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38章

第38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第38章


尹谌收下月亮花,还给送花人一个深吻。


唐柊被亲得熏熏然,像喝多了的醉汉,给尹谌的手机贴膜时还在犯晕,膜死活对不准屏幕,废掉好几张。


“我来吧。”尹谌坐到他旁边,接过手机,拆了张新膜。


先前陪唐柊去天桥出摊的时候,他也学着贴过几次,因此手艺还不错,一张就成功了。


“贴的比我好。”唐柊凑过去看,“我宣布你可以出师了。”


尹谌:“没得到师父真传,出不了。”


唐柊皱着鼻子哼哼:“你随便往那儿一坐就有顾客上门,技术对你来说只是锦上添花。”


宿舍洗澡不方便,尹谌带了换洗衣物,借地方洗了个澡。


从卫生间里出来后,他一屁股坐在唐柊旁边擦头发。出浴后的香气蒸腾四溢,发梢甩出的水珠到处迸溅,唐柊哪还听得下去,爬到床上跪坐在尹谌身后,一把抢过毛巾:“还是我来吧!”


想到之前陪出摊被搭讪,唐柊在边上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就差把“我不高兴”写在脑门上了,尹谌抬手捏了一把唐柊的脸颊肉:“醋精。”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小醋精唐木冬誓要让尹谌也尝尝吃醋的滋味,洗完澡从包里掏出收音机,调到最常听的点歌频道,捧着脸投入地听。


尹谌的脊背明显僵了一下,偏过头说:“你更香。”


“我这是沐浴露香,你是体香。”唐柊心大,笑嘻嘻地用脸侧轻碰一下尹谌的耳垂,“啊,好香,你其实是个Omega吧?大海味的Omega。”


把收音机的声音调到最小再翻了个面,尹谌终于安分了,乖乖坐着让唐柊给他擦头发。


唐柊抿唇偷笑,这个角度正好能从收音机背面的镜子里看到尹谌的半张脸,几缕湿发盖住眉毛,氤氲水汽将他深色的瞳孔晕浅,唐柊趴在他肩上嗅了嗅:“你好香啊。”


尹谌心想你不就是Omega吗?嘴上便应道:“嗯。”


孰料唐柊这也能想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之前有喜欢的人。”


尹谌:“……”


唐柊边擦头发边傻乐,乐着乐着冷不防想起什么,顿时蔫了下去:“你其实喜欢Omega吧?”


尹谌:“什么捡漏?”


唐柊自顾自开始嫉妒:“他肯定很漂亮吧?皮肤也很白吧?粉色最衬皮肤白了。”


尹谌没明白:“嗯?”


“那副手套不就是要给那个人的吗?”唐柊有理有据,“我只是捡了个漏。”


尹谌听了觉得好笑:“你什么时候追我了?”


“我一直在追你!”唐柊揉着他的头发,张牙舞爪似在发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所以和糖葫芦达成了不可告人的协议,故意把我藏起来的那堆东西翻出来?”


尹谌:“……”


这世上就没有不爱漂亮的Omega,平日里刻意邋遢的唐柊对这事耿耿于怀,并由此发散思维:“还跟他们说你追的我,明明是我追的你,可难追了。”


尹谌无奈,抬起手臂抓住唐柊的两只手,制住他胡乱扭动的身躯:“那我要是不想答应,为什么不收拾好放回去,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唐柊不动了,八爪鱼一样黏在尹谌身上的手臂也松了劲。


盖到鼻子的毛巾遮挡视线,尹谌在黑暗中被揉得东倒西歪:“不是。”


“休想否认!”唐柊跳起来趴到尹谌背上,“要不是翻到那堆东西,你怎么会答应跟我在一起?”


仗着不用直视产生的勇气霎时散了个干净,唐柊怂哒哒地鼓着腮帮子,像只负气的河豚。


洗过澡的唐柊脸上没涂脏东西,令尹谌想起那天洗完脸还不好意思给他看的Omega,以及露脸之后的惊鸿一瞥。


半晌,软糯发闷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那也是……我追的你啊。”


尹谌低笑一声,扯着唐柊细白的手腕往前拉,让他的下巴支在自己肩上,扭头刚好能与他对视的角度。


由高二(3)班变成高三(2)班,班上同学几乎没换,任课老师也还是原来那几个。


老孙一进教室就把“距离高考还有280天”的公告牌敲钉子挂上,红底白字异常醒目,见者无不垂头叹息。


为了让总爱胡思乱想的小朋友安心,向来不喜过多话的尹谌破天荒地解释道:“没有别人,就你一个。”食指点了一下唐柊泛红的鼻尖,把那天没有诉诸于口的夸赞一并说给他听,“你最漂亮。”


9月1号开学,唐柊一早来到学校,挤进人堆里看分班情况,确定自己和尹谌的名字出现在同一列,乐得一蹦三尺高。


唐柊不服,下课跑去办公室跟老孙理论:“尹谌成绩那么好,为什么让他坐最后一排?”


