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37章

第37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第37章


从那天起,两人达成了每天至少通一次电话的共识。


通常都是唐柊说尹谌听,有时候那头太安静,唐柊还以为他睡着了,对着话筒轻轻吹口气,尹谌立刻给反应:“嗯,在听。”


唐柊喜欢听尹谌说“嗯”这个字,语调低沉平稳,有种无论他说什么都会被答应的踏实。


许是今天说了太多与糖葫芦有关的话题,不知不觉尹谌那头又没声了,唐柊呼哧呼哧吹了好几下都没听到反应,刚要喊,听筒里响起一声轻叹,尹谌透着慵懒的嗓音重回耳边:“差点睡着了,抱歉,这两天课排得紧。”


被这么一打岔,唐柊反而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又不想让尹谌失望,咬着手指哼唧半天:“啊对了,糖葫芦我吃完了。”


尹谌沉默了会儿:“刚才不是说糖葫芦出去找小母狗玩了吗?”


听了这话唐柊顿时没脾气了:“困了告诉我就好,我不会拖着你一直说的。”


“没事。”一阵布料摩擦声后,尹谌的似乎坐起来了,声音也变得清晰,“我想听你说。”


“昂,我吃东西慢,一天一个球,吃完放冰箱,拿出来冰冰凉,买冰淇淋的钱都省啦。”


其实是舍不得。想着一口气吃掉就没有了,唐柊就不忍心下嘴了,吃得慢一点就能留得久一点。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唐柊笑起来:“我说的是吃的糖葫芦,上次你给我买的那根。”


“才吃完?”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意外地戳中唐柊心窝,他隔着电话线笑得嘴巴咧到耳朵根:“还有二十多天呢,这也叫‘马上’?”


“等忙完这段……”


就像温暖和幸福一样,都经不起挥霍,必须捧在手心好好珍惜。


尹谌本想说“吃掉我再给你买”,临到嘴边还是改了口:“我马上就回来了。”


唐柊突然有点后悔,腿长在人家身上,哪有阻止人家回来的道理?


何况他也很想见尹谌。


“你不准偷跑回来啊。”听了个开头唐柊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下个月就比赛了,你还想不想吃米其林八星了?”


尹谌不说话了,但显然不是因为来自米其林八星的威胁。


尹谌参加的集训是对外封闭的,上次为了看唐柊着急走不惜翻墙出校,回去不仅挨了任课老师的一顿批,远在市区的老孙还一通电话过来训了他半个小时。


据戚乐描述,当时老孙气急败坏,先骂尹谌“拿前途当儿戏”,说着说着声泪俱下地开始“想当年我多么想参加竞赛啊可是报名费都拿不出”,哪怕尹谌保证一定拿奖,他还是忆苦思甜停不下来。


为了挽救低迷的气氛,唐柊清清嗓子,在电话里向尹谌透露了一件尚在计划中的事:“那个,下下周,你那边功课应该不紧了吧?”


因着海边之行取消,唐柊有大把时间准备这次的探监……哦不,探望之行。


唐柊收拾了不少东西,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苏、贺二人看到他扛着这么大个包,都吃了一惊。


再看他又掏出来一个空包,贺嘉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尹哥是要在那儿待一年吗?”


后来尹谌听累了,手机开免提直接扔在宿舍的桌上,自己爬到上铺躺下了。老孙细数完自己的光辉事迹,做完主旨为“年轻人应该珍惜光阴”的总结陈词后,在下铺某位同学的提醒下,才知道尹谌已经睡过去二十来分钟了。


戚乐讲得生动形象,唐柊听得乐不可支,回头把这事转述给苏文韫,苏文韫又讲给贺嘉勋听,几个人一顿狂笑,最后决定一起去“探监”。


开门先鞠躬:“阿姨好,我们是尹谌的同学,放假闲着没事正准备去看他,您有什么需要带给他的东西吗?我们一并给捎过去。”


林玉姝客气地把他们请进屋,从尹谌房间里抱出几件夏季短袖,边叠边不动声色地打量这几个同学。


唐柊把空包倒着拎起来抖了抖:“有备无患。”


记得有次电话里尹谌说换洗衣服不够,临行前唐柊带着两个跟班,敲开了尹谌家的门。


去车站的路上,苏文韫跟唐柊咬耳朵:“你婆婆看起来不太好相处啊。”


“阿姨很亲切呀,对我们说了好几声谢谢。”唐柊替尹谌的妈妈说话,“而且她好漂亮,气质也好,怪不得能生出这么帅的儿子。”


