么可能弄错?”姓刘的女人咯咯直笑,“清清淡淡的omega信息素味,在你儿子身上黏得还挺扎实,估计在一起好些日子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