老孙呷了口茶,悠哉道:“不然你跟他换,你坐最后一排?”


“都是老面孔,就不浪费时间做自我介绍了。”老孙把书往讲台上一拍,唰地摸出一张写满名字的表格,“来,先按座位表重新调整一下位置。”


起大早抢着跟尹谌一起坐在四组最后一排的唐柊板凳还没坐热乎,就被调到了第一组的前排,尹谌则保持原位不动。


尹谌把玩着手里的悠悠球:“什么仇?”


“你不肯进省队的仇呗。”唐柊分析道,“我听班长说了,省队那个负责人是老孙的朋友,游说你不成肯定转脸就跟老孙打小报告了。”


唐柊倒是不怕坐后面,就怕尹谌坐到窗边更方便其他班的女生围观,权衡利弊后还是放弃了。


回头就跟尹谌告状:“我怀疑老孙公报私仇。”


“至少对自招录取有帮助。”唐柊开始帮尹谌计划未来,“我们省的高考等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早点定下来多好。”


尹谌知道他在想什么,并且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经他提醒,尹谌记起暑假集训的时候确实有人想拉他进省队,不过被他拒绝了。


“都高三了,现在进没什么意义。”尹谌说。


唐柊早起煮了鸡蛋买了油条,亲自监督尹谌把好运早餐吃下肚。尹谌进考场的时候,他站在一群家长中间大着嗓门喊:“好好考,不准提前交卷!”


尹谌在首都高中参加过多场竞赛,对题型和模式已经很熟悉,为了不让门口的小家长担心,还是坚持到最后一刻才交卷离场。


他从不打无准备的仗,也不喜欢在事情没有百分百确定的情况下说空话。他把悠悠球飞速抛出去,再拽着线一把收回来,稳稳握在掌心:“考完这场再说。”


物理竞赛安排在9月第三个星期六的上午。


“这是补脑的。”唐柊振振有词,“那个阿姨说她儿子就是喝了这个成绩突飞猛进考进全校前十。”


“我不喝也能考进前十。”


唐柊活泼开朗为人和气,短短一个多小时就跟门口的几个真家长打得火热。有个中年阿姨在讲自己照顾考生的经验之谈,他听得很认真,还掏出本子和笔记录。


回去的路上,尹谌瞧见他本子上密密麻麻的中药滋补秘方,无语道:“我身体很好。”


“我知道啊。”唐柊的脸立马垮了,强打精神道,“这不就在奔赴挣钱战场的路上了吗?”


老孙把唐柊调到第一组,就是为了防止他逃课跑出去找活干,所以唐柊近来的工作都安排在双休日。


“那就当补身体呗,反正喝了没坏处。”


尹谌说不过他,使出杀手锏:“这个很贵。”


地方有点偏,是郊区的一家影楼。顺着铁楼梯爬上去,进门刚报上名字,唐柊就被负责人带到一个堆满衣服的角落:“烫好了挂衣架上,要确保每件都跟没穿过一样。”


那边模特穿一件脱一件,照相机咔嚓咔嚓地拍,唐柊手忙脚乱地拿着蒸汽熨斗烫。尹谌要帮忙,他不让:“就给一份薪水,你掺和进来就亏了。那边有椅子,你坐着玩会儿吧。”


这几天天桥上来了很多抢贴膜生意的小年轻,经常蹲一天也挣不到几个钱,于是唐柊又改换方向开始做小时工。


这次的工作是看电线杆上的小广告找的,尹谌怕不靠谱,陪他一起去。


尹谌自是不能坐着看他忙,找到一次性杯子,去楼下给他倒了杯热水。


回来恰好碰上因为约好的男模特没来焦头烂额的负责人,精明干练的中年女人上下打量尹谌一番,转头就问唐柊要人:“借你男朋友拍几张照片行不行?不露脸的那种,工资按我们这儿模特的平均时薪算。”


旁边负责记录的姑娘嗤嗤直笑:“小心把男朋友宠坏。”


唐柊笑眯眯:“宠坏了才好,没人跟我抢了。”


今天拍的是一套青年休闲装,用来放在购买页面上展示。负责人也对尹谌的身材很满意,抱臂靠在墙边欣赏了一会儿,转过来对唐柊挤眼睛:“哪里找的帅哥男朋友,也给姐姐介绍一个呗?”