三人当中只有苏文韫面生,看他拘谨的样子不像跟尹谌很熟;贺嘉勋就住在楼下,来过家里几次,是个崇拜尹谌的狗腿小弟;至于楼下成衣店这位……林玉姝怎么看他都平平无奇,家境也拿不上台面,想不通尹谌为什么要跟他交朋友。


把叠好的衣服整齐地塞进包里,唐柊背上包,再次鞠躬道别:“阿姨我们先走了。”


苏文韫上下打量他,摇头道:“当我刚才没说,你看着特别像个去城里找老公的乡下小媳妇儿。”


唐柊:“……”


苏文韫翻白眼:“这就爱屋及乌上了,我宣布你没救了。”言罢又一想,“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她是你丈母娘呢。”


唐柊受宠若惊,背起包昂首挺胸:“我看着是不是特别像个勇猛的Alpha?”


“尹同学还在教室,有老师想拉他进省队,他正在跟对方谈判。”戚乐说,“不过应该很快就出来了,没有哪个老师能忍得了尹同学一声不吭消极抵抗的态度。”


果不其然,没五分钟尹谌就从教学楼里走出来,一路小跑至众人面前,招呼还没打,先接过唐柊手上的包:“沉不沉?不是让你别带这么多东西吗?”


到地方直奔学校,戚乐在门口接应。


贺嘉勋东张西望:“尹哥呢,怎么没来接我们?”


这所学校规模小,地方偏,食堂居然还不错,桌椅干净整洁,饭菜闻着也挺香。


假期学生少,只开了两个窗口。尹谌排在唐柊后面,队伍前进速度很快,不久轮到唐柊,他伸长脖子看橱窗里头的菜:“这个,这个,还有鸡腿,麻烦阿姨给我拿两个壮点儿的……谢谢阿姨!”


贺嘉勋看得一愣一愣的,刚想凑上去找点存在感,就被苏文韫和戚乐两人夹在中间往前拖:“走了走了,大热天的站在这儿干吗?我们去找个阴凉地。”


时值正午,几人一块儿去食堂吃饭。


然后尹谌就被塞了满满两格白米饭,唐柊把自己餐盘里的一只鸡腿夹到他饭上的时候,差点堆成山。


“多吃点。”唐柊还用勺子往他饭上浇蛋羹,“瞧你都瘦了。”


他的饭菜打好之后,挪到一边把位置让给尹谌,还不忘探头到窗口边提醒:“阿姨你帮他多打一点,他胃口比较大。”


阿姨就喜欢这种嘴甜的小孩,笑得眼睛眯起来:“好好好。”


秤一时半会儿没找到,吃过饭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散步时,尹谌毫无预兆地把唐柊拦腰抱了起来,轻松地往上掂了掂,蹙眉道:“是瘦了。”


唐柊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瞪圆眼睛环视四周,急道:“快快快放我下来,小心被人看到!”


尹谌艰难地从菜堆里挖了一勺饭,送到唐柊嘴边:“是你瘦了。”


唐柊张大嘴,啊呜一口吞下,鼓着腮帮子说:“我没瘦,我还胖了呢,不信待会儿找个秤。”


“现在呢?”尹谌一手撑在他身侧,躬身靠前,轻嗅了一口他身上清淡的草木香,“可以了吗?”


被困在尹谌怀里的唐柊身体温度瞬间拔高,对上尹谌深深凝望他的双眸,最后的一点矜持害羞也抛到脑后。


尹谌不紧不慢地把他放下地,路上还不慌不忙地拐去学校里的小商店给唐柊买了包菜园小饼。唐柊边吃边唠叨,让他下次别这样了:“虽然学校没有明文禁止谈恋爱,大庭广众下这样那样总归不太好。”


于是进到空无一人的宿舍里,门刚掩上,唐柊转过来就被尹谌压着背靠玄关的墙壁。


唐柊觉得自己像个皮肤饥渴症患者,恨不得终日黏在尹谌身上。可他又知道自己不是,因为他的所有渴望只会在尹谌面前展露。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有一种强烈的被爱着的感觉。尹谌对他来说是活水,是甘霖,是他穿过万丈深渊,在黑暗中匍匐前进,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星星。