这位负责人自称姓陈,混熟了之后唐柊跟着周围的员工一起喊她陈姐。


面对爽快人唐柊也很好说话,何况他爱钱如命,尹谌赚钱他也开心。


听说不露脸,尹谌没什么意见,抱着一套衣服进到更衣室里换。出来的时候在场几乎所有员工都盯着他看,唐柊也看呆了,脑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薪水要少了。


“我怎么决定啊。”唐柊给他整理衣摆,“看你缺不缺钱咯。”


尹谌想了想:“缺。”


拍到四五套衣服,唐柊得空跟尹谌一起进更衣室,一边给他扭纽扣,一边传达陈姐的话,问他愿不愿意跟这边长期合作。


“你决定。”尹谌说。


尹谌哪能不知道他的那点小心思,配合着他把衬衫纽扣扭到最上面,两人在狭窄的更衣室里抱着亲昵了会儿,推开门才听见有人在喧哗。


“不是说好了3号更衣室我专用吗,现在是什么人在里面?”


“那我们以后就是同事啦。”唐柊笑着向他伸出手,“合作愉快!”


出去之前,唐柊又给尹谌整理了一遍衣领,确保不该露的半寸都不露。


吵嚷声因为与从更衣室出来的两人打照面戛然而止。


唐柊看着一袭长裙身段婀娜的女人,嘴巴张合几下,一时没说出话来。


“姐您别急,今天片子多,就用一小会儿……”


“一小会儿也不行,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占我的地方!”


那女人在一帘之隔的另一头拍摄,这边拍完,唐柊速速将衣服熨好挂上,拉着尹谌就往外走。


“以后还是别来了,”唐柊走得很急,把铁楼梯踩得咚咚响,“这地方太远了,交通不方便,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那女人也看着他们,目光扫过唐柊转到尹谌身上的时候,由讶异变得饶有兴味,哼笑一声:“这么巧啊,你也在这儿工作?”


后半段的拍摄,唐柊明显心不在焉。


他要回去跟陈姐说一声,让尹谌在这里待着:“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尹谌一个人站在屋檐下,想着这地方偏远,可能不好打车,便打开手机地图想看看最近的公交站在哪儿。找对目标刚点击放大,楼梯旁边的铁门嘎吱一声打开,一个身穿长裙的女人扭腰摆臀从里面缓步走出。


尹谌没问他突然改口的原因,默不作声地跟着他走。


走到楼下,唐柊突然停住脚步:“糟了,陈姐下午约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忘了跟她说我们先走了。”


女人仿佛察觉不到他的冷淡,上前伸出戴着玉镯的右手:“下午没顾上自我介绍,我姓赵。”


尹谌低头看手机,另一只手插兜,没理她。


几个小时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看见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起来:“唐柊呢,没跟你一起?”


下午唐柊并没有向他介绍这个女人的身份,想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尹谌道:“他马上下来。”


“我也算是见多识广身经百战了,这世上没有哪个Alpha能骗得过我。”女人颇为得意地挑眉,“不过准确地说,没有哪个Alpha能在Omega面前掩藏住身份,这是上天赐予Omega最有用的能力之一。”


眼皮一抬,睫毛跟着簌簌颤动,尹谌依然闭口不言。


那女人也不生气,把夹在腋下的包拿回手上,倾身凑近约莫半尺,鼻翼翕动几下,提起嘴角勾出一个媚笑:“你是Alpha?”


按在屏幕上的手指停顿片刻,又继续滑动。尹谌抿着唇,还是不吭声。


周遭很静,听不到有人下楼的脚步声,女人矫揉造作的黏腻嗓音蛇一样盘踞在耳边:“你知道他是Omega吧?”


钻入鼻腔的刺鼻香味令尹谌很不舒服,他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暗灭屏幕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抬脚就往马路方向走。


“那你应该不知道他有多下贱,看见Alpha就扑上去,同为Omega,既然我能发现,他怎么可能毫无所觉?”姓赵的女人不依不饶地在身后说,“你不会没听说过他勾引自己亲爹,还差点被标记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