他主动抬起双臂圈住尹谌的脖子,凑上去主动去触碰那双美好的薄唇。


两个少年在夏日的午后拥吻,用紧贴的肌肤和缠绕的呼吸诉说着分别带来的不舍与思念。


当时的事记不清了,现在有你在,根本没有疼的机会啊。


尹谌似乎不信他的话,又凑上去亲吻。唐柊闭上眼睛,企图通过放大感官将这一刻存储于心,一个人的时候悄悄拿出来回放,孤寂长夜就不会那么难捱。


尹谌捧着他的脸,撩开额发,轻轻吻上那道经年未愈的疤,问他:“疼吗?”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目前存在于脑中的只有零星几个片段。唐柊便摇摇头:“不疼。”


“我还是想不明白。”贺嘉勋满面愁苦,“为什么你们都知道,就我一个被蒙在鼓里。”


苏文韫:“说明你单纯啊,在你眼皮底下你都看不出来。”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门被推开的声音,唐柊迅速将尹谌推开,然而还是晚了,贺嘉勋站在门口大张嘴巴,指着他们俩半天没说出话来。


空荡荡的教室,大家占了一个角落,四个人围着一个人做思想工作。


贺嘉勋又看了苏文韫一眼:“因为好玩吧,大家都想谈恋爱。”


苏文韫抬手搭他肩膀:“那我兄弟和你兄弟谈恋爱,你有什么不满的?先前白跟你费那些口舌了。”


贺嘉勋哀怨地瞪他:“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那必然是夸。”戚乐插话道,“你想想,谈恋爱要是件好事的话,学校为什么不大力弘扬,反而要暗里禁止?”


苏文韫扯了他一把:“你问这干什么?”


“好奇嘛。”贺嘉勋咕哝。


贺嘉勋没什么气势地摇了摇头:“没有,强强联手,天下你有。”


眼看事情就要解决,贺嘉勋突然想起来问:“我有个问题,你们俩,谁追的谁啊?”


尹谌托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威逼利诱。”


贺苏戚三人:“???”


唐柊刚要挺身而出说“当然是我追的他”,谁想尹谌先他一步:“我追他,他一开始对我没兴趣。”


贺嘉勋好奇了:“那后来怎么追上手的?”


总之这个鸡飞狗跳的小插曲算过去了。


苏文韫还趁机让贺嘉勋为以前的不懂事向唐柊道歉,贺嘉勋要面子说不出口,被苏文韫捏着后颈按在桌上,又凑到耳边说了句什么,心不甘情不愿地喊了两声“对不起我错了”。


唐柊:“……”


这个想象未免太过离奇,说出去也没人会信。


拿房卡上楼的时候,贺嘉勋贱兮兮地挤眉弄眼:“我看尹哥你还是别回宿舍了,小别胜新婚,房都开了……”


没来得及说完,被苏文韫捂着嘴巴拖进房间去了。


唐柊心想这才叫威逼利诱吧?


晚上跟老师拿了两小时假,尹谌送来探望的几人去学校附近的宾馆,开了两间房,苏文韫贺嘉勋一间,唐柊单独一间。


唐柊又不是小孩子,当然不会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等。


他摸黑进去,把包放到床头,手伸进侧面口袋,小心翼翼摸出一枝花。


是以唐柊进门的时候无端有点紧张,尤其是把房卡正着反着插了半天,头顶的灯都不亮的时候。


房间在三楼,尹谌拿着卡,对着窗户漏进来的路灯光观察了下:“可能消磁了,我去前台问问,你在这儿别动。”


唐柊拿着光秃秃的一根花枝,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尹谌回来的时候,屋里还是黑的。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他特地选今天来,就是为了给尹谌一个惊喜。


奈何惊喜变成了惊吓,唐柊第一次买玫瑰花,不知道它这么娇贵,经过一路颠簸变得歪七倒八,伸手一碰,花瓣瞬间哗啦啦掉了个干净。


等到视线适应了黑暗,描绘出倚在窗前的人影轮廓,尹谌松了口气:“你在干吗?”


“先别动。”唐柊还是那句话,自己拼命抬高手臂往上举,“好了,现在你蹲下,你太高啦,蹲一点点就好。”


他唤了一声唐柊的名,得到一声严厉喝止:“站在那里别动,也不准插卡!”


尹谌左脚门外右脚门里,姿势进退两难。


尹谌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好配合着手撑膝盖弯腰半蹲。


然后他就看见了窗外初七的一弯朦胧月牙,还有托着月牙的一根花枝。


“怎么样,看到了吗?”唐柊踮着脚举得很吃力,却高兴得像个孩子,眼中有光芒闪耀,“我送你的月亮花,好不好看?”